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杂家谈  

2010-02-23 22:05:55|  分类: 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云晓谈家教

 孙云晓认为:教育的核心,是培养健康人格,人格是人的行为倾向,是稳定的行为模式。什么是健康人格?有这么五个指标:第一看自信还是自卑,第二看友善还是冷漠,第三看有责任感还是无责任感,第四看善于自我管理还是生活杂乱无章,第五看有抗挫折能力还是脆弱不堪。当然也不用太着急,如果你的孩子还小,在幼儿园或上小学,处在成长期间,弱一些没大问题,大多可以改变,如果过于胆小冷漠,那有些问题了。

他送父母六句话,第一,教育的核心是培养健康人格;第二,好的关系胜过许多教育;第三,领导干部包括一些成功人士,要警惕教子误区;第四,做父母需要上岗执照,今天的父母,比任何时候更需要学习;第五,好父母与孩子一起成长;最后一句,习惯决定孩子命运。

孙云晓认为:一定要加强父教,父亲要给孩子做出榜样,父教的缺失,对男孩子伤害最大,父亲是男孩不可缺少的榜样,如果失去这个榜样,男孩就会陷入迷盲,就会产生自卑、不合群,甚至产生性别混乱。对女孩影响较大的,一般来说是母亲,可是如果缺少父教,女孩也容易自卑,父亲是她接触的第一个异性,如果缺失父教,缺少与男性交往的经验,她从小开始,对社会产生不适应。其次,在青少年时代,如果缺少父教,会使男孩不能独立,缺少规则意识,变得懦弱。一般来说,父亲带大的孩子,独立性都比较强,父亲果断坚毅的气质,会给孩子带来积极的影响。如果父爱缺失,孩子往往较柔弱、独立性差一些。

他甚至认为,家庭关系的好坏,决定教育的成败。只要家长跟孩子的关系融洽,孩子的教育就是成功的,家长跟孩子的关系糟糕,孩子的教育一定是失败的。所以他建议,改变教育从改变关系做起,改变孩子从改变自己做起。父母要有怎样的胸怀?不管孩子犯了什么错误,不管学生好与坏,都要坚定不移地爱他,相信你的孩子。爱孩子是没有条件的,永远不放弃你对孩子的爱和信任,你的孩子就不至于太差。

 王安忆谈文学

王安忆在访谈《那是一个奇异的时代》中说:“这个时代,是一个我不太喜欢的时代。它的特征,是外部的东西太多了。物质的东西太多,人都缺乏内心生活。我甚至很怀念文革,那是我们青春的时代。那时物质非常匮乏,什么都没有,但内心却非常丰富。我们都是内心渴望,开始学习文学的。在今天的社会里,我觉得年轻人都太性急,性急地想从阅读里得到快感,性急得没有一点耐性,静下来好好地去想一想,慢慢读、慢慢地去得到这种乐趣。他们要快速地得到乐趣。在这种状况下,读小说就成了一种奢侈,成了一种奢侈的娱乐。读小说要有一种准备。你要慢慢地进入,要从一个现实的世界,进入到一个虚构的世界里,对于这种准备,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去做。他们愿意一下就切入,到一个使他们惊奇、吃惊、震惊的世界里去,然后就可以得到很大的愉悦与刺激。这种情况下,读小说的确变成一件很艰苦的事情。……我对自己的小说比较有自信,别人还信任我的小说,我还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下去。但是我对整个文学的前进与状况,是非常悲观的。”

 时寒冰谈房价

时寒冰博文,中国目前的房价,早已踏上疯狂的不归路。由于市场已经疯狂,市场主体已经丧失理性,官商构成连体儿,政策被房地产绑架……地方政府对保障性住房建设,动力严重不足。全国人大报告指出,保障性住房建设进度缓慢,截至2009年8月底,仅完成投资的394.9亿元,完成率为23.6%(即使这一数字,也有很大水分,比如,一些地方建造的福利房,也列入到所谓的经济适用房当中,公然窃取民众的福利,没有丝毫的廉耻与愧疚感)。出现这一结局的原因,一点也不难理解:建设足够多的保障性住房,就会拉低当地的房价,进而拉低地价,不仅会减少地方财政收入,更会直接拉低当地GDP,发展是硬道理,唯有GDP,才是考核政绩的硬指标,民生是不必衡量的,政府官员做何选择,是不言而喻的。

 他认为,房地产领域中,最重要的利益主体,包括官员、开发商、银行、投机者……都没有真正抑制房价的意愿,希望房价下落的普通民众,又缺乏足够的利益诉求渠道,难以对房价产生影响力。尤其是权力者,缺乏对民生遭到伤害的痛感。他们买得到福利房,可以吃专供的食物,对民众的疾苦,怎会有丝毫切肤之感?在北京《向高房价宣战》新书发布会上,第一位提问的读者说:“高房价说白了,就是我们手中没有选票,有了选票,房价还可能如此之高吗?”

 兰德谈中国教育

美国兰德公司的调查报告说:“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已成为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服务于教育本应服务的对象: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许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受益于社会所提供的好处,却毫不关心回报。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技能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大多数中国毕业生,对选择出国并为外国工作,不会感到内疚,事实上,他们首先欠下了中国人民在教育上为他们所做出的牺牲。随着传统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大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当然,这些看法未必全对,但有些是中肯的,是切中要害的,值得我们参考。 

 专家谈开心

美德一项联合研究报告,在《社会指标研究》杂志发表,该报告调查了二万一千名英国人,在他们的一生中,从一分至七分,定期评价自己的快乐。经过统计发现,人一生的快乐,主要呈现U字形,平均快乐指数,在青春期的后期开始,从五点五分缓缓下跌,在四十岁跌至五分,维持六年不变,然后开始反弹,在七十四岁左右,达到五点九分的顶峰。不过在此之后,更多人的快乐,随着健康转差,而逐渐下跌。

研究员指出,人生呈现这样的起跌,也许反映人老了容易知足,而且希望尽情享受余生。在人际关系和生活体验上,他们都比年轻人懂得珍惜,能够看得开了,把不快抛诸脑后。

另外,青春的美丽可爱,也许是被高估了。研究人员指出,人二十至三十多岁,要忧立业忧养家忧前途,担子最为沉重,青春未必等于快乐。

人生的快乐,在四十岁开始止跌,在四十六岁开始回升,是个令人意外的结果,所谓“中年危机”,是人生难趟的河,但也没那么可怕。心理学研究发现,医疗和教育的进步,以及人均寿命的延长,使中年远较从前安稳。况且,中年人多数要结婚的已成家,要置业的已有楼,又已经找到最合适的工作,可以比较随心地享受生活,在错误中汲取教训。

李承鹏谈希望

过年是一种希望,要忘记过去一年的不高兴,那肯定是装的,但一定要幻想点高兴的事给新的一年,比如还清了房贷,比如找到女朋友,比如变态领导终于不刁难自己了。昨晚看了《锦衣卫》,一句台词不错:不管是否完成任务,在我躺下之前,我的敌人一定比我更先躺下。当然这只是一种希望,实际上要难得多,但有希望,就有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