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不妨学学军阀  

2011-03-31 19:56:35|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 - 老肖 - 肖立安博客

当年义敦县政府,门前这位是县长。

教育 - 老肖 - 肖立安博客

雷波县政府,已经算气派了。

教育 - 老肖 - 肖立安博客

德格县小学,倒还像模像样。

       孔庆东博客,谈起政府与教育,他举一个例子:解放前,西南有个军阀刘文辉,此人正是“恶霸地主”刘文彩的弟弟,大凡上点年纪的人,都应该知道的。刘文辉从四川起家,在抗战期间,作过西康省的省长,西康位于川藏边界,辖康定、雅安和西昌三区,省会设在康定。记得长征途中,红军过四川,抢占安顺场,飞夺泸定桥,一路的追兵中,就有刘文辉的部队。49年重庆解放,刘文辉率部起义。解放后,任四川政协主席,后任林业部部长。

      孔庆东说:那时,西康省的县政府,全是破破烂烂的,为什么破破烂烂?刘文辉他军阀嘛,他独裁嘛,就下了一个指示:我走到各县,只要发现县政府,比学校的房子还好——怎么办呢?——县长就地正法。你知道吗?所以在西康省,没人敢把政府修得多好,修县政府的时候,先看看学校怎么样,一定要比学校修得差。学校的房子,必定是最好的房子,官员只能住破房子,不然就地正法。人家说的就地正法,是真的,当场就给毙了。孔老师说“枪毙,枪毙”,那都是瞎说,只是愤青一下。

孔庆东跑火车,那是顶有名的,为了看个究竟,上网查刘文辉,真还一点不假:上世纪30年代,摄影师孙明经,常到西康去考察,发现当地的学校校舍,大都宽敞明亮,学生衣着整齐,令人耳目一新。而一些县政府,办公房却破烂不堪。于是,他好奇地问一位县长:“为什么县政府的房子,总是不如学校?”县长回答:“刘主席说了,县政府的房子,如果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

孙明经留下许多照片,至今尚可查到。其中有一张,是义敦县长的照片,在县政府前的留影。一座石头低矮平房,早已破败不堪,摇摇欲坠之状,好些木桩打了撑,这便是义敦县政府。然而,县长神态平和,丝毫看不出抱怨,他穿着中式旧棉袄,简朴得像农民。为发展教育,巴安县长赵国泰,还曾放下公务,亲自到当地小学,当起了国语老师,代课教书,可见当时教育之风气。  

孙明经还留下一张照片,是1930年代,德格县的一群小学生合影。学生们身着整齐的校服,气宇轩昂、精神抖擞,猛地一看,还以为是日本人。照片的背景上,校舍高大坚固,就是今天看来,也还很气派。时至今日,德格县依然贫困,自然环境恶劣,但是70多年前,穷得叮当响的大西南,竟有这么好的学校,这么洋气的学生,真是难以想象。

最有意思的是,恶霸地主刘文彩,也是教育慈善家。上世纪40年代,刘文彩几乎倾尽家财,在安仁兴建了文彩中学,占地1000多亩,耗资2.5个亿,相当于200多万美元。学校建成后,刘文彩不惜重金,聘请各地名师任教,拿出2000亩田的收入,供学校日常支出。他刻碑明示:学校成立之日,刘家对之不再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该校首期招生300余人,学费全免。以后每期学费也不过6斗米,远低于当时公学。

 联想起这些事,实在心生感慨。最近学校很热闹,市教育局市纪委,大概二十多人,组成联合调查组,分成五个大组,对200多教职工,逐个逐个地谈,在学校翻箱倒柜,调查了三四天,至今还在倒腾。大家形色匆匆,老子都成孙子了。

导火索是绩效工资,新的绩效工资方案,匆匆出台以后,发现本不多的钱,变得更加可怜了,老师们就不干了,第一线的教师,忙死忙活的,拿不回自己的本分。多年积累的矛盾,终于集中爆发了,干脆集体签名,将领导给举报了。因为人数众多,所以影响很大,导致兴师动众。

绩效工资的矛盾,并不是局部的,全国各地都有,教师们意见很大。其始作俑者,还在于政府,政府制造了矛盾。根据教师法,教师的待遇,不得低于公务员。可实际情况怎样?公务员工资是工资,补贴是补贴,一项一项的,就高不就低,只要想得到的,没有做不到的。自己给自己发,方便又大方。最近国务院指出,有些政府公务员,光各项津补贴,就达200多项。不得不下文限制,公务员津补贴,不得高于4.2万,不得低于2.1万。按老百姓的经验,只要政府喊限制,十有八九会涨,就跟房价一样。地球人都知道,如今这世道,哪个当官的,靠工资过日子。还不是拿一点,占一点,送一点,诈一点。

教师不一样,就靠工资活命,迟到的绩效工资,从设置的形式,到分配的原则,都非常不地道。自己的盆满钵满,人家的东扣西扣。名之曰改革,实则是漠视。

真要大雁飞过,你想拔几根毛,你又有这方便,人家谁也管不着,爱拔多少拔多少,不拔成葛优就行。可如今,教育经费不足,工资都打折扣,大雁成了麻雀,要死不落气的,你还忍心去拔,不拔出麻烦才怪。

别说福利什么,工资都被克扣了,谁心里会痛快。五年没涨工资了,物价涨了多少。不但工资不涨,还这里扣那里罚,已经不是拔毛了,干脆就是割肉。加上工资方案,又极不透明,没有征求意见,遮遮掩掩的,坐办公楼的,还想动点心思,切下一大块。所以,这事搞爆了,麻雀掉下来了,死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妨请政府领导,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摸摸自己的口袋,真那么理直气壮吗?

如果实在想不通,不妨学学这位军阀。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