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被修饰的长征  

2011-03-24 19:59:41|  分类: 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跟房子一样, 你看到的历史,不管是古代史,还是现代史,哪怕还不是历史,而是将成历史的东西,在它走上台面,与人相见的时候,就已给收拾过了,收拾一遍不行,随着岁月的侵蚀,还要不断修饰,以免油漆剥落。这样说起来,历史这个东西,还真是个负担。

        高华,原南京大学教授,现移师华东师大,最具影响力的党史专家,他有篇文章,叫“长征的历史叙述,是怎样形成的?”谈起红军到达陕北后,如何对外宣传长征,并逐步使之概念化,最终成为史诗的过程。很有意思,值得回味。文章大意如下:

       1936年,西安事变以后,国共统一战线建立,中共地位合法化。八月五日,毛泽东和军委总政联署,向参加长征的同志,发起征稿活动:“现因进行国际宣传,及国内外大规模的募捐,需要出版《长征记》,所以特发起集体创作。各人就经历的战斗、行军、地方及部队工作,择其精采有趣的,写上若干片段。”

到十月底,共收到稿件200余篇,約50万字。丁玲和成仿吾,及部分左翼作家,一起参加了文稿编辑,最后由徐梦秋统稿,徐是总政治部宣传部长,书名《红军长证记》,由朱德题写书名,共收录100篇回忆文章。回忆录只谈经历,不涉及高层路线斗争,因时隔只有一年,记忆非常清晰,真实性无可怀疑。这本编录的长征记,不愧为最真实的长征。后来斯诺的《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素材多取自于此。

《红军长征记》整理后,一直未正式刊行,直到1942年11月,才作为“党内参考资料”,由总政治部付印,并要求“接到本书的同志,一定妥为保存,不得转借他人,不准再行翻印。”

1954年,中宣部党史资料室,在内参《党史资料》上,将其分三期发表,仍作为党内参考资料。这一次的刊印,对1942年版的错字,做了部分校订,并在“文字上略作修改”,其最重要的变化,是删除了何涤宙《遵义日记》、李月波《我失联络》、莫休《一天》等5篇。

为什么要删去,道理很简单,因为亲历者的叙述,和已成典范的叙述,多有不吻合之处!

按一般的印象,参加长征的同志,每天冒着枪林弹雨,食不裹腹,被迫吃草根、啃树皮,尤其是遵义会议,是决定红军和革命前途命运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可是何涤宙的《遵义日记》,却写了干部团(红军大学)的几个干部,在1935年初,红军进入遵义城后的十天,经常去饭店点菜吃饭,而店主因生意太好,炒辣鸡便越做越差,作者还利用空闲时间,把组织分配的打土豪获得的一件皮袍,送去裁缝店改做皮衣,贪小利的裁缝,竟然偷工减料,给生了一肚子的气,日记对遵义会议,却是一字未提。

长征是英雄组歌,那么长征故事,也应是英雄故事。在红军长征中,艰苦卓绝是事实,特别是过草地那段,红军战士牺牲最多,在川西北藏区,红军粮食极度短缺,也是最艰苦的阶段,但是在长征途中,红军大部分时间,是行进在汉区,一路革命宣传,发动群众,一路打土豪,补充给养,过贵州,畅饮茅台酒,进云南,大啖宣威火腿,时时有胜利的喜悦。当年的红军将士,大多是二十出头,全身充满活力,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有记载说:离敌人很近,或穿过堡垒线,则夜行军很肃静,不准点火把,不准照电筒,不准抽烟,不准谈话。无敌情顾虑,则大扯乱谈,甚至可以并肩而行,有时整连整队半夜高歌,声彻云霄。在总政治部行列中,潘汉年、贾拓夫、邓小平、陆定一、李一氓、李富春等同志,竟然扯出个股份制的“牛皮公司”,专事经营古今中外的笑谈美谈和奇闻逸事。

王稼祥夫人朱仲丽,曾回忆起延安整风,毛泽东挖苦王明说,可以开个牛皮公司了,原来这个牛皮公司,并不是凭空捏造,还是长征的产物。

何涤宙的《遵义日记》,详细记录了他在遵义的十天,既有去学校进行革命宣传,又写到红军干部,和遵义学生打篮球比赛,跳舞联欢,处处真实可信。遵义是贵州省第二大城,也是红军长征中,唯一占过的中等城市,为了给遵义人民留下好印象,张闻天特别要求红军指战员,在进城前要穿上鞋子。何涤宙的文章,没一字提遵义会议,也是十分自然的,作为一般红军干部,在当时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条件,了解上层政治斗争,而理解遵义会议的意义,也是很久以后的事。

《彭德怀自述》,和徐向前回忆录,让我们从另一角度,了解更生动的长征:

说红军“仓促转移”,是不完全确切的。1934年4月28日,中央苏区的门户广昌失陷后,转移已成唯一出路,6月25日,共产国际来电同意转移,随即成立了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的“三人团”,着手物资准备,猛烈扩红,和加紧训练干部,1934年9月29日,张闻天发表《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的文章,已就战略转移一事,向中央苏区的干部吹风。

10月中旬,中央红军从南线出发,因周恩来,朱德、潘汉年、何长工等,和广东军阀陈济棠谈判成功,彼此商定“互相借道”,对方让出一条四十华里的通道,即第一道封锁线,还有意留下一批弹药和军衣给红军,对这个当时的最高机密,广大指战员并不知晓,在过第一道封锁线时,粤军有部分前沿阵地,还没接到“放路”的命令,曾和红军发生过激战。

中央红军突破一、二、三道封锁线,都没有打大仗,从而保存了实力,只是到了1934年11月,红军强渡湘江,才遭到重大伤亡,长征出发时的8万6千人,只剩下3万余人,还有许多新兵和挑夫逃跑,主力部队全都过江了。

他们都是亲历者,没有理由不相信。应该说,这才是红军眼中的长征,也是最真实的长征。可是在50年代以后,人们对长征的记忆,赋予了新的内容,逐渐被程式化了,长征成了英雄史诗:红军战士为革命,为抗日,冲破敌人封锁线,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爬雪山,过草地”,翻越夹金山,穿过六盘山,突破腊子口,奠基直罗镇,胜利会师在陕北,奔向抗日最前线。将所有的失落,不够英雄的记事,所有不上台面的插曲,统统都删掉了。剔去了肉,剩下了骨头。这就是历史。

其实,真实的才更生动。我总有种好奇,希望从历史的缝隙,看到更真实的光,尽管很不容易,却充满了好奇。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