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学学渔夫也好  

2012-04-21 09:49:47|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后不久,趁周末回了趟老家。那天早上,天色黑沉沉的,小雨淅淅沥沥,车刚出郊外,雨便发了狂,跟瓢泼似的,雨刮器唰唰唰,可前挡玻璃上,还是淋淋漓漓,恍惚的高速公路,虽然车不多,也不很快,却腾起团团水雾,远远地看上去,像划过的快艇,裹着一团水雾。绝对的印象派。

还好,快近中午,车到家了,雨也停了。像换过了新装,春天像新娘子,真是漂亮极了,刷啦啦的雨水,把天洗个透亮,像明镜似的。今年的春天,虽说有些迟了,可三月的中旬,正是茵茵的季节。离家三十多年,对春天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门前的水塘里,清凉的阳光下,水面波光粼粼,燕子在水面掠过,点起一圈圈涟漪,塘边婆娑的杨柳,已经很茂盛了,茸茸的枝条,碧绿碧绿,一球一球,在微风吹拂下,轻轻地荡漾,水杉笔挺挺,瘦削的尖尖上,落满了白头翁,和吊儿郎当的八哥,它们追追闹闹,打情骂俏,清脆的嗓音,像铃铛摇响。麻雀还是那样,黑压压的,一訇过来,一訇过去,叽叽喳喳地闹。油菜花扬过了,桃花也落了,可是放眼望去,无垠的田野,到处斑斑驳驳,沁人的空气里,依然是浓浓的花香。蜜蜂正忙碌着,蝴蝶漫天飞舞。鸡妈妈哼着歌,在坪上度着方步,一群黄都都毛绒绒的小鸡仔,在堤边的野草里,吵闹得很厉害。

我依着树枝儿,在斑驳的光影里,一下变得恍惚了,似乎到了年少时光。

已经有很久了, 希望退休以后,回乡下来生活,就在这个塘边上,打发不多的时光,像自己的父辈一样。三十多年前,向往城市的生活,一步步远离家乡,在外奔波这些年,很多都经历过了,突然有种感觉, 原来我的梦想,我的最后的归宿,竟也在这口水塘边山。我属于那种庸人,没混出什么名堂,还不算老的年纪,就没什么梦想了,真是不好意思。

汉斯老师问我,最近看了什么书,可否推荐推荐。我一想啊,值得说说的书,还是《瓦尔登湖》了。

《瓦尔登湖》,是美国人大卫梭罗的作品,它不是小说,也不是哲学,就是一本札记。

一百六十年前,年近而立的梭罗,本来混得好好的,竟然突发奇想,来到偏远的乡村,即瓦尔登湖畔,幽居了三年时光。瓦尔登是个小湖,湖边是个小山坡,四周是密密的森林,一条孤独的铁路,从山林中穿过,他像一个原始人,过起刀耕火种的生活。他独自一人,在树林里垦荒,开始种植土豆,只够养活自己,为活着而活着,为享受而生活,靠自己伐木,建造了小屋,在湖边钓鱼,种菜,沉思,阅读和写作,写成了这部札记,影响了好几代人。

《瓦尔登湖》,适合上年纪的人看,年轻人要有经历,经历太过单薄,不能理解简单的意义。当生活删繁就简,只剩下一日三餐,没有财产的拖累,没有荣耀的遮蔽,只有明亮的湖水,和日月星辰,生命的意义,人类的智慧,才如潺潺流水,清澈地流淌出来。

网上有句流行语,叫做杜甫很忙,要是真很忙,他就不是杜甫了。都说李白有才,斗酒诗白篇。我却不这么看,有才的人多的是,他飞扬的文采,全来自于简单,全在于悠闲。没有太多拖累,没有房子票子,没有位子要顾,没什么东西可捞,没那么多会要赶,无论到哪里,都不用装孙子,怎么想怎么说,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该是怎样的境界。如果在今天,李白混得也好,房产有几十处,存款七八位数,小蜜二奶一大把,前呼后拥的,混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什么,说的尽是场面话,做的尽是黑心事,他就不是李白了。

梭罗在序言中说:“我发现年轻人的不幸,乃是因为继承了田产屋舍,仓廪畜群以及农具等等,因为这些物什得之则易,弃之实难。他们倘若生在旷野,由狼哺育反倒更好,他们或许双眸明澈,得以洞悉被紧紧羁绊,却辛苦不辍的田野——是谁让他们桎梏于泥土?方寸土地足可以给养,何以要吞噬旷野平畴?人们何以在降生起,就开始挖掘墓穴?他们必须过人的生活,推着这些东西前行,尽其所能谋求发展。我遇到了多少可怜的庸人,几乎在重重负累之下,行将窒息,扭曲变形,他们在生活的道路上,匍匐行进,身前推着一个巨型谷仓——长七十五英尺,宽四十英尺,那是奥吉亚斯从未清洁的牛棚,此外,还有上百英亩的田地,需要耕耘芟夷,外加草场和林地!”

“农夫们占有了房子,不但没有因之更富,相反却为之更穷,是房子占有了他。因为我们的房屋,是如一宗笨重的财产,以至不是住在里面,而总是被囚于其间。”

放眼望去,梭罗所怜惜的人,真是比比皆是,谁也说不清楚,何日才是尽头。突然有种感觉,真的那么必要吗。

网上流传一段子:一个渔夫打渔为生,每天只打很少的鱼,只要够吃就行了,剩余下的时光,什么也不干,就在海边晒太阳。有一天,一有钱人看不过,见他又在晒太阳,便过去批评说:怎么不想办法,去搞点养殖?可以赚大钱啊!”渔夫说:赚那么多钱干嘛?”有钱人斥责说:“就不用每天出海打渔了!”渔夫问:不出海打渔,那我干什么?”有钱人很骄傲:你看我吧,可以悠闲地晒太阳了!”渔夫说:我不就在晒太阳么?”有钱人语塞。

有钱人有他的过法,渔夫有渔夫的过法。我这么一想,既然成不了有钱人,不妨学学渔夫也好。看看《瓦尔登湖》,或许有兴趣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