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千年帝国的一抹斜阳  

2009-10-25 12:13:17|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历十五年》,一部大明王朝的挽歌。看了书才知道,黄仁宇是道地长沙人,早就享誉全球了。这位著名的史家,还是名将之后,在蒋介石出山前,他的父亲黄震白,就是孙中山的军事干将,一直任许崇智的参谋长,位居蒋介石之上,蒋介石上台后,许崇智受排挤,黄震白不肯迁就,宁愿告老还乡。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作为南开大学的学生,他毅然放弃学业,到成都参加军校。几年军校毕业,加入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作战。抗战胜利后,任驻日司令官的副官。接着内战开打,从日本返回后,开赴东北战场,任郑洞国将军的副官,在那里倒腾了几年,国民党兵败如山倒。黄仁宇退伍后,只好赴美国求学,先后在雷温乌兹参谋大学,密歇根大学完成学业,可谓历尽人生坎坷,看遍天下凉热。在美攻读博士时,研究的明朝赋税,先后完成多部巨著,尤以《万历十五年》,影响最为深远,这本高屋建瓴的史书,越过东西方阻隔,视野尤其开阔,自问世以来,风行数十年,作为美国大学教材,也被国内出版界,评为改革开放以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20本书之一。肖潇的导师,将这本书开给她,做为必读书目,女儿读完以后,建议我也看看。我是个历史盲,莫要说明史,就是现代史,也是知之甚少,如果有点印记,也是因《大明皇朝》,陈宝国给留下的,那是嘉靖年间的事。况且对于古文,也是一知半解,不甚了了,以为看起来,一定很吃力,谁知书虽严谨,各有出处,但是很通俗,就像百家讲坛,读来也不大费力。而且,历史还是历史,没有文学深奥,即算是神宗实录,也还不大艰涩,读来颇感流畅。

书中的人和事,以万历十五年为背景,这个时候的欧洲,资本主义开始萌芽,新型生产关系已形成,开始了技术革新,实现大的跨越。哥伦布登上美洲大陆,麦哲伦实现环球航行,小小的葡萄牙,和西班牙一起,开始瓜分世界,咱泱泱大国,早在人家算计之下,1557年前后,葡萄牙逼近国门,澳门沦为殖民地。而此时的中国,还在沉睡之中,一点没有觉醒,日子平平谈谈,一切都不经意,然而,在平静的水面下,孕育汹涌的波涛,一切都还照旧,这个庞大的帝国,撒下一抹斜阳,显出最后的辉煌,从此由盛转衰,精英相继离去,失去勃勃生机,先是满人的冲击,接着西方的冲击,千年自守的体系,从此土崩瓦解了,开始剧烈的阵痛,开始激烈的动荡,走向历史的转折,这个古老的民族,向来傲视全球,从此陷于水火,受尽列强凌辱。四百多年后的今天,这种大滑坡的趋势,才稍稍得以扭转。是不是就结束了呢,那还不好说。

这本书不厚,采用蒙太奇,在1587年的背景上,勾勒出六个悲剧人物,揭示了时代的宿命。

一个是万历皇帝。这位几近末代的皇帝,一直颇受指责,九岁开始登基,是个聪慧的孩子,熟悉各种礼仪,也曾潜心研习,也曾励精图治,在首辅的调教下,逐渐走向成熟,如果算不上明君,绝对也不是昏君。是否所有皇帝,都是一场悲剧,那倒也未必,但万历肯定是,没趣的童年生活,没有自己的伙伴,没有自己的乐趣,没有自己的隐私,一切为了江山社稷,单调乏味的经历,复杂的人际关系,周而复始的程式,将自己给淹没了,他擅于书法,因为无关乎社稷,被老师制止了。虽贵为人君,但没有自由,在任何公开场合,都不能跷二郎腿,他的所作所为,都要以礼数衡量,如果没有注意,有人给他念紧箍咒,直到他改正为止。去天坛祭祀,也是不能随意,因为他想步行,也被多次参奏,他想训练武术,在文官的逼迫下,却不得不中止。皇帝就像摆设,照别人设定的程式,在上朝在宣讲,在批示在发令,其实幕后操纵的,却是内阁文官体制,他只是做个样子,他所了解的世界,都是从奏折得到了,人家给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不如现在看电视,光看电视,能了解世界吗。他手中的朱笔,点在划定的方框内,在很多时候,就像一具木偶,人家要他怎样,他就必须怎样。明知道是假话,却要当真话听,自己不信的东西,还得不断宣讲,他所信赖的人,不能如意提拔,他所痛恨的人,因为找不出茬来,也只能挣一眼闭一眼,各人以最圆润的方式,坚持自己的主张,皇帝也只好装聋作哑。

最为痛苦的是,竟辨不出真伪。人总有阳的一面,还有阴的一面,有四书五经,有孔孟之道,还有高官厚禄,还有不言的利益,那是心里想的,他没有照妖镜,经常看不明白,假李逵像真李逵。张居正为其师,为其臣,可以说竭诚尽力,万历的思想行为,打上了元辅的印记,他曾视首辅如父,凡是首辅的主张,就是自己的主张。他不会意识不到,人治也好,德治也好,都不靠谱,感觉这东西,是把握不住的,在张居正死后,别有用心的人,一而再再而三,不断上他的奏子,这位权倾朝廷的首辅,得罪了太多的人,万历眼中的红人,颜色渐渐淡去,最后染成了黑色,不得不痛下决心,把他给打倒了。这给他致命的打击,否定张居正,无疑是否定自己,二十多年了,他突然间发现,所谓的赤胆忠心,所谓的仗义执言,以天下为己任,竟然一夜之间,都不是那么回事了,都给颠倒过来了,黑的都成了白的,白的都成了黑的,过去信赖褒扬的人,成了篡权祸国的败类,不得不一一清除,而曾经的小人,所谓的奸臣,却扬眉吐气,成了匡扶社稷的英雄,那种痛苦,自不言而喻。没有法律保证,这是必然的结果。

因为深爱郑妃,要立其子为太子,文渊阁坚决反对,他也毫无办法,所以一直拖着,导致疏远群臣,不理朝政,不发奏折,不提拔官员,就这么耗着,一拖几十年,导致天下混乱。我想他是不幸的,如果能发挥才干,会在二十四岁上,风华正茂的时候,修建自己的陵墓吗,这是何等的悲哀,这样想来,皇帝们沉于奢华,沉于女色,沉于空幻,也是无奈之举啊。如果换成了我,我也搞不清楚,会有怎样的结局。

多年的惯性体制,像一张巨大的网,将他死死困住了,就算百般使力,终究不能挣脱,最后,他退縮了,厌倦了,开始走向抵抗,干脆闭上眼睛,和这个千年帝国,一起走向衰亡。在位四十多年,竟有三十年时间,几乎不理朝政。这样的体制,怎么会不消亡呢。

黄仁宇说:“1587年,是为万历十五年,岁次丁亥,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宴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於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後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业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有的身败,有的名裂,还有的人则身败而兼名裂。”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