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83 你说干点啥好  

2008-10-29 17:26:12|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立安

大约二十年前,记者去农村采访,一位耳背的老大爷,捋着花白的胡子,对来采访的记者,很响亮地说:要发财,当乡长,当镇长。我有很多同行,特雄心勃勃,书也不教了,钻天打洞地,“跑”到乡政府去了。二十年后,他们如愿以偿,做了乡长镇长,甚至局长县长,我就问他们,感觉怎么样。混吧,大多如是说。农村不景气,农业税取消了,乡镇大多破落了,乡长镇长的气派,已是大不如前了。

官也不好做了。陕西没有海,GDP不行,但有山有林,搞旅游好。搞个保护区,搞个旅游区,吹吹打打,不费力,只收钱,这办法倒好,该多大政绩啊。你看隔壁,一个朱鹮保护区,光国家投资,就有一个亿,不眼红是假的。你能搞朱鹮,我搞老虎,总可以吧,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关键是没老虎,没老虎保护谁啊。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没老虎不要紧,咱开动脑筋,解放思想,没有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搞几个所谓专家,先鼓捣鼓捣,再上山转悠,造造声势。再发动群众找,只有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可是找来找去,不见老虎的踪影,这不急了吗。老虎不来自己上,年画老虎有的是,翻新翻新就是了。搞到了照片,还有那么点影子,那就好办了,那就好对付了。先吹吹风,然后从站长,到局长,到县长,到处长,到厅长,直到省长,使劲吹,电视吹,报纸吹,广播吹,哪个牛皮不是吹的,于是周老虎就活了,成了陕西的活宝。虽有人怀疑,但都不敢明说,像皇帝的新装,县长厅长省长都表态了,奖金都到手了,指鹿为马,也是发展的需要。太能够理解了,还不是图点钱,图点政绩,反正都这么混。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参与行动的,配合工作的,上上下下,还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好事,不去参上一把,恐怕很困难。当官不容易啊,官不好当啊。可恶了这些刁民,狗咬耗子,把个纸老虎,闹到法庭上去了,这些不爱国的家伙。这下好了,都出名了。好在法不罚众,官场生态,莫可奈何。有富大家享,有难大家担。遮遮掩掩,不了了之,各显神通,溜之大吉。可怜了周正龙,这位丑角先生,戏一散场,大家都跑了,剩下孤零零一个人,连个作陪的都没有。这次山西尾矿溃坝,麻烦真来了,一下扯进来不少,省长都不能幸免,市长县长当然保不住了,至于乡长镇长,自不必言了。总之,官也不好做啰。

那就干警察吧。警察叔叔好啊,马路上捡了钱,连老师都不交,就交警察叔叔,在外迷了路,咱谁也不问,要问问警察,警察是谁啊,是人民的守护神,人民警察人民爱,人民警察爱人民。好像也不行了,时下一些不光彩的事,大多与警察有些瓜葛,他们没充什么好角色。警察里外不是人,时不时出点事,警察都得冲在前面,对付流氓用警察,对付人民也用警察,擦不了的屁股,全撂给警察了。警察越混越浊,早已良莠不齐了,杨佳袭警案,哈尔滨警察打人致死案,使好警察尴尬啊,痛脚连着好脚。这会儿,还是远离警察好。

做什么好呢,这不好做,那不好做,那就好好读书,读完学士读硕士,博士完了博士后,有什么读什么,然后做教授去。大学是一块净土,不想发财,不想升官,不想平天下,安身立命总可以吧。最近,好像也有问题,浏览北大教授的博克,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发生了几起信访办殴打老教授的事。也不为国家大事,与政治更扯不上干系,无非是房子车子等小问题,教授们去找信访办,请他们传传话,如今有问题,还能找谁呢。大概在八月吧,记得是温儒敏,一位六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教授,他是北大中文系主任,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不知怎么就惹得不快,被厉声责骂,被推来搡去,引起很大愤慨,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心痛。前些日子,也是在信访办,那一幕再现,“据阿忆报道,昨天上午,一群业主去市信访递交申请,北大一位著名教授,只因在院子里给妻子拍了一张照片,竟被突然揪住脖领子,拽着裤腰带,一度双脚离地,往信访办公楼里拽。这位教授是中共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李成言,同时是北大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和北京纪检监察学会副会长。李教授为避免进一步伤害,被迫亮出证件,对方始知有点麻烦,终于收住了手,但口中仍振振有辞,拒不出示工作证件,也不为动粗而道歉。老师们跟他辩论,他自称是“便衣警察”,声言这里不能拍照。请他出示证件,他却拿不出来。李教授请他指出来,院子里哪里有禁止拍照的公示,他哑口无言,再者说,政府机关与外界打交道的地方,就不应该有禁拍规定,怕啥呢,怕人民和媒体的监督吗,如果没做错事,怕啥拍照监督!老师们质问他,你作为警察,有没有劝戒、警告、示警,怎么可以对一个正给妻子留影拍照的和平公民,突然实施暴力。这个“便衣”,态度才收敛了一点点,其他配合他动粗的人,也钻回了办公楼,死活不再出来。公务员们,如果能像对待上访人一样,严厉对待被投诉者,和谐社会早就建成了。”

在我的心目中,信访办是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纽带,那是个给人温暖和慰籍的地方。如今也不了,可能在他们看来,北大教授算个球,现代文学研究会长,纪检监察学会副会长,算个什么东西。真是多事之秋,最近,广州一位校长被杀了,中国政法大学一位教授被杀了,原因很多,不一而足。当然,这都只是个例。但是我就觉得,一无百用是书生,就算做到北大教授,就算做了会长,那又怎么呢。

那,干点啥好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