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张国焘出走的足迹(二)  

2012-06-24 13:49:18|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尔盖会议上,争执虽然激烈,但迫于形势紧急,张国焘保留了意见,服从了北上的计划。张国焘回忆说:“为了挽救这样的局势,我终于提议,暂行搁置党内歧见问题,专力寻求军事出路。我提议红军迅速进入甘南岷县临潭一带地区,再依情况决定北进或西进。总司令部率领现驻毛儿盖以西的原四方面军的第九第三十一两军,经刷金寺北进,作为全军左翼;徐向前、陈昌浩率原四方面军为全军右翼,抑制松潘及其以北之敌,彭德怀、林彪率所部为中路,掩护中央各机构北进;董振堂、罗炳辉率所部殿后。所有各军均进入战斗准备地位,听候总司令部命令行动。”

    “毛泽东等人很高兴,赞成我的计划,一般同志也引为欣慰。大家似觉得北进的军事行动,并未因党内歧见停滞下来,也有人觉得中央各巨头,这样聚集毛儿盖,貌合神离,相持不下,究竟不是一个了局,现在分开行动,无形中免除了一些是非。我和朱德偕参谋长刘伯承,以及少数参谋人员立即西行。从此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军事方面去了,毛儿盖会议所没有解决的党内争执问题,也就暂时搁置下来。”

    一方面军单独北上,导致了红军的分裂。

    张国焘回忆说:“一九三五年七月间,我们总司令部由毛儿盖西行,翻越一座大山,折而向北,费去约五天的时间,到达刷金寺。这一带山峦起伏错综叠杂,山谷中溪流很多,北流者如黄河,南流者如长江。刷金寺便位于黄河水系的支流上。”

    “我们总司令部率部按照计划,由刷金寺向上下包抄前进,不料走了一天之后就遇着大雨,我们深恐为水所阻,积极冒雨前进,夜晚支起军毡作帐篷,露宿在水地上。果然第三天下午,玛楚河上游的一个支流,横阻在我们的前面,它原不过是一条小河沟,深不过膝,现在河水陡涨,深逾一丈宽达三百米,我们无法通过。看形势几天之内河水没有退落的可能,附近百里地区以内,又找不出任何渡河工具,而我们的干粮又吃了大半,我们无计可施,乃决定回师刷金寺。”

      我们把为水所阻的情况,电告毛泽东等和其他军事单位;并电令各军暂停前进俟总司令到达刷金寺后,再定下一步骤。我们花了三天时间回到刷金寺,归途中雨虽停了,但部队显极疲劳,疾病增加,非休息一两天不可。”

    “就在我们为水所阻的那天,徐向前陈昌浩率部,攻下了松潘北面约一百里处、胡宗南部驻守的一个要塞,守军一团大部被歼,残部逃出松潘,我军北进的道路,已完全畅通无阻。”

    “我们回师刷金寺的当天下午,接到徐向前陈昌浩的急电:一、三两军团违抗总司令部暂停前进的命令,私自北进。接着他们又来了好几个电报,其大要是:毛泽东因徐陈已打开北进通道,左翼又为水所阻,不能再事等待而坐失良机,竟自动直接下令一、三两军团,以北上先遣队名义,单独向北挺进。毛等此行动,完全是秘密的,事先并未通知徐陈等。”

    “由于一、三两军团,乘夜秘密向北移动,他们担任的对敌警戒任务,未作交代就撤守了,使四方面军的某些驻地,完全暴露给敌人,等徐陈发觉了这件事,一、三两军团的殿后人员,才告诉他们这次行动,是奉中央的直接命令的。”

    根据我们所知道的情况,认为继续北进的时机已经失去,敌方已有足够时间,派兵扼守甘南一带战略要地,北上几条要道中的一些险要桥梁,可能已为敌人破坏,因而拟定暂行南进的计划。我们电令各军事单位做些准备工作,和迷惑敌军的姿态。总司令部也就率所部向阿坝移动。

    我们继续获得消息,那时北进是很不利的。敌方已知毛泽东等所率的北上先遣队,只是红军的一部分,判定我军大部分仍将继续北进,因此敌方正调集军队,驰至川甘边境各要路截击,企图将我军截为两段,使之不能衔接,然后分别予以歼灭,而敌人的主要力量,又是用来对付我们这方面的。同时我们的南面,敌军有些已经调离,绝未猜测我们会乘机南下。这时已是八月,瞬届秋凉,北进又会发生战士服装缺乏的问题。

    我们于是决定暂行南下,我们的计划是:乘敌不备,南下成都西面的天全庐山一带地区,在那里补充冬季服装,在不利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缩回西康藏族地区过冬。我们觉得就当时的情况来说,这是一个较好的做法;而且这是一个大规模的行动,既可以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这一方面来,因而减轻对北上先遣队的压力,也可以造成明年春夏之交我军北向的机会。

   关于这段历史,不同的当事者,描述大相径庭,中国的近代史,基本都差不多。毛泽东以为,张国焘迟迟不北上,以水路阻隔为借口,是蓄意南下的表现,是大胆的分裂行为,毛泽东疑心太重,四方面军兵力强大,他不能不有所防备,深怕被武力解决,所以乘夜偷偷溜走。是否有电报的事,张国焘没有提及,看过徐向前回忆录,更加可以确定,所谓电报武力解决,是毛泽东的心病,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在四方面军看来,整个红军的行动,归总司令部统一指挥,你们没有任何交代,趁夜色偷偷溜走,这就是分裂行为,这是不可容忍的,中央已失信于我,我们彻底抛弃她,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出现这样的状况,谁也逃不了责任。

    张国焘另立中央,却属于莽夫所为。他坚信南下计划,会赢得最后胜利。可是,蒋介石的飞机大炮,给了他当头棒喝,南下不久就失败了,不得不退进藏去,处境越来越艰难。而北上的中央红军,却遇到了新的转机。

    徐向前回忆:张国焘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心里着慌。特别是张浩来电,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肯定中央北进路线是正确的,高度评价中央红军的英勇长征,这对张国焘的分裂主义,无疑是当头一棒。这个时候,陈昌法也转变了态度,表示服从共产国际的决定。孤家寡人的张国焘,被迫响应林育英的建议,急谋党内统一。朱总司令和大家,也趁机做他的工作。取消这边的中央,其他分歧意见,待日后坐下来慢慢解决。为了给张国焘一个台阶下,有同志提出,这边可组成西南局,直属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领导,暂与陕北党中央发生横的关系。这个过渡性的办法,大家认为比较合适,张国焘能够接受。经与中央协商,中央表示同意。

    林育英的调停,共产国际新的指示,抗日统一战线的方针,和二方面军的到来,接着是西安事变,为他赢得了暂时转机。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