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23 年少不言愁  

2008-07-16 11:09:08|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四十多了。人生像一叶扁舟,在河面上漂啊,漂过了春和夏,一不留神儿,竟嗅到秋天的气息了。想当年唱着跳着:“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一眨眼,二十年过去了,小肖成老肖了。

 一切都变了。城市靓了,马路宽了,人也挤了,车也堵了。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当年擤着鼻涕吧唧吧唧的看牛小子,也人模狗样地揣着个笔记本,掰着四个轮子东南西北地跑上了,跟屁虫一样的的女儿也一路送到了大学…一切都如在梦里。

可是忙碌之余,却日渐一日地孤独和彷徨起来。我的自由哪去了,我的灵魂哪去了,我那奔放的激情哪去了,我的青春眼泪诙谐和欢笑都哪去了…过去没有的都有了,曾经拥有的却没了。一股无法抑止的冲动,日日里抓绕着我,多想冲出这郁闷的楼群,回到当年我那寒碜不堪却无由眷恋的清凉透亮阳光明媚鱼儿悠哉游哉鸟儿日日歌唱茅屋炊烟缭绕的那个湖滨小村呀,真想。

忙些什么?抽空回去看看吧,在懒懒的阳光下,到无边的红花草田里打个炼滚,多么惬意的绒绒的茵茵的艳丽的地毯啊。在冰凉的麻麻细雨中,去捉一回早春青沟里迎着孱孱流水的队队尾随的小鲫鱼,不知有多开心;就算什么也不做,只是光着脚丫蹲在田埂上,听一听哗啦哗啦的蹼滚的节奏鲜明的欢唱,和蓑衣斗笠的嘹亮的号子,哞的一声水牛的呼喊,都不定特别地袅娜呢,燕子的呢喃是窃窃私语,要是群群的鸽子掠过,再奏上一曲如缕不绝,音色特别金属特别高亢的哨音,你不醉了才怪呢。

邀上儿时的伙伴,在炎炎的夏夜里,去小桥上歇一回凉。一幕一幕犹在眼前,太阳还没有落水,大人们还在田间里忙着双抢,我们早在河里撩打半天了,小河是我们的浴缸。匆匆扒过几粒饭,嘴里含着条腌罗卜,就打着赤脖打着赤脚,夹着个破席子吆三喝四地抢到桥上争位置歇凉去了。说是歇凉,谁知道天南海北扯些什么,晒满淡干鱼似的老木桥一晃一晃的,可你偏要抢着边儿,半边屁股悬在空中,把那双脏兮兮的赤脚,翘得老高老远,在半空里荡悠悠。再满炒来炒去的鬼故事,只够吓一吓细妹子,我们早就听厌了。在部队里混过的建刚瞎编的英雄故事,倒因为特殊的权威,还算镇得住场子,小木桥是我们的文化沙龙啊。等夜色阑珊露水都凉透了,挤着的闹着的一串一串,哼着里格朗格朗,都渐渐地隐退了,灯儿都没了星星也倦了,天下就是我们的了。要是谁家的西瓜菜瓜香瓜桃子丢了,最好别囔囔,不是这些下家,那就来哒鬼。

去河边扳一夜鱼吧,一个人扳不动罾,就多吊上几个。晚风徐徐送来草儿和泥土的清香,繁星和萤火虫闪闪烁烁,寻寻觅觅,童话似的,轻盈的大雁,从天幕东南依稀飘来,匆匆赶在回家的路上,雁叫声声寂寞悠扬。密匝匝的野鸭,訇地飞过,那个吵啊,在江湖野惯了,真是没一点教养。你看过天做屏幕的动画片吗,才叫过瘾呢。熬上一个通宵,瞌睡虫爬上来了,在冥冥的沉寂中,扑嗵的一声,一条大鳜鱼闯进了谁家的扳罾,不知多大的脾气呢。

黎明前黑漆漆的,眼皮都粘上了,哪只莽撞的小叫鸡,扯着个破锣嗓子打破了宁静,咯咯咯——咯,远堤上一只威严的大公鸡,便昂起骄傲的头,一声高亢辽远的起床号划破天空,于是雄鸡们挑衅的歌喉,一浪高过一浪,没有山的遮拦,滚过田野,滚过林梢,滚向四面八方,天幕便缓缓开启。一唱雄鸡天下白。

抽空回去吧,哪怕小住几日。和你的吊胯朋友,从高高的木桥上,一个猛子刹到冰凉冰凉的小河里,半天都不游出水面来,急死邻家的小妹,让她去告好了。父母不在了,就陪叔叔喝一杯家乡的谷酒,侃一侃伊朗伊拉克尼日利亚索马里俄罗斯,咋远都不打紧。去看看不再挺拔的老师吧,老师不再威严了,手里的鞭子也不见了,只会嘿嘿地偷着乐,或许还把你那歪歪唧唧的破作文稀奇一样的藏在心底,不定为你骄傲着呢。

该回去看看了,都几十年了,你诚惶诚恳的,被一股股洪流裹挟着,在狭窄的楼宇间,无助地漂来漂去,像脱去灵魂的躯壳,在旋涡中上下翻转…不知要漂去何方了。

你看街边日日呆头呆脑杵着的樟树,在这爱冷不冷的冬天,灰尘蒙住了本色,看不到一点生气,跟塑料的差不多了,该来一场大而久的雨,好好地清洗清洗了。

回去吧,一屁股墩在屋檐下,搂着小黄狗,敞开胸怀,放开喉咙,任涕泪横流,哭他个酣畅淋漓,哭他个地动天摇,该有多么痛快!

将心中的郁闷,像一只怨愤的女鞋,狠狠地砸了去,砸它个鱼死网破。几十年鸡毛当令箭,草纸当圣旨,诚惶诚恐的在套子里猫着,剪去了尾巴,闭上了嘴巴,都不知是个什么鸟了。生活的链条,绷断了接上,接上了绷断,生怕哪天就玩不下去了。

躲在背荫处,抖出那片皱巴巴的画卷儿,小黄狗啊,你瞧一瞧,就这么灰灰的几笔,多么单调多么苍白啊。

不能这样下去了。 这画儿该添上精彩的飘舞的色彩,饱含着自由饱含着欢笑饱含着激情饱含着热泪,他应该是一幅画啊。

当你白发苍苍,拄着拐棍,在人生的尽头蹒跚的时候,将一步一回头,久久地凝望,细细地品味,要为之骄傲自豪的呀!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