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长沙会战看长沙(三)  

2012-08-26 18:53:30|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08月26日 - 老肖 - 肖立安博客

                                                            第三次长沙会战

1941128,日军偷袭珍珠港,重创美军太平洋舰队,美国随即对日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第二天,日军轰炸香港启德机场,据守广州的日第23军,向香港英军发起进攻。为了配合英军守卫香港,蒋介石命令第4战区,并抽调第9战区两个军,向南前往支援英军。为了牵制中国军队,日本大本营命令阿南惟几,再次对湘北发起进攻。此时,离第二次长沙会战,还不到2个月时间。

第二次会战得手,骄狂的阿南惟几,动用4个师团,一个独立混成旅,和炮兵共8万余人(一部分作为佯攻,主战部队3个师团,共7万多人,参照陈诚回忆录),发起第三次会战。日军最初的设想,想动用三个师团,从新墙河以北地区,突破新墙河防线,歼灭我第20军、第37军后,速战速决,在两周内结束战斗。可是,在战争推进中,阿南的胃口被吊起来,投入的兵力,随之不断增加。

薛岳指挥所部,总计约三十个师,加上少量炮兵,共计30万人。因上次指挥失误,被日军穷追猛打,最终在友邻支援下,才免于彻底溃败。所以,薛岳这次不敢大意,经过深思熟虑,在“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基础上,制定更严密的“天炉战法”。在层层设阻,消耗敌人的同时,诱惑敌人深入,引至预设的阵地,大范围地包围敌人,截断敌人的补给线,然后不断增大攻势,以大量消灭敌人。

炉子造出来了:新墙河为第一道防线,汨罗江为第二道防线,捞刀河和浏阳河之间,为第三道防线。前两道防线,主要是伏击区和诱击区,第三道防线才是决战区。第一线部队阻击,第二线部队包抄。炉底是设好了,就看炉火旺不旺。

1224,日军三个师团,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新墙河南岸守军,发起突然袭击。据守阵地的第20军,边打边向侧后移动,第58军迅速进入阵地,与第20军配合诱敌深入,撤至汨罗江北岸,双方再度展开激战。

1228,日军第3师团主力,全部进入汨罗江南岸,跟进的第6师团和第40师团,遭到我第37军顽强阻击,阿南惟几命令第3师团,迂回至福临浦一线,试图将37军围歼,薛岳下令37军向山区撤退,日军加快追击步伐。

就在几天前,在日军的强大攻势下,12000多英军被迫投降,香港沦陷。按说,日军牵制任务已完成。但战争进展的顺利,使骄狂的阿南惟几,胃口越来越大。须不知,按第9战区部署,为了诱敌深入,有意将二线部队,布置在阵地外围,随时准备收宿。

1229,第3师团突到捞刀河一线。此时日军的炮火,打到了长沙的近郊。

194211,日军杀到了炉底,也就是长沙城近郊。这时,我军南援香港的部队,已经陆续撤回,向日军侧背挺进,第9战区实力大增。1月1日凌晨,薛岳见时机成熟,命令外围各部,加快攻击前进,对日军形成反包围,并加快收包围圈。

第二次长沙会战,第10军军长李玉堂,因为丢了金井阵地,被蒋介石解职了。这次大兵压境,为了保卫长沙,蒋介石临危受命,请李玉堂复出。第10军奉命守卫长沙城,三个师的兵力,朱岳率190师守城北,在兴汉门一带散开,周庆祥率第3师守城东,布在袁家岭一带,方先觉率预10师守城南,主阵地在天心阁。各师阵地相互衔接。西面则依托湘江,岳麓山隔江俯视,山上两个炮兵团,日军自不敢偷窥。鉴于第二次会战教训,长沙城内的防御,已经得到了加强,为了万无一失,第9战区长官部,由二里牌迁岳麓山,薛岳坐镇爱晚亭,亲自指挥全局。李玉堂严令各部,不得退,擅行后退者,杀无赦,重伤兵也不得后撤。

29日,战斗从城北打响,接着向东南蔓延。

11上午,日第3师团在南门外,冒着罕见的严寒,在数十架飞机支援下,向天心阁我预10师阵地,发起猛烈进攻。据30团团长葛先才回忆:“1月1日拂晓,敌以密集炮火,向本团南面阵地猛烈轰击,继之步兵强攻,十二架敌机轰炸扫射,川流不息轮番轰炸。民房被炸起火,炸弹、炮弹、手榴弹、爆炸后的火药烟,及激起之沙土灰尘,与烧房屋之浓烟火焰,混成一片,遮蔽空间,十余公尺以外看不清物体,战斗之惨烈,数日来所仅见。敌人虽伤亡重大,仍前仆后继猛攻。我亦冒敌陆空优势火力,和兵力威胁之险,奋战抵抗,敌我双方皆伤亡惨重,恶战六小时后,我阵地屹立无恙,但敌人愈打愈多,我之兵力愈战愈少,形势危殆。”

