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27 我总以为  

2008-07-21 14:20:58|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总以为,既然生在小河,在小河边长大,那里有我的家,有我的爹娘,有我的兄妹。天经地义的,我会在河边老去。然而,我却错了,自从背上书包,就渐行渐远,一步步走远了,像一部哐当哐当连刹都没有的的破车。小河已成往事,再想到河边的石板上,去掬一捧清凉的水,泡一泡小脚丫子,都成了一种奢望了;如今,我的女儿,也从我的身边溜走了,到南方去上大学,也许还要漂洋过海,到哪个角落去生活。我终于想明白了,其实这没什么不好,人逢盛世,是可以四海为家的,尤其是还不老的时候。

我总以为,如果要幸福,就得跳过“农门”,逃离那偏远的旮旯,越远越好,这一直是我刻苦学习的原动力。我一直奋力向前,朝着远方奔跑。而今,蓦然回首,竟找不着自己了,找不到自己的梦了。左顾右盼,悠悠的岁月在梦里萦绕,熠熠的波光在心田荡漾。就像摇曳的风筝,在半空里摇摇晃晃,只有一根看不见的细线,还系在家乡的吊牛桩上。

我总以为,自由和闲散是上帝随手扔给我们的赘物,挥之不尽,不必太在意。小时爱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想扇洋花就扇洋花,想打得罗就打得罗,想看蚂蚁捉虫就看蚂蚁捉虫,大把大把的时光肆意地挥洒。然而,我却错了。现在想来,那才是上帝小心限量赐予我们的幸福啊,一成年,那东西就稀罕了,如今在职场中舞蹈,在人海中浮沉,克制又克制,打磨又打磨,都不知自己是个什么鸟了。

我总以为,坦率是一种优良的品质。三担牛屎六箢箕,敞开天窗说亮话,坦率的人善良,够朋友,值得信赖,这个世道就算再不济,也得有老实人的一席之地吧。然而,我却错了。马俊仁说过,人一生有三种话,一种是大面上的话,这种话得天天说,对着领导说,对着群众说,对着媒体说,有真有假;一种是私下话,生气话,愤愤而已,讲过就过了;还有一种是心里话,这才是真心话,也许憋在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对人讲。马先生这么一讲,我就惭愧之极了,我的老师警告过我,人只讲一种话,是活不下去的,我不以为然。马先生敢做敢为,简直就是马大炮了,他还如此感慨,我就知道为什么,我会常被人异类了。

我总以为,人就是一条命,好好活着就行了。然而,我却错了。有人告诉我,那个行走的人,只叫“行尸走肉”,在他的身上,还要附上另一条命,一条叫做政治的命。没有这条命,人生就是残疾。我刚参加工作,看到七十多岁的老者,举起手,含着泪,念念有词,很是惊诧和羡慕。然而,我却错了。六四前夕,我也成了“积极分子”——被人积极了。老师说,要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我就发怵,谁知道亚非拉人民哪天才能彻底解放呢,人生这么短暂,还是先救自己吧;老师又说,下级服从上级,我一寻思,大官做不了,小官又不能长脑袋,我当天就开溜了。还是算了吧,我宁愿残疾。君子不党。我后来寻思,可能有些残疾,本是天生的,你有什么法?我骄傲,这么残疾的家伙,竟活到了今天。

我总以为,生命必定漫长。“生命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年少的时候,日复一日还一日,看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看夕阳在水渠上流连,望不到的假期,望不到的年关,不知何时可以当家作主,可以坦然面对母亲殷切的眼神,恨不能将这人生碟片,快进了又快进,干脆剪了就好。然而,我却错了。人过了四十,才知道生命多么短暂,昨天还是小肖,眨眼就老肖了,白发扯了又生,胡子刮了又长,对着镜子一照,都花里胡哨了。年轻一往无前,想率性就率性,想射门就射门,而今步步谨慎,不敢稍有闪失,临门一脚腿发软,那该死的裁判,手里攥着一打红牌,像鹰一样地盯着你,随时准备将你罚下;原先埋怨父辈碌碌无为,转眼自己就走在下坡的路上。

我总以为,书是不会错的,报纸也不会错,领导、老师都不会错。大凡听课开会,拿出个本本,一笔一笔地记。然而,我却错了。笔记其实靠不住,毛主席也会有错,发现毛主席错了的邓小平原来也有错,只是没人敢讲而已,就象皇帝的新装。从此幡然醒悟,就不大做笔记了,不怎么瞎哄哄了。

