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不妨也生生气  

2010-04-25 10:35:16|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火集

 有种老式烤箱,有些漏气了,瓦斯弥漫着,因为不知情,你躬身打开箱,划上一根火柴,突然砰的一声,发出如雷巨响,一团火扑出来,好大的威力,那不叫爆炸,叫做燃爆现象。现在的燃气热水器,如果电池不行了,偶尔也会出现,道理是一样的。

在1984年,龙应台留学回来,写了篇文章,《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这篇小文章,在中国时报发表后,就像那根火柴,引起岛内的燃爆,一发不可收拾,渐成燎原之势,不但烧热了文化界,熏出了市井小民,朝野都为之轰动。《野火集》出版后,真是洛阳纸贵,至于21天内,再版24次之多。

作为生日礼物,女儿送我一些书,其中有野火集,我拿起来就读。对于龙应台,知道得很少,她的文章,偶尔读过一些,很有穿透力,和大陆的毕淑敏,好像有些相似,书读到一半,就有些坐不住了。对于龙应台,知道得太少了,非常遗憾。柏杨写过一本书,叫《丑陋的中国人》,也激动过一会,看《野火集》,我有一种感觉,这是他的续集,不过,比他要好得多,《丑陋的中国人》,多是一种宣泄,要抽象得多,也拘谨得多,像概念车一样,只能看一看,那是开不得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小心,显得很顾虑,很婉转,欲言又止,缺乏战斗力。那不能怪柏杨,时代不同啊。但是《野火集》,那就不一样了,它就是一辆跑车,瓦亮瓦亮的,很新鲜时尚,看来冲劲十足,无所顾忌,通明透亮,淋漓尽致。你明显感觉到,这就是你要的,坐上去就能开,不阳春白雪,就是下里巴人,讲的是老百姓的事,谁也脱不了干系。一个国家的进步,一个民族的希望,就从小市民开始,从生活点滴做起,对于丑恶的现象,不能作壁上观,你必须要生气,然后站出来,表示你的愤怒,这事跟你有关,你还非管不可。人家是靠不住的,公仆们更靠不住。担起自己的责任,每个人加把力,那么民生民主环境交通,乃至整个社会状况,才有真正的希望。她揪住这些细节,一声一声呐喊,一步一步跟进,一片一片烧起来,而伴着她的呼喊,台湾真的改变了…而这些改变,当然,有更重要的原因,不定是她的功劳,就像那只烤箱,瓦斯是根本的,这位龙卷风女士,不过划了根火柴。可是,你要知道,一个社会的进步,她是不可或缺的推手,多了不起啊。

我就理解,马英九先生,为何要她做文化局长了,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挽留她。

我们的知识分子,文化精英们,在干些什么呢,抄那么多论文,开那么多研讨会,准备给谁看啊,真有种的话,像这位龙大侠,来一声呼喊,也正是时候了。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龙应台

在昨晚的电视新闻中,有人微笑地说:“你把检验不合格的厂商都揭露了,叫这些生意人怎么吃饭?”

我觉得恶心,觉得愤怒。但我生气的对象,倒不是这位人士,而是台湾1800万懦弱自私的中国人。我所不能了解的是: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包德普的《苦海余生》中,有一段他在台湾的经历,他看见一辆车子,把小孩撞伤了,一脸的血。过路的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助受伤的小孩,或谴责肇事的人。我在美国读到这一段,曾经很肯定地和朋友说:不可能!中国人以人情味自诩,这种情况简直不可能!

回台一年了,我睁大眼睛,发觉包德普所描述的,不只是可能,根本就是每天发生,随地可见的生活常态。在台湾,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蟑螂,而是“坏人”,因为中国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杀到他床上去,他宁可闭着眼假寐。

我看见摊贩占据着你家的骑楼,在那儿烧火洗锅,使走廊垢上厚厚的油污,腐臭的菜叶塞在墙角。半夜里,吃客喝酒猜拳作乐,吵得鸡犬不宁。

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滚蛋”?

