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瑞雪(二)  

2008-12-11 12:26:06|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的清早,还不到七点,街上冷清清的。徐平安夹个腰包,从五一宾馆出来,合掌呵了口热气,左顾右盼,不知去哪里才好。抬眼四望,白晃晃的,锁着个眉头,跟麻花一样,跺脚伸腰,五指一梳,上下拍拍,裤脚揉揉,抻直脖子,踮起双脚,反张一弓,河马似的哈欠,来个深呼吸,便是一声大吼。

这五一大道,隐没在白玉兰树里,从火车站出来,一路向西游,横过湘江大桥,延至岳麓山下,便分成了几叉。只几年工夫,不知不觉间,已是高楼迭起,商铺林立,号为三湘第一道,很有些繁华了。楼一长高,原本宽阔的马路,显得有些窄了,路边的法国梧桐,早已树叶枯黄,有些凋零肃杀,圆润的红枳木,却是一囤一囤,积着厚厚的雪。在这空旷的街上,本就单薄的徐平安,显得更加单薄了。

他是六三年的。至于具体哪天,他也搞不的确,这个真不知道,他母亲说过,反正是春天。奶奶也说,那天阳光灿烂,闸上好热闹,和他同时出生的,还有一只马崽,听奶奶那口气,好像只有那马崽,才是他的孙子一样。好在这老二,本来就贱些,对于这样的疏忽,也就不便计较,上学的时候,他掐指一算,就自作主张,先在学籍上,写下五月二十日,后来觉得不对,写成四月十日,反正是春天。为了办身份证,就按照惯例,确定五月二十日,几十年不变。好在那年那月,一不要做生日,二不要算八字,三不要打官司,四不要招工提干,也就没什么麻烦。不晓得生辰八字,其实也好,就不担心命运了,不会怨天尤人了。

六十年代人,一般都很浓宿,徐平安就是典型。今天这身打扮,倒挺过得去,一件灯芯绒夹克,精精致致,一条红领带,将白衬领一捆,蛮显精气神。一副秀兰镜,深色的镜框,夹在年轻的脸上,遮住眯眯细眼,倒也有轮有廓,蛮知识分子。都说他像大兵,其实,稍微收拾一下,倒不比大兵难看。只是几撮头发,冷风一拨拉,东倒西歪的,像新插的禾苗。一双皮鞋,半干半湿,没了光泽,干湿之间,一圈隐隐的白线,中印边界一样,糊里糊涂的。正宗的地摊货。

本想吃点东西,街上这么冷清,素性就算了,便大步流星,拦了个的士,赶到汽车西站,搭上了去南县的头班车。

虽是头班,等到发车,已经是很晏了。

车上人不多,许是太冷了吧,大家都不做声。汽车驶上长益路,一路曲曲弯弯,晃晃悠悠,往日秀美的丘陵,裹着无垠的雪被,没了分明的轮郭,几片鹅毛雪,款款而下,高高低低的树,像银色的饰品,闪着粼粼的光,天空宁静高远,鸟儿不知哪去了,大概去南方了吧,哪里暖和哪里飞。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下雪真好啊,江南的冬天,就盼着下雪,越大越过瘾。漫天的鹅毛雪,已是多年不见了。

徐平安咧嘴一笑,哼哼有声,过细一听,也有点影影,《青藏高原》吧,这调本来就高,像高原的海拔,雅拉索——,就上不去了,只好信马由缰,捣来捣去。难得这么清新,这么旷远,不吼上一嗓子,怕辜负了这江南的北国风光。

他哼个没完,邻座一女孩,斜了他半天,起先怪怪的,跟着就乐起来,笑呵呵的样子。厚厚的积雪,在车轮的碾压下,咔嚓咔嚓,很是热闹。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