我总以为,医生救死扶伤,人只要活着交到医生手里,就不用太担心,就会有救了,我生病的时候,妈妈总是这样安慰我。然而,我却错了。我身边有太多的人,昨天还好好的,查出有些问题,就进医院,就看医生,不久就不行了。其实许多时候,医生忙忙碌碌,开出一摞方子,不过是安慰剂,跟庙里的菩萨,也没什么两样。我终于明白了,人类或许并不聪明,教授们写了很厚的书,里面的干货不多。面对大自然,人类的智慧,就像一盏小油灯,自以为很耀眼,可远处一看,就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而已。怎么说呢?我们不过是无限宇宙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的一个小小星球上的一粒微尘而已,虽然自诩为“万物之灵”,其实并不比我们睨视的小动物懂得更多,不然为什么海啸来了,大大小小的动物,一个个逃之夭夭,惟有人类雀跃欢呼,迎接死神的到来呢,海啸过后,海面上漂浮着数十万人类的尸体。

我总以为,艺术家只要有高超的技艺,画家只要有逼真形象的素描功力和色彩调和的天才,音乐家只要有聆听佳音还原天籁的本领,就可以“一鸣惊人”。然而,我却错了。技巧不过是艺术家手里的小玩意,就像武术家手里舞动的剑,其实功夫不在剑,剑谁都可以有,但炉火纯清的内力却要靠经年修炼,那才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看央视“激情广场”,李春波吉它弹唱的“一封家书”,就像聊天一样,“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老实说,作词也好,作曲也好,都太平淡,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技巧,但是随着他慢悠悠地节奏,慢悠悠地念叨,激情广场沸腾了,那些激情舞动的青年和老者,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歌声和着音乐一起淹没在激动忧伤的海洋里。为什么?就是这把普通的吉它,拨动了亿万国人的心弦,撩起了他们的辛酸和感慨,引起了强烈的共鸣。这就是时代的经典,这就是不朽的作品。我喜欢李春波的“一封家书”,这封温暖的家书将永远在我的心中弹唱。一个艺术家。不管他天份多大,只有拨动了心弦,引起了共鸣,才能叫真正伟大。

我总以为,爱情总是浪漫的,不浪漫叫什么爱情。爱情像一双翻飞的蝴蝶,翩翩起舞,形影相随;爱情就是九十九朵玫瑰,是梦幻中的烛光和蛋糕,爱情就是执手相依,卿卿我我。然而,我错了。经历二十年,我才知道,浪漫顶多是爱情的序曲,那根本就不是主旋律。婚姻就是过日子,两个邂逅的世界,两个不同的梦想,一下糅合在一起,是要排异的,是要斗争的,是要谈判的,是要修正的,是要磨合的,一点都不浪漫。完美无缺的爱情,只有电影里才有。那怎么办?多一份关爱,多一些珍惜,多一些谅解,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忍让,实在对付不了,干脆就睁一眼闭一眼,慢慢地等待,慢慢地培养。如果爱情是一棵树,那么最初她就是一棵苗,一棵瘦弱的苗,需要细心地呵护,精心地浇灌,才会慢慢地长大。

我总以为,天就是蓝的,云就是白的,草就是绿的,水就是清的,然而我开始有点怀疑了,在城里,这颜色都不那么分明了。我总以为,历史都是真的,背下来就行了,可是我越来越相信了,这历史就像一个小姑娘,被人随意地打扮,精心地涂抹,都脱了原样了,不可以太当真。我总以为,朋友就该两肋插刀,就该肝胆相照,现在也不那么激动了,那只是一种境界,一种追求,那样的朋友何处寻找。能相处的就是朋友,不害人的就是朋友,现在不害你了就是朋友。我总以为,兄弟如手足,不分你我,我的就是你的,不好意思,哪能呢,人多么复杂,能够有一份关照,时时惦记,相扶相助就不错了。我总以为,人只有两种,不是好的就是坏的…我总以为…

其实,我有好多总以为,有些已经不总以为了,有好多还在总以为,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变,就像米里面掺着的沙子,只要发现,我就会一粒粒拈出来,让这些米更纯粹一些。有些很早就拈了,有些正在拈,但我知道,不管我怎么用心,这米里面终究还是会有沙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