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读书改变命运(十七)  

2011-08-26 19:08:43|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机会去西洋留学,是多少人的梦想啊。 这次勤工俭学运动,毛泽东是倡导者,也是主要的组织者,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1918年8月,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等,率首批学生来北京,在准备赴法的人中,以湘籍人士最多,经杨昌济的协调下,分别进预备班学习。何长工在《留法勤工俭学的斗争和旅欧总支部的建立》回忆,在杨怀中的协助下,毛泽东通过熊希龄等,将前清拖欠湖南的粮盐税的利息,从银行提取出来,用做赴法学生的旅费,基本解决了资金问题。在10月16日,罗学瓒从北京寄信回家,信中这样写道:“毛润之此次,在长沙招致同志来京,组织预备班,出力甚多,其才智学业,均为同学所佩服。”

1919年3月,为送别赴法的湖南青年,毛泽东离开北京,第一次来到上海。当天的《申报》,刊登了赴法的89位学生名单,其中有43位湖南青年。在申的寰球中国学生会,举行盛大的欢送仪式,毛泽东参加了欢送会,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1920年5月,已回长沙的毛泽东,再次抵达申城,送别第二批赴法青年,包括蔡和森,向警予等人。5月8日,毛泽东以游园的形式,与彭璜等12位旅沪新民学会会员,在黄浦江畔半淞园聚会,欢送即将赴法的6位会员,《新民学会会务报告》记载:“这日的送别会,开成了讨论会了。天晚,继之以灯。但各人还觉得有许多话没有说完。中午在雨中拍照,近览淞江半水……”他在申逗留两个月,想尽各种办法,为赴法青年筹集旅费,章含之在《我与父亲章士钊》提到:“1963年初,毛泽东读完英文,要我陪他散步……他告诉我,1920年,为筹备党的成立,湖南的革命运动,以及部分同志去欧洲勤工俭学,急需一笔数量较大的银款,他去上海找到父亲,当然没有告诉父亲,要成立共产党,只说为一批有志青年,筹款去欧洲勤工俭学,请父亲出面帮忙。父亲立即答应,发动各界名流捐款。由于父亲的努力,一共筹集了两万银元,全部交给了他。”

由此可见,毛泽东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但是都有个疑问,毛泽东这么卖力,自己怎不去留学?这确实是个问题。

在当时,比较流行的说法,要读书深造,一等去西洋,二等去东洋,三等留本土。去西洋留学,是有志青年的梦想。毛泽东没去法国,一定有深刻原因。

萧子升以为:“有四个理由,使他作此决定。首先是路费问题,毛泽东一文不名,船费虽减到一百大洋,但对他来说,仍是很庞大的数目,他心里很清楚,根本借不到这笔钱,其次在语言方面,他说不上纯熟。他在学校时,连最简单的英文发音也弄不清。第三,即使留在北平,也可以继续读书,还能为新民学会徵求新会员。而我们留法的学生,正要个可靠的联络员,能够留在北平。第四,他一直记得谈悟本的话,那次在“摩天楼”天心阁,谈悟本像预言家一样说,要在政治上有成就,不一定要读书求学问,一个人最要紧的,是有能力去组织政党,并纠集一大群忠心的徒众。基本上,毛泽东是行动派,他不适宜做学者。总之,他没有为了读书,跑到外国去的兴趣。读书仅是达到目的的手段,正如谈悟本说的,在政治上成功的方式,无疑比其他的因素,更影响毛泽东作这个决定。种籽终于落到了肥沃的土地里。”

知我者子升也,萧子升的概括,还算较为中肯。而我则以为,钱倒不是根本,真正的原因,还在于后者,他不喜欢外语,他这人较固执,一生天南海北,普通话都说不好,一口湘乡湘潭话,土得掉了牙,怎么也改不了。他到法国学什么,还不是自然科学,学习工程技术。他最不喜欢的课,一要算数学,其次是制图,再次才是外语,你想他到法国去,学些什么好呢,总不至于跑到巴黎,去研究孔孟之道,孙子兵法,《水浒》和《三国》吧。谈悟本的几句话,触及了他的内心,毛泽东是行动派。

1920年3月,毛泽东给周世钊写信,信中谈到这个问题:“我觉得求学的事,实在没‘必要在什么地方’的理,‘出洋’两字,在一些人只是一种‘迷’。中国出过洋的人,总不下几万乃至几十万,好的实在很少。而多数呢?仍旧是‘糊涂’,仍旧是‘莫名其妙’,这便是一个具体的证据。我曾以此问过胡适和黎锦西两位,他们都以我的意见为然,胡适之作过《非留学篇》。因此,我想暂不出国去,干脆在国内研究各种学问的纲要。”

胡适在《非留学篇》,曾由衷感叹:“至于今日,留学人数骤增矣,然数年以来,几不见有人译著书籍者,而国内学生,惟以留学为最高目的,故其所学,恒用外国文为课本,其既已留学而归,或国学无根底,不能著译书;或志在金钱仕禄,无暇为著书之计,其结果所及,不惟无人著书,乃并一册之译本哲学科学书而亦无之。嗟夫!吾国人其果视留学,为百年久远之计矣乎,不然,何著译界之萧条至于此极也。夫书籍者,传播文明之利器也,吾人苟欲输入新智识,为祖国造一新文明,非多著书多译书多出报不可。若学者不能以本国文字求高深之学问,则舍留学外,别无他途,而国内文明,永无增进之望矣,吾每一念及此,未尝不寒而栗,为吾国学术文明,作无限之杞忧也。”

       “是故吾国数十年来之举,一误于政府之忘本而逐末,以留学为久长之计,而不知振兴国内大学,推广国内高等教育,以为根本之图,国内高等教育不兴,大学不发达,则一国之学问无所归聚,留学生所学,但成外国入口货耳。……若政府犹不变其教育方针,若留学生犹不改其趋向志趣,虽则岁遣学生千人,至于千年万祀之久,于吾国文明无所裨益也,但坐见旧文明日即消亡,而新文明之来,正遥遥无期耳。吾为此惧,遂不能已于言,吾岂好为危言,以耸人听闻哉,吾不得已也。”

胡适只比他大两岁,对于毛泽东的影响,却是不可以忽视的。

毛泽东的真实想法,在不久以后,给女友陶毅的信中,表露得非常明白:“彭璜君和我,都不想往法,安顿往俄。何叔衡想留法,我劝他不必留法,不如留俄。我自己的计划,一星期外将赴上海。湘事平了,回长沙,想和同志成理‘自由研究社’(或叫自修大学),预计一年或二年,必将古今中外学术的大纲,弄个清楚,好作出洋考察的工具(不然,不能考察)。然后组一留俄队,赴俄勤工俭学。……这桩事,我正和李大钊君等商量。”他向往十月革命,要留学就去俄国。

在《西行漫记》中,毛泽东说:“我陪同一些湖南学生去北京。虽然我协助组织了这个运动,而且新民学会也支持这个运动,但是我并不想去欧洲。我觉得我对自己的国家还了解得不够,我把时间花在中国会更有益处。那些决定去法国的学生,到中法大学学习法文,我却没有这样做。我另有打算。”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