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二)  

2008-12-26 21:47:2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立安

在我的意识里,季老对于金钱,对于名利,对于生活,哪怕对于生命,一直都很淡定,显得很从容,听天由命。小的时候吃过大苦,年轻的时候出过大力,老了还活的很卖力,他说他读书成绩不突出,却被清华和北大同时录取,到德国留学十年,熬过漫长艰难的时光,修通了十多种语言,练就了非凡的功力,他是靠功夫吃饭的。他不会说假话,文革时备受冲击,挨过批斗住过牛棚,耽误了美好年华,正因为坎坎坷坷,风雨兼程,才使他如此淡定,如此顺从天意,除了在学术上,他都看得很开。年过九十之际,荣誉纷至沓来,他大声昭告: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这三顶桂冠统统摘下来。“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他在《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中写到:“现在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耳虽不太聪,目虽不太明,但毕竟还是“难得糊涂”,仍然能写能读,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仿佛有什么力量在背后鞭策着自己,欲罢不能。眼前有时闪出一个长队的影子,是北大教授按年龄顺序排成了的。我还没有站在最前面,前面还有将近二十来个人。这个长队缓慢地向前迈进,目的地是八宝山。时不时地有人“捷足先登”,登的不是泰山,而就是这八宝山。我暗暗下定决心:决不抢先加塞,我要鱼贯而进。什么时候鱼贯到我面前,我就要含笑挥手,向人间说一声“拜拜”了。”对于健康问题,它有三个原则,一是不在乎,二是不嘀咕,三是不锻炼。生命在于静止,他做了最好的诠释。他最为骄傲的是,他不糊涂,他能看书,能写文章。他活得很明白,活得很清白,我甚至曾经以为,他是那种十全十美的人。

他最怕是非,想不到在人生尽头,还是成了是非的主角,只怕是天生注定的吧。

季羡林先生的字画被盗,本身其实不是大事,他那点财产,也算不得什么,比起时下的经济危机,简直就可忽略,但为什么炒得这样火,不但炒得火,而且还无法对质,人还活着,清清白白,东西也在,谁真谁假,本可一目了然,三担牛屎六箢箕,放在一起一拨弄,立马就搞清了,偏就一层裹一层,弄得神神秘秘,像那道广东菜,看着像灰面食,里面到底啥名堂,就是不告诉你,气死你。

我突然觉得,这人啦,其实很悲哀,你以为想清白,就可以清白啊,不是说,七十从心所欲,而不愈矩吗,季老快一百岁了,他做得到吗。你以为耳聪目明,能够看看书,说说话,写写文章,就可以活得清白啊。你在万般无奈间,已经被某种力量所操纵,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人家想怎样就怎样,以前听过指鹿为马,觉得好笑,鹿就是鹿嘛,怎么会是马呢,可是我看如今的季老,已经不是季老了,人家说他是马,他就是马了,他自己在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可怜的百岁老人,再也无力驾驭自己,像一个入冬的茧子,面前放着个哈哈镜,每个从旁边经过的人,都看到不同的影像,已经支离破碎,糊里糊涂,都搞不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了。他曾经写过一段话,长寿未必是好事,活得越长,活得越明白,就会越加痛苦,不幸被他言中了。这就是历史啊,活着的历史。

 张衡,季承,杨锐,李玉洁,钱文忠,朋友,不孝子,秘书,学生,还有许多幕后的人,一一闪过,你也说说,他也说说,牛头不对马嘴,越说越糊涂了。到底是谁在炒作,是什么力量在掌控,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政府也好,北大也好,媒体也好,司法体系也好,其实都得警觉,这不是好现象,这么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却要让他死得糊里糊涂,这个社会不地道,危险。

还季老一个清白吧,既为了季老,也为了大家。有一个周老虎,已经够荒诞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