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读书改变命运(十三)  

2011-08-06 22:04:29|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越来越坚信,一个如此泱泱大国,四万万积弱同胞,要改造谈何容易,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夫,没有成千上万的志士,没有前赴后继的牺牲,是不可能实现的。光有学问不行,空有信念也不行,要实实在在的行动。万万想不到的是,他跨出的第一步,竟是一个暑假的流浪生活,和一千多里的乞讨。

       他的观点明确:目前最重要的,要使自己强壮起来,弱小就受人欺负,一个人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也是这样。

他对斯诺说:“我们热心体育锻炼。在寒假当中,我们徒步穿野越林,爬山绕城,渡江过河。遇见下雨,我们就脱掉衬衣让雨淋,说这是雨浴。烈日当空,我们也脱掉衬衣,说是日光浴。春风吹来的时候,我们高声叫嚷,说这叫做‘风浴’。在下霜的日子,我们露天睡觉,甚至到十一月份,还到寒冷的河水里游泳。所有这一切,都在‘体格锻炼’的名义下进行。这对于增强我的体格,大概很有帮助,我后来在华南多次往返行军中,从江西到西北的长征中,特别需要这样的体格。”

对于这段岁月,有许多回忆录,我一般看看就过了。像花店里的花,因为太过鲜艳了,一看就是塑料的,假花比真花艳。不过,我喜欢真的花,哪怕不那么耐看。

萧子升回忆:那次吃过晚饭,我们像往常一样,沿着江边散完步,来到妙高峰顶上,找块舒服的草地,随便地坐下来,一边高谈阔论,遥望满天星星,一边远眺万家灯火。我们聚精会神,谈了一个多钟头,然後学校的号角响了,“他们到休息室去了。”我们不约而同地说。後来号角再响,“要到寝室去了。”半个小时之後,传来最後一次号:“现在要熄灯了。”但是,我们仍在那里倾谈。倏忽之间,整座学校被黑暗吞没了,我们是唯独未就寝的学生了。萧子升记得很清楚,新民学会的酝酿,就从那个夜晚开始。

毛的好友张昆弟,是益阳县人,他是新民学会会员,参加赴法勤工俭学,后加入了共产党,1932年搞肃反,被自己人杀掉了。他有两篇日记,一直保存下来,是1917年写的,值得大家一看。

九月的周末,毛泽东约张昆弟,和彭则厚三人,徒步去昭山玩,也可以说调查吧。张昆弟记载说:“三人沿铁道行,天气炎热,幸风大温稍解。走十余里,憩于铁路旁茶店,饮茶解渴,稍坐又行。过十余里,经大托铺,前行六里息饭店,并在此午饭。饭每大碗五十文,菜每碗二十文,三人共吃饭五大碗,小菜五碗。饭后稍息,拟就该店后大塘浴,以水浅不及股,乃止。前行未及三里,寻一清且深之港坝,三人同浴,余以不善水,甚不自由。浴后,行十四里至目的地,时日将西下矣。遂由山之背,缘石砌而上,湘水清临其下,高峰秀挹其上,山上有寺,名昭山寺,寺有和尚三四人。余辈告以来意,时晚,欲在该寺借宿。和尚初有不肯意,余辈遂有作露宿于树丛之意。和尚后允借宿,露宿暂止。晚饭后,三人同由山之正面下,就湘江浴。浴后,盘沙对语,凉风暖解,水波助语,不知乐从何来也。久之,由原路上,时行时语,不见山之倒立矣。和尚待于前门,星光照下,树色苍浓,隐隐生气勃发焉。不久进寺,和尚带余辈至一客房,指旷床为宿处,并借余辈小被一块。房外有小楼一间,余辈至小楼纳凉,南风乱吹,三人笑语称善者久之。谈语颇久,甚相得也,毛君云,西人物质文明极盛,遂为衣食住三者所拘,徒供肉欲之发达已耳。若人生仅此衣食住三者而已足,是人生太无价值。又云,吾辈必想一最容易之方法,以解经济问题,而后求遂吾人理想之世界主义。又云,人之心力与体力合行一事,事未有难成者。余甚然其言。且人心体力说,余久信仰,故余有以谭嗣同《仁学》,可炼心力之说,友鼎丞亦然之。彭君以清夜之感,久有为僧之志,且云数年后邀余辈,同至该邑名山读书,余与毛君亦有此志,毛君之志较余尤坚。余当时亦有感云,风吹树扰声天籁,欲报无从悟弃形。但未出以相示。夜深始睡。”

这篇陈年日记,乃当年真实写照。那时的毛泽东,虽久有凌云志,却也茫然无措,万想不到的是,那么高谈阔论的人,和尚也成了理想之一。

另一篇这样写道:昨日下午,与毛君润芝游泳,后至麓山蔡和森君居。时将黄昏,遂宿于此,夜谈颇久。毛君润芝云,现在国民性惰,虚伪相崇,奴隶性成,思想狭隘,安得国人有大哲学革命家,大伦理革命家,如俄之托尔斯泰其人,以洗涤国民之旧思想,开发其新思想。余甚然其言。中国人沉郁固塞,陋不自知,入主出奴,普成习性。安得有俄之托尔斯泰其人者,冲决一切现象之网罗,发展其理想之世界。行之以身,著之以书,以真理为归,真理所在,毫不旁顾。前之谭嗣同,今之陈独秀其人者,魄力颇雄大,诚非今日俗学所可比拟。又毛君主张将唐宋以后之文集诗集,焚诸一炉。又主张家族革命,师生革命。革命非兵戎相见之谓,乃除旧布新之谓。  

今日早起,同蔡毛二君,由蔡君居侧上岳麓,沿山脊而行,至书院后下山,凉风大发,空气清爽。空气浴,大风浴,胸襟洞澈,旷然有远俗之慨。归时十一点钟矣。

登山,行走,游泳,野宿,遥望星空,上下求索。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一个典型的愤青,跃然于纸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