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读书就像照镜子  

2012-12-20 16:48:17|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季羡林的书,就告一段落了。季老的随想录,断续看了八本:《我的人生》、《谈佛》、《我看北大》、《我眼中的清华园》、《笑着走》、《牛棚杂忆》、《缘分与命运》、《国学漫谈》。外加《留德十年》。在《谈佛》的影响下,细读了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神不隆通去了趟西天,写成几篇《西游记》,号称是真版的。

季老的这些书,使我受益匪浅,我说的受益,不仅是知识上的,也有思想上的,更有人格上的。书像一面镜子,可以照见妖怪。

哪几本更好呢?我也说不上。但我的印象里,更深刻一点的,要算是《谈佛》,《留德十年》和《牛棚杂记》了。我写的《西游记》,有《谈佛》的影子。不信佛不要紧,做佛盲却不好。因为在佛里面,除了迷信之外,更多的是文化。关于《留德十年》,我不想多说,读书人看读书的事,实在是天经地义。季老留学的年代,过去近一百年了,一个苦难的民族,一个破碎的家园,一段沧桑的岁月,去时一翩翩少年,整整十年的时光,人生美好的年华,就留在异国他乡,十年音信两茫茫,他的这段经历,和玄奘西天取经,是何其相似啊。在我的脑海里,似乎看到一匹狼,一匹孤独的狼,在异乡的雪野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夹着狼狈的尾巴,一声一声哀号。这就是我的感觉。

当然更感慨的,还是《牛棚杂忆》了。毫无疑问,这样一本书,太有现实意义了。

对于文革的事,我向来都关注,在几年前,我写过《海瑞之魂》,对彭德怀的命运,做过一些探究。其实庐山会议,就是文革的前站,而评海瑞罢官,正是文革的信号弹。读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可以看清文革的轨迹,从早期的肃反运动,到延安的整风运动,为文革埋下了伏笔。从此以后,政治运动成了累试不爽,无坚不克的利器。

再读《牛棚杂忆》,感受文革的惨象。在野蛮的年月里,一个知识分子猥琐的,悲惨的,屈辱的命运,叫我泪迹斑斑。

文革并未过去。由于社会的暧昧,那些文革余孽,就像幽灵一样,在角落里游荡,时不时冲出来,露出狰狞面目,不得不让人警惕。文革的体制还在,文革的氛围还在,那些打砸抢者,不过换了马甲,站在不同岗位上,时不时抱成一团,依然在发号司令,只要假以时日,有人振臂一呼,保证应者云集,一样的红旗似海,一样的呼天抢地。而被押上台来的,还会是知识分子,还会是有良心的人,还会是仗义执言者。

季羡林很谨慎,这一点像玄奘,其实对于玄奘,他是有看法的。他以为玄奘滑头,很有些俗气,他这样写道:一方面,他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有道的高僧;另一方面,他又周旋于皇帝大臣之间,歌功颂德,有时难免有点庸俗,而且对印度僧人那提排挤打击,颇有一些派性 

读过他的这些书,我觉得他像玄奘,不但经历很像,包括才气,俗气,和派性都很像。玄奘在西天十七年,季老在德国十一年。而且都治学颇丰,得过博士学位,成为得道高僧。玄奘的俗气,与他的经历有关,在高昌时,为了摆脱纠缠,一度不得不绝食,孤身在印度,与戒日王,鸠摩王打交道,伴君如伴虎,不得不自我保护。所以回国的路上,一到新疆于阗,忙向太宗示好,他一直深信:不依国主,则法事不立。朝廷赏识玄奘,玄奘歌功颂德,各图所好,各取所需。

季羡林也一样,在德国的十年,正赶上了二战,在法西斯眼里,华人和犹太人,都是劣等民族,寄人篱下的日子,担惊受怕的感觉,实难为外人道。所以,谨慎成了处世哲学。就像乌龟一样,缩着头是必须的。我看他很多书,哪怕是《牛棚杂忆》,也未见他对领袖,对那时的中央,有任何一句怨言,可能在心里有,但没流露出来,也许想流露,但不敢,或许敢,但面不了世。他深恶痛绝的,就是北大的老佛爷,那个老娘们。这是他非议的最高领导。当有人告诉他,组织捞你出来,只给你个处分,他愤怒之余,还没忘记补党费,这事还是记得的,这是他的依靠。

还有几本书,我决定暂时放下,就是这个原因。一个人太正确,太明智,就有点不可爱,可能我这样说,对季老不公正。

他写文革的事,那些为非作歹的人,都是些无名小卒。可是你好好想想,这些无名小卒,就算他一千个坏,能起个什么风浪,有什么好说的呢,人性就这个样。人们应该记住的,不仅是人的坏处,更值得警醒的是,文革为什么会来。真正能负责的,要坚决清算的,并不是这些小卒,而是那些大人物,别有用心的发动者,响当当的的政治领袖,加上独裁政治体制。这些人到底是谁,难道他不知道吗?他写了那么多书,只字不提这些,是选择性失忆吗。这样写得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为什么不写,他也是体制中人,一条绳上的蚂蚱,心中有块垒,哪敢敞开怀。对于文革来说,他也是响应者,也是参加者。他也加入了井冈山,赫赫有名的红卫兵,他说是为了什么,保卫毛主席,谁不为了什么呢,彼此彼此吧。

所有的参加者,都有很响的理由,谁都是一样的。所以我说,他像玄奘一样,也是有派性的,只是队站错了,站到了弱势的一边,到底为什么,是不清楚,还是装糊涂?

对于一般作者,提出这样的苛责,似乎是太高了,但季老不然。他有这个水平,也有这个号召力,可惜他不写,就像莫言一样。这正是他的俗气,跟玄奘比起来,有过之无不及。玄奘再俗气,也就阿谀几句,可他不参和啊,他做他的和尚。但季老不同,他不但俗气,也积极参合,鱼也要了,熊掌也要,然后站出来,骂骂咧咧的,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万事存在有理,也不好太较真,只是说说而已。吃了很多蛋,难免想起鸡。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