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一枝早谢的花 之九  

2009-09-19 22:17:44|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枝早谢的花 之九 - 老肖 - 肖立安博客

父亲都是一样的

婚姻这东西,有点像弹簧,先放手的潇洒,后放手的受伤。子珍留在伊万诺沃,拎着这条残缺的弹簧,在戚戚呻吟的时候,毛在延安华丽转身,已经拥抱了新的欢乐,开始了新的生活。

1940年,子珍二十九岁,正是勃勃年华。许多人会问,子珍不乏勇气,人家如此负心,近十年的感情,竟弃之如敝屐,又何必挂在心上,以致迷失了人生。这个真不好回答,也许那个年代,就算是革命者,未必能挣脱封建的桎梏,对于女人而言,婚姻和贞洁,如同自己的生命,是不可亵渎的。我甚至以为,革命者更执着,更盲从,以至愚蠢程度,所以迷失的多,牺牲的也多。毛是她的唯一,除了戚戚于心,没有别的选择。

就算耿耿于怀,生活还得继续。她决心改变形象,改变生活方式,她开始精心打扮,剪成齐耳短发,并且烫了卷发,频繁出入舞厅,她优美的舞姿,轻盈的舞步,不时赢得喝彩,引来不少粉丝,其中不乏追求者。在留苏的学员中,她的一反常态,她的标新立异,显得格外惹眼。她就以这种姿态,排解无尽的寂寞,她以这种方式,表现她的抗争,她要证明自己,只要做出努力,就可以赢得一切。她极力掩饰自己,她的内心多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能够向谁诉说呢。

对于子珍的舞技,嫂子李立英,是这样评价的,“子珍的舞姿优美,只要旋转起来,就像燕子一样飞。从流畅动感的舞步里,你就不难想见,她的热情和渴望。东野参谋长刘亚楼,也是留苏回来的,人称军中舞星,对于子珍的舞技,也是赞不绝口。”回到东北后,李多次陪她跳舞,只有在边上看的份。

闲言碎语传到延安,毛体会子珍的感受,不便言说的原因,也希望她留在国外,为了叫她安心,1941年毛托朱敏,朱敏是朱德的女儿,将唯一幸存的女儿娇娇,送到了莫斯科,母女得以团聚,为她的生命,注入了新的活力,那年李敏四岁。1941年秋,苏德战争爆发,战争进入冬天,德军兵临莫斯科,伊万诺沃形势严峻,生活艰苦起来。

祖涛是陈昌浩的儿子,担任儿童院的主席,据陈祖涛回忆:贺子珍、张梅来到国际儿童院,张梅是林彪丢下的妻子,和子珍同病相怜,也没有工作可做,身在异国他乡,没什么认识的人,也不会俄语,连交流都很困难,就住在教师楼里一天一天地熬着。时常陪伴她们的,就是她们的孩子。李敏和贺子珍在一起,林小琳和张梅在一起。她们的生活,和孩子们差不多,每天就几百克面包,没有其他的食品,甚至还不如孩子,吃都吃不饱,营养不良,日子过得很艰难。为了解决饥饿问题,不得不变卖衣服。在伊万诺沃,或者用自己的衣服,和邻居换些食品,或者去外面摆小摊,想法变卖点钱,再去购买食品,勉强维持生计。

那时,岸英岸青在儿童院,子珍也得要照顾,毕竟是毛的骨肉,帮他们洗洗衣服、打扫打扫房间,贴补他们的生活。每月70卢布的津贴,活下来都不容易,还要挤出钱来,为孩子们买这买那。到1947年回国,最初一段时间,岸青跟子珍在一起,那时李敏还小,只会说俄语,家里贴着主席像,岸青哥哥告诉她,那是他们的亲爸爸,她怎么也不相信。

子珍无论对亲人,朋友,还是同志,一向都很慷慨,只要是她有的,恨不能倾尽相送,是典型的热心肠,并不骄横跋扈,也不尖酸刻薄。李立英回忆:刚到哈尔滨时,因为天气严寒,我和小平穿得厚厚的,就像个棉球,等到天暖了,这样一身行头,就太臃肿了。见小平还穿着棉衣,子珍想给她打件毛衣。实在没有毛线,干脆把娇娇的毛线裙子和帽子,统统送给了小平,那是从苏联带回来的,是娇娇最心爱的东西,她心疼地哭起来,子珍就说你是姐姐,应该关心妹妹才对。

子珍的盛情,让我无法拒绝,她从苏联回来,真是一无所有,换洗的衣物都没有,娇娇也只有随身的一套衣服,而脚上的鞋子,已露出了趾头。东北局领导心疼不已,特地批给她两根金条,给她们母女俩,买些必需的日用品。她省着舍不得用,将节省下的金条,打了一个金戒指,作为礼物送给我。我当然知道,这只金戒指的分量,这几乎是子珍的全部财产呀,我怎么能接受呢?见我无论如何不肯收,子珍突然发火了,因为太激动,声音出奇的大,眼眶里溢出了泪花。我再犟也犟不过她,只好含泪收下。她就是这样的人。事隔多年,我一直过意不去,才变着法子还给她。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