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民主就像剥洋葱——龙应台谈民主  

2012-11-04 15:20:02|  分类: 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大就要开了。

其实我也知道,十八大只是个仪式,一次例行的权力交接,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就像招商会一样,看起来刚开始,其实早已结束了,该分的都分掉了,该签的都签掉了,先拍拍手,再握握手,热闹一下而已。不过,我还是有点期待,想这个热闹过后,社会能和谐一点,贪腐能收敛一点,分配能公平一点。

真要做到这三点,依靠现在的体制,是万万不可能的。唯有扭转方向盘,走上民主的道路,才有改善的希望。

一谈到民主问题,总有人大惊失色。说美国怎么了,说台湾怎么了。不错,社会的结构不同,民主的形式有别,美国有美国的民主,台湾有台湾的民主。台湾民主虽然幼稚,但无可置疑的是,也一天天成熟起来,到过宝岛的人不少,应该能够体会得到。如今,世界都民主了,尼泊尔都民主了,缅甸也要民主了,我们还在撑着,死守着中国特色,四顾茫茫,都成孤家寡人了。

其实所谓民主,不仅是一种价值观,一种政治制度,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存需要,就连动物世界,也是免不了的。

听龙应台讲民主,我觉得挺实在的。

民主是什么?

民主,就是手上有一本护照,随时可以出国,不怕政府刁难;民主就是养了孩子,知道他们可以凭本事上大学,不需要有特权;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民主就是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何人,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日子;民主就是到处有书店,没有任何禁书,而且读书人写书人到处都是;民主就是打开电视,不必忍受主播道德凛然地说谎;民主就是不必为了保护孩子,而训练他从小习惯谎言;民主就是享受各种自由,而且知道那自由不会突然被拿走,因为它不是赐予的。

民主并非只是选举投票,它是生活方式,是思维方式,是你每天呼吸的空气、举手投足的修养,个人回转的空间。

民主的代价。

民主使台湾变了,生活中不必时时恐惧,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何人,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日子;如果说民主政府的效率低,是的,那是因为政府必须停下脚步,来倾听人民说话,很费时间。可是,你要一个肯花时间来听你说话的政府呢,还是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可以从你身上快速碾过的政府呢?

民主制度成本很高,也会带来流弊,比如说鼓励短线操作。那还有什么可供选择?最理想是开明专制,就是有一个英明得不得了的政策制定者,带领大家前进,一做15年、20年,能做一些扎根的、长远的规划。这看起来很理想,可是万一这个决策者,做了坏的计划,如何收拾?没办法,退而求其次。

而且民主确实有用,比如说立法院的存在。虽然它给了我们行政部门极大的压力,我常常觉得虚耗的时间太多──7分的时间去耗,只为赚到3分的时间,一边安静处理政务。但我仍要说:如果没有立法院的监督,行政部门的滥权或怠惰是一定的。今天公务员对编写预算都战战兢兢,每一分钱的去处,都要交待得清清楚楚,就是因为有立法院这个找碴部队在虎视眈眈。(附记:我也亲见一位市民,手执家用摄像机,在车站广场拦下交通部长,站在他的对面,讲述自己被造路拆房的遭遇,同时对着部长拍摄。交通部长站着听了5分钟,大致听完,交待秘书处理。)

民主在成长。

台湾的民主,如果从央视的"小格子"里看,基本上类似一出连续情景闹剧:不是陈水扁挥拳嘶吼,就是立法院对骂群殴;不是大选前莫名的枪响,就是"红衫军"示威街头......但我相信:这是被"正确的舆论导向"筛选后的台湾,不是整体真实的台湾。

美国的民主制度,有200年的实践经验,今天两党之争只是政策之争,属于执政的技术层面。台湾民主,从解严的1987年算起,只有短短17年。两党所争,不是政策,而是核心价值之争,属于文化认同、安身立命的灵魂层面。为技术或为灵魂而争,意义不同,激烈程度当然不同。别忘了,美国为了对于奴隶制度的认知差异,是打了仗、流了血的。奴隶制度,牵涉到自由和人权的核心价值认定;为了核心价值,人,是可以义无反顾的。

民主像剥洋葱

回想台湾走过的路,我觉得不是民主错了,而是知识分子,包括我自己,对于民主的认知理解,太浪漫太简单,有一种期待错置。我们都把民主当成一个现成的果实,以为摘下来就能尝到甜美,没想到是酸的。我们应该在更早的时候,就认识到民主是一个过程,一个不断摔跤再站起来的过程。

民主就像剥洋葱。一开始以为,集权体制就是问题核心所在,把这最外层剥掉以后,看到里头还有一层:行政体系的颟顸、贪腐、无效;把这一层剥掉,发现里头还有东西:一个社会少了政治的控制,会变成由商业、由金钱利益来控制;把这层再剥掉,又会发现:从前义正辞严的反对党、抗议政府的英雄们,都变成了可怕的动物。你打倒了一个敌人,马上就出现一个新的敌人。到最后,如果反省能力够强的话,你会发现:自己就是洋葱的一部分。

民主的决策。

我当文化局长的时候,有一次去视察一个剧院工程,刚好看到黄昏的阳光,透过横七竖八的鹰架,斜斜洒在一面颓墙上,那是一排被拆一半的楼房的一部分,正要上油漆。那投影美极了,我都看呆了,回过神来马上说,不要上油漆了,快请艺术家把阳光下鹰架的影子画在墙上。我的高阶部属官员说,马上办。过了4个星期,我发现还没办,于是把承办人找来,板着脸问为什么。那是个大学刚毕业、十分腼腆、讲话娇滴滴的科员,她轻声说:局长,不是您自己教我们的吗?公共艺术公共,必须来自艺术家的创作,而艺术家的创作,还要经过一个和市民互动,得到市民响应、接受的过程。您不是说,过程比艺术品本身还重要。那面墙,尽管只是画上一点影子,也是公共艺术的范畴,就应该经过那个创作和互动的过程。局长说画什么,就画什么上去,可能违背了公共艺术的基本精神,我觉得不太妥。她说得那么好,我的文人的灵感和兴之所致马上打住了。现在我也时时提醒自己,把握好权力的分际。

来去自如的官。

13年前我交出官印、离开文化局以后,再也没有进过台北市政府。记得最后一天清晨,司机照常来接我上班,我请他把一辆折叠脚踏车,放在后备厢里带去。移交完官印,告别完同事,我已不是官,所以不用座车和司机,骑着脚踏车离开市政府,没想到十几位同仁也骑着脚踏车来送我,一路送我到宿舍。3个月之后,交出官舍。好朋友南方朔曾经很温情地警告我说,应台,通常握有权力的人从位子上下来都会不适应,许多人还会大病一场,你要小心。我哈哈大笑,心想这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后来证明,辞官对我而言,是人生大快之事。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