哎呀!不敢呀!这些摊贩都是流氓,会动刀子的。

那么,为什么不找警察呢?

睛擦后跟摊贩相熟,报了也没有用;到时候若曝了光,那才真惹祸上身了。

所以呢?所以忍耐!反正中国人讲忍耐!你耸耸肩,摇摇头!

在一个法治上轨道的社会里,人是有权利生气的。受折磨的你,首先应该双手叉腰,很愤怒地对摊贩说:“请你滚蛋!”他们不走,就请警察来。若发觉警察与小偷有勾结——那更严重。这一团怒火,应该往上烧,烧到警察肃清纪律为之,烧到摊贩离开你家为止。可是你什么都不做,畏缩地把门窗关上,耸耸肩,摇摇头!

我看见成百的人,到淡水畔去欣赏落日,去钓鱼。我也看见淡水河畔的住家,整笼整笼地把恶臭的垃圾往河里倒;厕所的排泄管道,直接通到河底。河水一涨,污秽气直通到呼吸里来。

爱河的人,你又为什么不生气?

你为什么没有勇气,对那个丢汽水瓶的少年郎大声说:“你敢丢我就把你也丢进去?”你静静坐在那儿钓鱼(那已经布满癌细胞的鱼),想着今晚的鱼汤,假装没看见那个几百年都化解不了的汽水瓶。你为什么不丢钓鱼竿,站起来,告诉他你很生气呢?

我看见计程车穿来插去,最后停在右转线上,却没有右转的意思。一整列想右转的车子,就停滞下来,造成大阻塞。你坐在方向盘前,叹口气,觉得无奈。

你为什么不生气?

哦!跟计程车可理论不得!报上说,司机都带着扁钻的。问题不在于他带不带扁钻。问题在于你们这20个受他阻碍的人,没有种推开车门,很果断地让他知道,你们不耻他的行为,你们很愤怒!

经过郊区,我闻到刺鼻的化学品燃烧的味道。走近海滩,看见工厂的废料,大股大股地流进海里,把海水染成一种奇异的颜色。湾里的小商人焚烧电缆,使湾里生出许多缺少脑子的婴儿。我们的下一代——眼睛明亮、嗓音稚嫩、脸颊透红的下一代,将在化学废料中学游泳,他们的血管里,将流着我们连名字都说不出来的毒素——你又为什么不生气呢?难道一定要等到,你自己的手臂也温柔地捧着一个无脑婴儿,你才无言地对天哭泣?

西方人来台湾参观,他们的旅行社频频叮咛:绝对不能吃摊子上的东西,最好也少上餐厅,饮料最好喝瓶装的,但台湾出产的也别喝,他们的饮料不保险…

这是美丽宝岛的名誉,但是名誉还真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健康。100位交大的学生食物中毒——这真的只是一场笑话吗?中国人的命这么不值钱吗?好不容易有几个人生气起来,组织了一个消费者团体,现在却又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卫生署,为不知道什么人做说客的立法委员,要扼杀这个还没做几桩事的组织。

你怎么能够不生气呢?你怎么还有良心,躲在角落里做“沉默的大多数”?你以为你是好人,但是,就因为你不生气,你忍耐,你退让,所以摊贩把你的家,搞得像个破落大杂院,所以台北的交通,一团乌烟瘴气,所以淡水河是条烂肠子。就是因为你不讲话、不骂人、不表示意见,所以你疼爱的娃娃,每天吃着、喝着、呼吸着化学毒素,你还在梦想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你忘了,几年前在南部有许多孕妇,怀胎九个月,她们也闭着眼,梦想孩子长大的那一天,却没有想到,吃了滴滴纯净的沙拉油,孩子生下来是瞎的、黑的!

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教授,所以做研究比较重要;不要以为你是杀猪的,所以没有人会听你的话;也不要以为你是个学生,不够资格管社会的事。你今天不生气,不站出来说话,明天你——还有我,还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受害人!如果你有种、有良心,你现在就去告诉你的公仆立法委员、告诉卫生署、告诉环保局:你受够了,你很生气!

你一定要很大声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