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海瑞之魂 之十五  

2010-01-10 22:19:31|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瑞之魂 之十五 - 老肖 - 肖立安博客

莫逆之交

 据杨尚昆回忆:会议从纠“左”转向反右,《意见书》是“导火索”,似乎带有偶然性,其实也不尽然。在会议前期,大家并未敞开思想,对形势的估计,也一直存在分歧,有些不同意见,多少遭到了压制。毛泽东原来估计,彭德怀的《意见书》印发后,会受到批评和反对,而实际情况却相反,得到了不少同情和支持。他怀疑党内有人在刮风,“左”派担心守不住阵地,就到毛泽东那里告状,要求主席出来讲话。与此同时,从中央到地方,不断传来对“三面红旗”的尖锐批评;国外也风风雨雨,赫鲁晓夫和一些东欧领导人,相继发表批评中国“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讲话和文章。所有这些凑在一起,使毛泽东感到形势严峻,再不能坐以观望,必须下重拳出击。

23日讲话是个信号,这是个动员令,同时在幕后进行的,还有许多动作,各大组派出了观察员,搜集汇报讨论意见,配备了左派骨干,向《意见书》发难。对可争取的对象,进行各个击破,打招呼的打招呼,做布置的做布置。在这段时间里,秀才们也很活跃,包括胡乔木田家英,吴泠西周小舟,李锐甚至陈伯达等,毛泽东的秘书们,在各种大小场合,表示对彭德怀的支持,这使毛很不快,但又不便发作,他何尝不知道,真理到底在哪一边。要是放在平时,秀才们发点牢骚,也是可以容忍的,但和彭德怀搅在一起,刮起一股恶风,向三面红旗进攻,那就另当别论了。彭德怀这个倔鬼,这么多年以来,一路风雨兼程,要说不了解他,那是骗人的鬼话,不撞南墙不回头,他还越撞越来劲了。秀才们不识相,早被我给惯坏了,看来不给点颜色,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不管怎么说,他是准备出手了。

据王光美回忆:有一天下午,大概七月二十几号,毛主席的卫士,给刘振德秘书打电话,说主席邀我去游泳。我感到很意外,主席怎么突然约我游泳?又一想,主席可能有别的事,就赶紧找出游泳衣,临出门前有点冷,我找了双丝袜穿上,少奇看我一眼说:“噢,还穿丝袜!” 芦林水库离“美庐”很近,在庐山会议期间,主席经常来这里游泳,有时邀请一些同志,和他们一起游,随便聊一聊。听说上一天,王任重同志也被邀,同主席一起游了泳。

 到芦林水库的时候,主席和一些人正在游泳。我和主席打了个招呼,就下去游起来。我问主席:“看我游得怎么样?”主席说:“你游得及格。”后来休息的时候,主席关切地问我:“少奇同志身体怎么样?”我告诉他:“少奇同志肩周炎一直没好,最近因为工作忙,他感到很疲劳,没有参加什么活动。”毛主席听完后,很认真地说:“请你转告少奇同志,不要搞得那么紧张嘛!开完会以后,让他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休息。”

王光美还说:少奇同志这一段确实很紧张。毛主席批了彭总的信以后,少奇显得心情沉重,整天关在屋里不出来,不是看材料,就是想问题,娱乐活动也不参加,每天靠吃安眠药,才能够入睡。有一天凌晨,少奇吃了安眠药,又看了会儿文件,站起来上厕所,突然“啪”一声,摔倒在地上,他自己没反应,不知道爬起来。我吃了一惊,赶紧打电话,叫工作人员过来。大家七手八脚,把少奇抬到床上,医生迅速为他号脉,量血压,没发现不正常,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少奇还是迷迷糊糊,估计吃多了安眠药。下午少奇起床,告诉他当时的情形,他笑了笑说:“我不知道。”由此可以看出,在庐山会议上,刘少奇的焦虑。

为了这次游泳,赶上山来的江青,很吃了几口恶醋,几次揶揄老公,“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毛泽东顾左右,哈哈哈哈,哈哈个没完。

从上面几段话,至少有两个信息,值得大家注意。首先毛不动声色,在开始战前准备,他真的要下手了。王任重是跃进标兵,但湖北是重灾区,这让他很压头,所以在小组讨论中,把困难说得很多,这一点超过了小舟,跃进的问题和错误,他是感受至深的,所以稳不大住了,他要给王打气,希望他能够挺住。在这段时间里,毛到底找了多少人,恐怕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王不是唯一的。还有一个信息,在当时的条件下,刘少奇是很紧张的,他为什么要紧张,他和邓小平同志,实际在主持工作,所有跃进中的问题,没一件脱得了干系,周恩来因为反冒进,跟他们划清了界限,彭德怀的《意见书》,真正的矛头,到底指向哪里,彼此心照不宣。所有这些问题,它既不能申辩,又不能赖账,所以内心很矛盾,同时也很紧张,庐山会议是纠左的,面对大家的批评,毛的态度不明朗,他就辩不明形势,在政治斗争中,看不清楚形势,那是最危险的,所以他很紧张,也很谨慎,对于意见书的讨论,他基本是骑墙,既不急于辩驳,又不给予反击,他得靠他的技巧,向毛施加压力,知道了毛的态度,才能确定下一步行动。毫无疑问的是,他是跃进的鼓吹者,也是真实的执行者,他们才是始作俑者。彭德怀的威力,他自然了然在心,毛泽东不出手,他们是顶不住的。批评大跃进的错误,就是批评刘少奇,邓小平也有份,但邓小平没上山,他因为脚受伤,缺席了这次会议。

最了解刘少奇的人,自然还是毛泽东。窝子早已打好,该是下钩的时候了。我这样一说,大家应该明白,主席邀王光美游泳,到底是为什么了。王光美说了实话:在庐山会议上,少奇同志是站在主席一边的,也错误地批判了彭德怀同志。其实何止站在一边呢。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