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读书改变命运(七)  

2011-07-27 16:08:45|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泽东骄傲地说:“在省立图书馆,我像一条牛,闯进人家的菜园子什么都吃。这半年的读书生涯,对我的影响很大。”但是,毕竟撑得很苦,半年就撑不下去了。

得知儿子退了学,一直在外流浪,父亲毛贻昌很生气,给他下最后通牒,或者考一所正规学校,安心上学读书,或者回家种地去,不然的话,将断绝一切生活来源。

毛泽东自传中说:“我那时候没有钱,家里不肯供养我,除非我进学校读书。在会馆里住不下去了,我开始寻找新的住处。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考虑将来的前途,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教书好。就开始留意广告,湖南师范学校的招生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得津津有味:不收学费,膳宿费低廉。我有两个朋友,也鼓励我投考,想我能帮他们,准备入学考试的作文。我把我的打算,写信告诉了家里,并得到他们的同意。我替两位朋友写了作文,为自己也写了一篇。三个人都录取了,因此,我实际上考了三次。那时候我并不认为,为朋友代笔考试,是不道德的行为,只是朋友间的义气。”

如果没有错的话,他所说的这两个朋友,就是萧子升兄弟了,他们是东山小学的同学。他们想去考北大的,最后还是选择了一师。

1913年春,毛泽东以优异的成绩,考人省立第四师范,编入预科第1班,第二年春天,四师并入一师,他编到预科第3班,后转人本科第8班。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虽然风云变幻,在省立第一师范,竟坚持了整整五年,直到1918年毕业。不但如此,1920年——毕业两年后,他从北京回到长沙,重新回到母校工作,并在一师附小做了三年校长,兼作语文教员。就在这段时期,他成了革命的领导者,开始了坎坷的革命生涯。

湖南一师的学习,也是他最为持久,最为宝贵的经历。如今,北大的声誉每况愈下,高考状元都跑了,跑到香港去了,北大很没面子,于是就吹牛说,当年毛泽东想考北大没考上,只在北大打过工,做了小小的图书馆助理员,就牛成那样了,咱北大多了不起,香港大学能比吗,你什么东西,野鸡大学。这就纯粹胡扯了。

很多年以后,毛泽东和一师校长,当年的同学周世钊说:“我没有进过大学,也没有到外国留过学。我读书最久的地方,是湖南第一师范,我的知识和学问,是在一师打好的基础。一师是个好学校。”毛泽东这段话,对一师和他自己,都是较为中肯的,他没有为自己贴金,谁说自己是北大。

陈季冰在博客中,写过一段轶事,很有意思: 

100年前的这个时候,一个操着一口湘潭土话的年轻人踏进了北京大学,但他不属于那些意气奋发的“天之骄子”。当时,五四新文化运动如火如荼,这位未来注定要改写中国历史的图书管理员,是以艳羡的眼光仰视傅斯年、罗家伦等一干学生领袖的。

1945年7月初,傅斯年、褚辅成与黄炎培、左舜生、章伯钧、冷遹等民盟人士一行6人,组团由重庆飞赴延安,希望以中间人的身份,力促国共两党协力合作,推动抗战胜利早日到来,及战后的国家重建。期间,毛泽东专门花了一个晚上,与傅斯年单独交谈,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毛泽东谈起当年五四运动时傅斯年的叱咤风云的情景,并称赞他为反封建与新文化运动作出了贡献。傅斯年相当知趣且又不失狡黠地回应:“我们不过是陈胜、吴广,你们才是项羽、刘邦。”

离开延安返回山城前,毛泽东应傅斯年之索,欣然为其书一条幅: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烬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唐人咏史一首 书呈孟真先生毛泽东

按我的理解,此诗自有幽默和调侃,也是他的真情流露。毛泽东不侨情。

很多历史传说,把毛泽东这段经历,过度地革命化了,毛泽东的形象,比橘子洲头的塑像,还要高得没边。电影《恰同学少年》,作了精心的烘托,听说火得不得了,可惜我没有看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对革命不感兴趣,尤其无限拔高的。其实,他没有那么伟大,至少开始还没有,他绝大部分时间,只在默默地读书,也在默默地思考,他读了不少书,正是因为读书,深知国家危难,便将自己的命运,跟民族的存亡,紧紧连在一起,走上救国救亡之路。

还是听他自己说吧:“学校有许多校规,我赞成的极少。例如,我反对将自然科学,也列为必修课,我想专修社会科学。我对自然科学,并不特别感兴趣,没有好好地去学,所以大多数这些课程,我得到的分数很差。我尤其讨厌静物写生,这门课极端无聊。我往往想出最简单的东西来画,草草画完就离开教室。记得有一次,我画了一条直线,上面加上一个半圆,表示半壁见海日。又有一次图画考试时,我画了个椭圆了事,说这就是蛋,结果图画课得了四十分,不及格。幸亏我的社会科学,各课得到的分数都很高,这样,就扯平了其他课程的坏分数。”

从这段文字看来,对于自己的偏科,毛泽东很不在意,我却以为,他口里这么说,内心未必轻松,一定受过许多煎熬,为了英语和自然科学,他可能伤透了脑经,这是他的硬伤,徐特立老师说过,他的数学差极了。他这人心比天高,聊的都是宇宙,没想过读读北大,没想过出国留学,那是不可能的,如此心高气傲的人,当年在北大图书馆,一个小图书管理员,每个月八块钱,而李大钊陈独秀们,一个月三百多块,人家正眼都不屑,没一点委屈是假的。我宁愿相信,对他的这种缺陷,他是铭刻在心的。甚至有人以为,他后来对知识分子,态度多有鄙夷,可能与这段经历,多少有些关系,我看或许如此。

不然的话,岸英兄弟在莫斯科,他嘱咐的东西很少,除了好好做人,他一再告诫儿子:“惟有一事向你们建议,趁着年纪尚轻,多向自然科学学习,少谈些政治。政治是要谈的,但目前以潜心学习自然科学为主,社会科学辅之。将来可倒置过来,以社会科学为主,自然科学为辅。总之注意科学,只有科学是真学问,将来用处无穷。”看见没有,只有科学才是真学问,这是他的肺腑之言,就像没文化的父亲,教导儿子好好读书,不然像老子一样,你会要后悔的啊,如此语重心长的话,真是太熟悉不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