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没事看看书 咀嚼岁月之一  

2011-10-29 10:21:21|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书快三十年了,再怎么不在意,也是老教师了。苍白的人生,像一部黑白片,坎坎坷坷的岁月,斑斑点点的琐事,匆匆忙忙的过客,在灰暗的白幕上,就这么闪过去了。而今暮然回首,发觉劳碌的岁月,并未刻下点什么,差不多都遗忘了。

有个神父说过:在这个社会上,不管什么年代,总会有一些人,与纷扰的尘世,保持一定的距离,以便于独立思考。我想,说这话的神父,应该有把年纪了吧。

是啊,忙碌总归过去,怎么在意也回不去了。如今有了点时间,也不想逞强好胜了,只想偷一点闲,看看人家的风景,咀嚼自己的岁月。在年少的时候,在河沟里鬼混,也没读过什么书。好在还拾过几张烂报纸,读几本连环画,偶尔看过几本破书,也许多识了几个字,写出的文章还通,便成了老师的助手。我在洞庭湖长大,地方有些偏远,上学上得很乱,这个地方读一段,调个地方又读一段,换过的老师很多。叫我最难忘的,还是语文老师,都是破作文惹的祸。陈登科是班主任,我在他的身上,曾见过父亲的影子,他镶着一颗金牙,因为爱笑,金牙特别的灿烂,两眼笑咪咪的,常常一脸的褶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犹在眼前。记得下午放学后,我跟老师回家了,是回他的家,而不是我的家,一起吃过晚饭,就伏案看作文,老师在一边看书,师母在边上纳鞋底,小弟妹们干什么,就不大记得了。那时,农村还没电灯,一盏小煤油灯,橘黄的灯光,在清风下摇摇曳曳,我沙沙地翻着作文本,大凡精彩的部分,便写上简单的评语,对潦草的地方,画上个大问号,最得意之处,是在文章结尾,批个大大的阅字,后来我写的阅字,跟老师一摸一样,成了我的拿手戏。直到今天,还落下个毛病,动不动就批个字,已阅同意什么的,来点领导或者明星的派头。好像很晚很晚,在乡下的夜晚,是不知道时间的,四处寂寂无声,而嘘嘘的鼾声,如大海的波浪,我和老师都有些呵欠了,便溜到屋檐下,伸伸腿弯弯腰,看遥远的星空,看南飞的大雁,看茫茫的湖田,月光空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只有呱呱的蛙声,和悦耳的雁叫声,划破了夜空的宁静。这些凝固的画面,像珍贵的童话,永远印在心里,成为宝贵的财富。

我的天资一般,文采也不咋的,不过通顺而已,是老师的鼓励,看过几张烂报,看了些小人书,看了几本杂书,才稍多写几个词,现在看起来,其实幼稚可笑。参加中考时,各科平均三十来分,语文就八十多分,可见,数理化成绩,不是一般的差。欧姆定律三个字母,那时却神乎其神,硫酸分子式就更不得了,不知怎么记得住。不可思议的是,我竟被录取了,十里挑一,只怕还不止。后来更加喜剧,靠语文打天下的我,赶上了搞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前几名读理科了,那你怎么办呢,老师再三问我,我犹豫了几天,毅然捍卫了面子,成了一名理科生,一名跛脚的理科生,看上去很难堪。哪壶不开提哪壶,哪科不爱攻那科,都说热爱是最好的老师,有时候我倒觉得,不爱才是真正的老师。中医上说,通则不疼疼则不通,如果觉得庝了,就该想办法了,我那时庝的地方太多了,都成了治痛的良医了。万幸高考也过了,只是折腾得够呛。好事总是多磨,没上成科大和工大,不幸成了师范生,录得惨兮兮的。

于是,我成了物理老师,一名另类的物理老师。现在回想起来,书读得太窝囊了。

我要感谢作文,让我沾了不少光,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就是校级领导了,红小兵红卫兵营的副营长。营长是初中部的学长。正宗的校级领导。以后的三四十年,虽也奋力攀爬,再也没有达到过这样的高度。那时会开得多嘛,学习是小事,开会才是大事,全校几百号人,在操场上排开,大会就开起来了,也没什么广播,发言最要魄力。很有意思的是,我的个子太小,实在是太小了。主持人宣布说,现在副营长讲话,副营长上了台,却没看见人,我在台上忙呢,使出吃奶的功夫,却爬不上讲凳,还是老师跑过去,硬给抱上去的。但是话讲得好,讲得干净利索,而且很响亮,据说很精彩,掌声也不少。至于讲些什么,就一概不记得了。

看白岩松的书,《你幸福了吗》,有件事印象很深,他回母校演讲,有个后排的女生,给他提了个问。她说白老师,你看你站第一排了,我却在最后一排,请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走到你那里去呢?大概就这意思。白岩松很有趣,他说:你了解我的感受吗,我是多么羡慕你,你只要想到我这里来,总可以找到千万条路,但是,我要到你那里去,无论我多么努力,都是回不去了。我却不以为然,身子是回不去了,但是回忆和怀念,却时时可以溜回去的,回到小小的校园,回到嬉笑打扰中,回到老师的身边,回到摇曳的油灯下,那是我的精神家园。

参加工作就忙,有近二十年时间,几乎没看过书,留下了一段空白。不看书就没记性。总算有些闲了,便有些清醒了。如今在我的床头,我的办公桌上,总会撂几本书,看完了再买几本,什么书都看,人家说这本行,我就看这本书,记起有本书想看,就去看那本,看到哪里算哪里。昨天从卓越网上,一口气买了十本,一些老先生的散文,丰子恺的,周作人的,钱钟书的,沈从文的,黄永玉的,夏丐尊的,想跟这些老头子,交流交流看,错过了那个年代,就算看看热闹吧。

没事看看书,肯定是没错的,有事看看书,可能也没有错。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