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开福寺(二)  

2010-11-04 21:45:4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烧香

寺庙祠观庵,供的都是神仙,收的都是银子。

这么拥挤的人,买票到庙里来,不都是看热闹,也不是为了闲扯,许多人心事重重,只怕多有难处。所以,就少不了许愿,少不了烧香,少不了跪拜。那好吧,既然也来了,先烧个香吧。

沿着曲折的石板,一路向左拐去,那个烟雾缭绕的,就是热烘烘的香炉了。

开福寺的香炉,其实更像锅炉,高高地立着,张着张嘴,很夸张的样子,吐着红红的火,锅炉的顶部,杵着一杆烟窗,冒着袅袅的烟,扑鼻的香火味。肖潇来过一次,因外婆信佛,她来做导游,所以轻车熟路,还隔起好远,将三大把香,玻璃纸都没拆,一把丢进嘴里,哄的一下烧了。没了,就算烧过香了。我真有点怀疑,知道谁烧的吗?包装都不打开。

记得在麓山寺,香炉是个圆鼎,铸铁的,挺庄严的,立于门厅外,前面古木撑天,鼎里香灰满满的,一把把香签,插在烟灰里,香烟缭绕。

虽没拜过大庙,香还是烧过的。小时过年过节,清明七月半,都要上祖坟,免不了请神,免不了拜祖,免不了敬香。敬香的长者,凝神静气,轻轻划根火柴,点上几张纸钱,然后,将香签数好,三根为一组,三六九根,十二十五根,都可以的,双手合十,心要诚恳,话莫高声,念念有词,不急不慢,比齐香签,小心点燃,然后,插在香炉里,双目凝视,双手作揖,一鞠躬,二鞠躬,再鞠躬,轻轻叩首。我窃以为,敬香就该如此。结果固然重要,比结果更重要的,还是虔诚的过程。

也许,烧香的人多了,香炉就太小,顾不那么多了,所以烧香的事,就一简再简,成了一种形式了,成了一种应付。如今这年代,拜领导的越诚心,拜菩萨的越马虎了。

跟招生有一比,过去大学生少,个个都是人才,来不得马虎,手把手地教,可谓谆谆教诲,虽然底子薄点,可千锤百炼,炼出来的产品,个顶个的精彩。现在就不同了,大学人流涌动,那么几个老师,走在人群了,被学生淹没了,谁还认识谁啊。所以,现在的大学,已经不是香炉,更像是锅炉了,只有几个人,先把住进口,把米米交来,再把住出口,逢人递张纸,算是到此一游的凭证。学生像香芊一样,包装都不用开,往里面一扔,一切就搞定了。

对不起,走偏了。

(六)拜佛

烧香只是手段,拜佛才是目的。赶快拜佛去。

佛堂很素净的,时候还早,人并不挤,在拜佛之前,先要写个簿。是非写不可呢,还是爱写不写,那就不得而知。不写好像过不去,就像喝喜酒,不写没人杀你,但你敢不写吗?所以,我拿出五十元,夫人写了一笔。原先听岳母说,给你们写了名字,保佑平安了,这是要交钱的。都与时俱进了,拜菩萨不兴礼,尼姑也会黑脸。

肖潇拜过了,当家的拜过,就轮到我了。毕竟是佛堂,我站在背后,作了很深的揖。保佑大家的愿望,统统都实现。

有人问星云大师,怎么看拜佛?他笑笑说:其实佛门里,像念佛、拜佛、信佛,还有烧香、磕头,这个都没有必要。最重要的要行佛,要行慈悲,要行无物,不要执着,不要计较,要行仁慈、仁爱,要行智慧。

