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70 社会  

2008-10-03 10:06:02|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立安

临近国庆长假,下海多年的“强巴”,就要回乌鲁木齐了,安民喊了几个老同学,为他饯饯行,乌鲁木齐千里万里,回来一次不容易。“强巴”毕业后,支边去了新疆,在西北矿务局做工程师,这些年辞职干律师,东南西北中,闯了个底朝天,尝尽了人间百味,终于要回去了,还干老本行去。

高中同学,聚一起放肆,情是真情,酒也是真酒,话便也是真话,没多少遮拦,你一杯我一杯,你一句我一句,北京城墙,南京土地,一盅又一盅,一轮又一轮,煞是痛快。东一句西一句,就扯到吉首非法集资案,这些日子闹得凶,数万人游行示威,冲击政府,抢劫商场,围堵交通,调去不少武警,气氛非常紧张。消息被封锁了,网络都关闭了,典型维稳综合症。金海是大学教授,猛下了两盏,就扶着酒杯,摇头感叹道:如今这世道,腐败横行,贪官霸道,共产党干什么吃的?谈起社会公平,谈起多党制,谈起体制改革,愤愤然不平。绍球是会计事务所老板,这时端起酒杯:我说句公道话,啊,我看共产党好,你只要想想,三十年前怎么样,二十年前怎么样,五年前怎么样,现在怎么样了,你就得承认。骥在高管局,他的脸有些红了,也向金海开火:他妈的你做教授的,好歹也是个党员,开口闭口,这不好那不好,你敢在课堂上讲吗。显然有些过了,怎么活回去了。贵是文化局领导,他也狠下一盏:金海啊,你少发点牢骚,大事你管不了,管不了就别管,先把自己管好,把家庭管好,把工作做好,那就差不多了。安民在银行做处长,又是他作东,他不便排队,只好打哈哈,打得很卖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强巴”是客人,他几次想动嘴,终究没有开口。我知道他的意思,也不便插话,做工程的建余,跟着装起宝来,顾左右而言他,谁再加把油,就得起火了。我一直做壁上观,加上我跟他们,也隔着许多行,只好留有余地。

三比一,金海被孤立了,被大家七嘴八舌,狠狠地教育着。他逮着贵一顿狂吼:你是你的观点,我是我的观点,你还管得着老子不成。看来火药味很浓了,再不浇浇水,已经收不得场了。

我敲敲桌子,端起杯干了,往金海这边靠靠:容我说两句吧,我不完全同意绍球的意见,社会进步了,这个一点没错,三十年前,什么都没有,所以相安无事,但是现在有了,有了就有矛盾,因为分配不公吧,你们看看,翁安事件,孟连事件,尾矿溃坝,三鹿奶粉,吉首非法集资,一桩接一桩,都是利益勾结,矛盾很激烈了。邓小平警告过,社会分配不公,会有人造反的;改革成不成功,关键还不在经济,而在于政治体制。这个制度要改了。不能因为难,所以拖着不改,会出大乱子的。

来来,干了这一杯,多扯乱弹,少谈国事。

我这人比较散漫,总是站不好队,一直像个游民,最会做和事佬。大家YES,YES,都坐下来,勉强把饭吃完了。

后来我笑笑,要是胡总书记在,看到这么些热血中年,为了国家大事,面红耳赤,激扬文字,不知会多激动,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来,干了!

饭后很快就散了,气氛有点紧张,安民小声告诉我,为了这个集资案,银行开过好几次会了,情况确实很严重,“强巴”虽没开口,我知道他很郁闷。

我突然就觉得,其实这饭局上,这么七八个人,曾经一起打拼,而今各有身份,站着不同的位置,持着不同的立场,就是一个小社会,当然还不完全是,这些人好歹都是既得利益者,如果再坐几位下岗工人,坐几个打工的农民,坐几个非法集资案的受害者,还有矿难的家属,这饭还怎么吃得下去。

鲁迅说得很直白: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要革新,大抵如此,大抵!——这就是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