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峨眉山的猴子  

2009-07-30 11:55:4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立安

你以为什么名人啊,就是峨眉山的猴子,人家喂你点东西吃,然后和你一起照相。人家请你吃饭,然后合个影,不过不叫喂食,那叫宴请。易中天给自己,做了个很娱乐的定位。

记得这么个故事,一父亲带儿子,去动物园看猴子。笼里也有俩猴子,小的是个猴崽子。父亲为了逗乐,提一大袋香蕉,一个一个地扔,扔得老高老远,猴子更来劲,跟斗翻得老高,一个前空翻,一个后空翻。儿子很不解,便问父亲,猴子就在面前,干嘛要那么丢。父亲说,我不这么丢,它能翻出这么多花样。小猴子也不解,哧哧地问猴爸爸,这笼子这么小,香蕉伸手可得,干吗跳那么高,还要翻来翻去,多费劲啊。大猴子说,这个你就不懂啦,我要不这么翻,他会不停地扔吗。笼内笼外都一样,在彼此的眼里,都是观赏动物,大家心知肚明,不说出来而已。而易中天先生,却当着这么多人,给说出来了,难怪要讨骂了。

要我翻跟斗看,总要扔些东西过来吧,这么愚蠢的问题,这哪是逗你玩,老子不跟你玩了。老易就有些不快,人家说是发飙了。

易中天这一生,从长沙出发,过武汉到新疆,最后走到厦门,六十多年,岁月蹉跎,风霜雨雪,海北天南。但是很奇怪,那一调一侃,嬉笑怒骂,标准的塑料普通话,烙的还是长沙印。看了易中天,想起李谷一。人家这么说他,生活中的易中天,跟电视上比,少了一分“文气”,多了几分邪气、匪气和霸气。这个长沙人,一边听你提问,一边贼贼地笑,冷不丁问一句:“可以骂教育部么?”几乎没什么“一本正经”。这家伙不咋地,口气却有些大,调子也有些高,吊儿郎当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倔得个要死,一看就知道,是吃过辣椒的人,一方水土一方人。

在文化界,老易是个另类。于丹也做讲坛,她那论语说得,真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她是领过证的,受历史的委派,做了孔子的代言人,孔子就这意思,孔子说错了的,也被她一一勘正了,句句之乎者也,很主流很和谐,谁听了谁都乐,真是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左看右看,和谐得无懈可击,像她这样的人,若是进不了人大,进个政协什么的,一点问题没有。这么说吧,政协这东西,就是为她设的,她要进不了政协,领导就没珠子了。听说为了招生,都把她晒上去了,能出于丹的地方,绝对差不到哪去,鲜花插在牛屎上,鲜花下面是牛屎。余秋雨更不得了,此人日理万机,以教育人民为己任,将道德文化的种子,洒遍五洲四海,那家伙,锣鼓喧天人山人海,将工作室的牌子,挂到市政府去了,离市长一步之遥,市长就是他学生,他跟市长写文件。做人当学普京,做学问要学秋雨。

跟他们比起来,易中天有点憋屈,要我猜猜,老易火虽是火了,银子也进了一把,只怕并不主流,满嘴跑火车,当然不模范,顶多算个工会会员,至于人大政协,连想都不要想了,这家伙太不和谐了。他说,自己是个圈养动物,偶尔打打野食,我看也不象,圈子里早没他的位置了,纯粹一野生动物。陈道明啊,李保田啊,姜文啊,王跃文啊,大概也属此类,在无垠的旷野,闪过孤寂的身影,偶尔一声哀号。

太有自知了,他毫不隐晦:我就是一个流寇!(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