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读书改变命运(十一)  

2011-08-04 10:39:10|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漫人生路上,总会有几盏明灯,在前方为你引路,才不会迷失方向,那些站在黑暗里为你举灯的人,大多是你的老师。毛泽东是幸运的,每到关键的路口,总会有人照着他。除了袁仲谦先生,还有杨昌济先生,还有徐特立先生,黎锦熙先生,王季范先生,等等等等。受篇幅的限制,就不便罗嗦了。

       这几天有点忙,正看一本小书,《和毛泽东一起行乞记》,是东山学堂学友,第一师范的学长,一个很出色的朋友,新民学会的发起者,号称湘江三友的(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萧子升先生的回忆录。毛泽东提及的萧三,著名的左翼作家,就是他的弟弟。常见的毛泽东像,都是正面的形象,经过修改加工的,所以光芒万丈,今天的感觉真好,总算看到侧面的了,原来生动了不少。

书看到半路上,有了个大致印象,毛泽东栋梁也,说他才华横溢,一点都不为过。其最可贵之处,也不在于博学,而在学以致用,比他博学的人,不知有多少,他是个土学者,虽土却好用。在读书人里面,他出生很卑微,是个穷小子,家教也不咋的,这使他有些自卑,而自卑的表现,则是千七百怪的。他不是书香门第,跟何叔衡,蔡和森,和萧子升比,少了许多书香气,少了些读书人的教养。萧子升说他,不大爱卫生,不喜欢洗澡,书桌上乱糟糟,字写得很潦草,说是又大又丑,简直见不得人。读书有些浮躁,不是做学问的料。由于偏科的缘故,成绩也很一般,但文章写得好,哲学和历史都不错。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志存高远,以萧子升的话说,是好高骛远,但他有执行力,口才也很好,很有煽动性,在新民学会里,比较一致的看法,何叔衡是理论家,毛泽东是实干家。他意志坚定,不畏艰难,敢于担当,生来是做官的料,天生的领袖坯子。他唯一的理想,就是要改造世界,不是用改良主义,而是革命的手段。萧子升主张前者,毛泽东主张后者,最后这对铁哥们,谁也不服谁,痛苦地分手了。

有了这段铺垫,再来读毛泽东,可能就顺畅些了。毛泽东的知识,许多来自书本,但是更多的知识,却来自于实践,与其他读书人不同,也许因为这个缘故,圈里叫他实干家。

在《西行漫记》中,谈及在一师的经历,毛泽东这样说:“第二年夏天,我开始在湖南徒步旅行,游历了五个县。一个名叫萧瑜的学生与我同行。我们走遍了这五个县,没有花一个铜板。农民们给我们吃的,给我们地方睡觉,我们所到之处,都受到款待和欢迎。和我一同旅行的萧瑜这个家伙,后来在易培基手下,去南京做了国民党的官。易培基原是湖南师范的校长,后来成了南京的大官,他给萧瑜谋到北京故宫博物院管理的职位。萧瑜盗卖了博物院里一些最珍贵的文物,于一九三四年卷款潜逃。”

值得一提的是,在易培基手下做官的,当然不止萧子升,一九二0年那段,因为驱张有功,毛泽东与易培基,也就成了盟友,事成之后,易培基任教育厅长,兼一师的校长,毛泽东随也高升,成了一师附小校长。

1916年暑假,这两个叫花子,一个教书先生,一个在校学生,两人剃光头,夹把雨伞,穿双草鞋,蓬头垢面,沿途乞讨,风餐露宿,一路从长沙出发,过宁乡,桃江,安化,到益阳,到沅江,由于洪水暴发,旅行被迫中断,只得乘船返长沙。从这一段话看出,他和萧子升兄弟,可谓臭味相投了。毛泽东性格孤傲,要跟他称兄唤弟,并不是件容易事。可是政治是残酷的,不同的政见之下,友谊是何等脆弱,说“萧瑜这个家伙”,也可以理解,但似乎过了许多,有太多爱恨情仇。

萧子升和毛同岁,比毛泽东早两届,子升在楚怡教书,毛泽东还未毕业。趁暑假刚开始,他们决定来一次旅行,人们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们倒要看看,身上没有一文钱,到底能不能活下来,顺便体会一下,最底层的叫花子,是个什么感觉,还可以考察一下,湖南的风土人情,人民的生活状况,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当然啦,也好顺路拜访朋友。

想不到还未出城,在过江的渡船上,因为过河不给钱,差点给打了一架,还是一个老爷子,出来做了解跤。

说起旅行的事,有些人来劲了,这还不容易啊,五个县几天跑完了,莫说是五个县,现在欧洲十国,一个礼拜搞定。要知道百年以前,可不是这么回事。

去宁乡的路上,萧子升回忆说:“那个时候,公路是梦想不到的。我们走的那条大路,宽仅一公尺左右,中间铺以小石板,凸凹不平,它唯一的好处,只是在雨季里,较少泥泞而巳。在道路的两旁,是长着幼嫩禾苗的稻田。每个十字路口,都竖着一块路牌,但我们从不去看。我们宁可就路认路,永远选择最宽的路走。”

“太阳晒得炙人如火,我们又没有帽子,但我们仍然不用伞,虽然都剃着光头。我们的脚烫得厉害!石板像火一般炽热,路面尽管平滑些,宁可走旁边的草地。我们离开学校之时,脚上穿着厚重的布鞋,但渡过湘江之後,便巳经换上草鞋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