战至中午,日军压迫形势加剧,为了摆脱被动局面,葛先才果断决定,向当面日军反冲锋:“全团各营连号兵,十几支军号,各带其部队番号,接吹冲锋号。霎时间,全团一声呐喊向敌冲去,杀声、号声、密集枪炮声,冲入九霄,天摇地动,声势赫赫——忽然间,敌人枪声全部停止,掉头狂奔,一个一个倒地不起。本团冲出约七百米,至水稻田边缘,即以号音停止冲刺,而敌人则全部后撤约二千五百米才停止。斯时,我湘江西岸岳麓山炮兵阵地,十五公分口径重炮开始发射。隆隆炮声向敌猛轰,打得敌人东藏西躲,有如热锅上蚂蚁乱窜。数日来,敌我距离太接近,我重炮不敢发射,惟恐误伤友军。此时乃大好机会,发挥火炮威力。战场上,如遇上强大的机群和炮火,与敌近战最为安全,愈往后移愈糟。” 这一果断出击,迅速改变战场局势,就在当天晚上,蒋介石发来嘉奖令,葛上校晋升葛少将。

同日,据守阿弥岭的29团第一营,从中午直到黄昏,顶住日机的轰炸扫射,打退了一次次进攻,全营500人大部阵亡。

12拂晓,日军20多架飞机,对守军阵地狂轰,双方地面部队,在长沙东南门外,展开逐街逐屋的争夺。第3师师长周庆祥,在城墙上指挥反击,两军短兵相接,展开激烈的肉搏战,日第7中队被歼过半。

当天深夜,预10师在白沙岭一带,包围偷袭的日第二大队,发起了强大的反击,日加藤大队长被击毙。

13,日第6师团杀到,在东北部投入战斗。这时攻城日军4万多人,而第10军不过万余人。非常幸运的是,岳麓山两个炮兵团,发挥了巨大威力,炮弹像长了眼睛,倾泻在日军阵地上,给敌人很大的杀伤,日军士气大挫。

9战区参谋处长赵子立回忆:“第10军由前进阵地战斗开始,经过外围阵地的层层战斗,至日军接近中山路西段、黄兴路、八角亭、南正街、坡子街以南核心阵地附近,经过三日的战斗,虽然长沙城已失大半,部队伤亡达三分之一,但第十军仍坚持战斗,士气旺盛。此时,开来第73军先头部队第77师,接替湘江西岸及岳麓山的防务,第十军在岳麓山一部,调往增援东岸市区的战斗。”

此时,第四军已杀到城东黄土岭外,对长沙城郊的合围大军,陆续抵达指定阵地,围剿计划拉开序幕。

就在元旦前后,中苏美英结成同盟,蒋介石就任中国战区总司令,这是他就任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对日会战,蒋介石十分重视,亲往衡阳督战,各军不敢怠慢。

15,阿南惟几才得知,日军已深陷重围,有被围歼的危险,加之补给线被截断,急令第40师团南下,掩护第3、第6师团,向长沙城郊外突围。

蒋介石电令薛岳,务求全歼日军。各部接到命令后,对各阵地上的日军,展开了猛烈攻击,日第3师团死伤惨重,丢下一千多具尸体,向北仓惶逃窜。日第40师团也在逃亡中,遭到第37军的打击,伤亡巨大。

从浏阳河到新墙河,阿南惟几率领的日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被中国军队围追堵截,整整打了十天,直到115,才退至新墙河北部,第三次长沙会战结束。

此次会战,中国军队伤亡28000余人,日军伤亡56000余人(显然被夸大了,不然日军建制完了),中国军队取得了真正的胜利。难能可贵的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在日军凌厉攻势下,英美军队节节败退,很快丢掉了香港,马尼拉,新加坡,菲律宾相继落入敌手,中国第九战区的胜利,让大家重燃新的希望,中国军队的战略地位,得到了空前提高。《伦敦每日电讯报》报到:在远东阴云密布之际,唯有长沙之云彩,却见光辉夺目。

蒋介石兴奋地评价:此次长沙会战,为七七事变以来,最确实而得意之作。

胜利难免夸大,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次实实在在的胜利,真打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