拜佛只是形式,行佛才是目的。

有篇报道,有个拾荒的老头,从垃圾堆里翻出个LV包,因为不识货,把包包给扔了,只留下了包装,他觉得很好看。

我有点好玩,觉得这拜佛的人,大多是些拾荒的老头,只把包装当宝贝,眼里没有LV。

话虽如此,宗教需要仪式感,拜还是要拜的,就算不为自己,也要顾及僧尼。都要有口饭吃。

还是看看佛吧,足足八百罗汉,在侧墙上排着,一个比一个喜气,一个比一个胖墩,我想可能这佛界,日子过得蛮殷实,吃得肥肥的,个个笑呵呵,我竟有点羡慕。八百个罗汉,止不定有八百个故事,我却一无所知,看不出名堂,跟着转转而已。

看过了罗汉,就该抽签了。抽签可有规矩,例如你十八岁吧,先要去数罗汉,数到第十八个,别管他啥样,乖还是丑,胖子瘦子,都没关系,要紧的是下边有个筒,筒里有一把签,你作个揖,打个弓,念念有词,抽一片叶子,那就是你的命了。原先,我们办公室刘半仙,会看相算命,女的要灵些,如果年轻漂亮,简直就神一样,只是看的要仔细点。他从不跟我看,他说你这家伙,从乡下都混到这里来了,还有什么好看的。我很同意。老婆也不抽签,不是她不信,他一直有点纠结,好签呢靠不住,差签呢受不了,干脆不抽算了。肖潇要找工作,不抽是不行的。那天抽个签,我看还行,记得后两句:莫道他乡无知己,时来运转有知音。问我啥意思,我说还好吧,所谓时来运转,会有些折腾,结局皆大欢喜,看来要去远方了。菩萨一诺千金,这下可放心了。我欠欠身,拜托老人家了。

早些天,肖潇告诉我,工作她搞得定,不必我们操心。看来菩萨说话,那是句顶句的,说了是做数的,比领导靠谱。感谢菩萨。

(七)禅堂

记得多年前,在君山大庙,看和尚念经,很有意思的。和尚们年轻,喜欢作弄人,领头的那位,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带头念经,念的很节奏,先慢慢地起,大家跟着慢慢念,然后节奏加快,不断地加快,就像RUABO,周杰伦的三节棍,快着快着,有人跟不上了,先还行云流水,后来水柱冲天,到最后,自己都笑场了,看的人也乐了。然后,木鱼一顿,休息。从那以后,我就爱上念经了,身不能至,心向往之。这事对我特触动,念经都需变化,上课就更不用讲了。

寺庙的侧面,传来悠扬的歌,声音很袅娜,走过去一看,真在唱歌呢。我最喜欢了。

门楣上写着两字:禅堂。念经的地方,但又不像念经,在唱着什么,很慢的节奏,像慢四的拍子。我们挤到门口,又要写簿呢,写就写吧,菩萨管领导呢,况且,菩萨的胃口,也不算太大。

向禅堂张望,一个大堂屋,四周摆着条凳,凳上坐满了人,在那里唱经,满屋的肃穆。门外两尼姑,在站着聊天,聊着聊着,又进去唱几句。歌声很悠扬,很有吸引力,有点美声味。我问,能进去吗,她说可以的,快结束了,不进去为好。因为曲调很慢,听不大清楚,我问唱的什么,旁边一女士,瘦瘦的,头发白了,提着个篮子,她翻了个白眼,狠狠抢白几句:这都不知道,南海观世音菩萨!佛盲!菩萨不生气,信徒生气了,惭愧惭愧。

唱的差不多了,都站起来了,我数了一下,禅堂四十来人,尼姑和尚三十人,以尼姑为多,还有一些信徒,排成长长一队,沿顺时钟旋转,唱一句,挪一步,缓缓地移动。里面唱一句,外面和一句,唱得很浑厚,唱得很虔诚。南海观世音菩萨,南海观世音菩萨,一句是声调,一句是降调,像一幅对联。很顺口,很养耳。

菩萨在,规则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生活再痛苦,总该有希望,今生享不了,还会有来生。痛苦将过去,快乐在明天。

世道有太多的不公,人生有太多的无奈。逛一趟开福寺,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世界如此繁华,生活如此忙碌,却总还有那么多人,日日里惦记着她,一刻也离不开她。这是一剂廉价的安慰剂啊。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