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瑞雪(一)  

2008-12-10 19:03:27|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立安

长沙谑称“脚都”,“脚都”和首都,南北呼应,一个管政治,个管娱乐,政治需要娱乐,娱乐要讲政治。"脚都"不是吹的,长沙人会吃,会喝,能吹,更会玩,华灯初上,灯红酒绿。酒足饭饱,换个地方,再洗个脚,按个摩,转个巷子,再K个歌,鬼哭狼嚎,K得斗转星移。

长沙不大,底蕴却不薄,贾谊诗篇,有口皆碑,朱程理学,承先启后。千年学府,岳麓书院,称“惟楚有才,于斯为盛”。西汉的辛追,三国的吴简,渊远数千年,名扬九万里。长沙人心大,号“心忧天下,敢为人先”,为救民于水火,从曾国藩开始,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如蚊蝇扑火,不惜头颅热血,一百多年以来,长沙成了革命城,成了英雄城,领袖辈出,各领风骚。岳麓山的密林里,长沙会战的战壕,依然纵横密布,七十四军阵亡将士墓,巍然矗立在山腰。所以史家们说,半部中国革命史,就从这里开章,也在这里结局。这个脚都吧,也算名不虚传。

一条浩浩湘江,由南而北,奔流到此,中间分出一小岔,或许觉得不妥,而后慢慢合上,捏出个长长的水陆洲,洲上绿树成荫,古樟如巨伞,南端有个橘园,名橘子洲头,少年毛泽东,在此闲庭信步,凭栏远眺,指点江山,看鹰击长空,鱼翔浅低,吟“独立寒秋,湘江北去…”。

岳麓山,为衡岳余脉,临江肃立,婉延数十里,峰峦跌宕,苍翠欲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古麓山寺,云麓宫,香烟氤氲,禅音缭绕。爱晚亭边,小溪潺潺,枫叶似火。山之麓也,池游锦鲤,鸟语花香。

一条浏阳河,九曲十八弯,和着动人的歌声,闪着熠熠的波光,从东部的深山,一路袅袅娜娜,逶迤而来,再扭向西北,穿城而过,似舞动的飘带,将这座江南古城,温柔地缠绕。“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到湘江——”,不会不熟悉吧。

好一座清秀隽永的山水洲城,好一座历史文化名城。

再过两天,就是九三年元旦了,天色空空濛濛,下起入冬第一场雪。

寒流南下,猝然而至。烘烘的冬天,云淡风轻,一夜之间,阴惨惨的,说变就变了,先是烟朦朦的雾,焦糊糊的味,凉丝丝的寒意,接着霏霏的雨,夹着细细的雪籽儿,淅淅沥沥,淋漓了一整天,心都凉透了。

日暮时分,雨差不多住了,起了飕飕的北风。风并不劲,却很尖利,削得脸生痛。这南方阴湿的冷,不比干燥的北方,不显山露水,不狂呼乱叫,只黏糊糊的,粘胸贴肺,浸入骨髓,叫你没处躲藏。偌大的街上,空空荡荡,三两个路人,勾腰哈背,行色匆匆,转眼就不见了。

路灯渐次亮起来,一点不爽朗,晕晕乎乎,掩在树荫里,鬼鬼祟祟,打着哆嗦。穿堂风不时呜咽几句,像爱哭的小姑娘,在巷子里癫狂,将冰凉的雨丝揉得粉碎,再撒向匆匆的路人。汽车稀稀落落,拖着冷烟,曳着流光,在寂寥的马路上,喳喳沙沙地抖过。

不经意间,雪花飘落下来,先是三片四片,如天女散花,接着漫天飞舞,一会便混沌了。霓虹灯隐隐瞳瞳,如梦里江南。

“啊,快看,好大的雪!”。

“真的下大雪了!”。

这纷纷的雪,如密密的绒线,厚厚地织起来,织了一个通宵。(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