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长沙会战看长沙(四)  

2012-08-28 11:10:57|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沙会战看长沙(四) - 老肖 - 肖立安博客

                                            

                                          长沙沦陷

1944年,是中国八年抗战中,最为黑暗的一年。

这一年,世界反法西斯战线,迎来了胜利的曙光。在太平洋战场上,美英联军咄咄逼人,失地逐个被收复,新加坡、吉隆坡相继解放。盟军的海军舰队,发起了战略反攻,将日军的海上力量,消灭得差不多了。中国驻印军在缅北,中国远征军在滇西,开始大规模反攻。在英帕尔战场,日军渐成强弩之末,在泥泞中苦苦挣扎。日军大势已去,被迫战略收缩,盟军乘胜前进,一个个岛屿被拿下,战火燃向日本本土。在欧洲战场上,盟军在诺曼底登陆,使德军腹背受敌,世界反法西斯胜利,已经指日可待了。

为了支持太平洋,日本大本营决定,在中国大陆线上,发起新一轮攻势,要不惜一切代价,打通南北交通线,截断中国补给线,拖住中国军队,铲除西南空军基地,减少美国空军威胁。日军动用50余万兵力,在湘豫桂宽广的地域,发起一系列大规模战役,历时达八个月之久,在日军强大攻势下,疲惫不堪的中国军队,被打得溃不成军,大片国土相继沦丧,政府陷于空前困境。蒋介石在黄山说:我今年五十八岁了,自省我平生所受的耻辱,以今年为最大。

4月间,日第11军奉大本营指示,制定了长衡会战计划,拟将八个师团兵力,分成一二线布局,采取大兵团作战,沿湘江两岸分三路南下,先夺长沙再取衡阳。

豫中会战刚结束,横山勇指挥的第11军,加紧向崇阳、岳阳、华容地区集结。中国军令部判断,日军即将南犯,遂于528日,电令第九战区薛岳,做好迎战准备,并抽调部队增援。

薛岳发现日军集结,心里却并不慌乱。有三次会战的教训,料想日军不敢放肆,加之情报的迟滞,对关东军南下信息,都一无所知,所以未引起警觉。薛岳心有成竹,以不变应万变,还以天炉战法迎敌,将所率三个集团军,分成内外线布局,在湘江沿线两岸,一部层层设阻,以空间换时间,逐步消耗敌人,一边做好反击准备,将主力置于两翼,将敌引至长沙近郊,再合围歼灭之。须不知今夕何夕,来个猛大的家伙,炉子都装不下,中间阻不住,外线包不了,炉火烧不旺,没把敌人烧死,反把自己搞残了。

长衡会战第一期,日军第一线5个师团,并列部署于湘北、鄂南之华容、岳阳、崇阳一线,3个师团在第二线,沿监利、蒲圻和崇阳外围跟进。采取大兵团作战,边进攻边保护,边打边修复交通,机械重炮同步推进。日军布阵如铁通一般,加上强大的航空兵,和海军舰艇的支援,其攻击和防御能力,足以藐视中国军队的威胁。

随着战争进展,到衡阳保卫战时,日军投入的兵力,一度达到二十万人。是前几次会战的两倍。

9战区迎战的部队,还是三个集团军,加少许增援部队,大概30多万人(十万大军赴缅作战,国内兵力紧张。到衡阳保卫战时,增援不断增加,一度达到50多万)。从兵力对比看,这次长衡会战,形势有多么严峻。

527,日军分三路向南突进。东路日第3、第13师团,于清晨由通城向平江攻击前进;日第34 、第58 、第68、第116师团为中路,从新墙河正面发起攻击,中午突破第一条防线;西路日第17、第40师团,于黄昏越过洞庭湖,从沅江登陆向益阳攻击前进。各路进攻顺次推移,使攻击线向西倾斜,将中国军队向西逼迫。

27日午夜,日军两个步兵联队,乘大批轻型舰船,从岳阳出发前往营田,试图切断中国守军退路。

日第11军司令横山勇,吸取阿南惟几的教训,不再一味猛攻猛打,而是采取稳扎稳打、有条不紊向南推进,因为日军兵力大增,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28
29日两天,据守第一线的第20军,被越过新墙河的日军,和由通城杀来的日军,从两面包围成夹击之势。

30日,第20军在关王桥至平江一线,被日军猛烈攻击。第133、新20师互相支持配合,杀开血路向南突击,苦战至下午4时,两个师和军部突围成功,第133师陷入绝境。第一道防线被突破。

日军一边向前推进,一边修复交通道路。汽车拖着重型火炮,紧跟随部队前进。由于重型火炮的投入,汨罗江防线迅速瓦解,加之日军在营田登陆,第9战区第二线部队,只能相机向后退却,而无法向中间靠拢,形势发生急剧变化。

63,蒋介石从日军动向中,悟出了湘北作战的困局,军委要员为之震惊。

蒋介石发电给薛岳,命令张德能第4军死守长沙,王泽浚44军死守浏阳,鲁道源58军死守醴陵,方先觉第10军死守衡阳,同时组织现有兵力,准备与日军决战。

69日清晨,经过几天紧张调动,第58、第72、第20军进至浏阳一带,对东路日军第313师团实行包围。攻击战打到黄昏,日军突破58军阵地,日第13师团挡住几路对手,第3师团反将58183师包围。183师浴血苦战突围,师长余建勋中弹负伤,全师伤亡惨重。

13日,东路日军直扑浏阳县城,王泽浚率44军拼死防守。中午,日机轰炸浏阳城,日军乘乱突入,两军激烈巷战。至傍晚日军得手。王泽浚无力回天,率残部突出重围,浏阳县城失守。

但是西路日第40师团,在进至益阳和宁乡时,被王耀武的24集团军,包括73军,74军,和100军,三个军拼死阻击,日军进到宁乡一带,再也无法前进一步。24集团军属第六战区,被紧急调往长沙增援。

拱卫长沙的几个重要据点,被强大的日军所攻克,第九战区的战略计划,被日军彻底打破了。

保卫长沙迫在眉睫。据守长沙的是第4 军,第4军号称铁军,军长是张德能,第四战区司令张发奎的侄子,是薛岳手中的王牌。蒋介石深知长沙重要,向美国驻华使团求援,调集一美军炮兵团,再调嫡系三十六军,据扎在岳麓山外围,共同守卫长沙城。

日军来势汹汹,较前三次会战,在兵力和战略上,都做了根本改变,长沙地处战略前沿,如何做好防御准备,在第9战区高层,发生了激烈争论。

首先,长沙要不要死守,这次日军出动的兵力,是以前会战的两倍,按总司令部的意图,作为天炉战法的一部,天炉的炉底在衡阳,长沙只是前卫阵地,可以迟滞消耗日军,保衡阳才是终及目标,只要衡阳守住了,自有退敌的机会,按白崇禧的意见,甚至广西的桂林,才是决战的炉底。但是,作为第九战区长官,薛岳却不这样看,长沙是薛岳的福地,又有三次会战的经验,薛岳信心满满,长沙绝不可失,按战区长官指示,将第43个师,2个师守长沙城,一个师守岳麓山,在前三次会战中,据守岳麓山的炮兵,是拱卫长沙的利器。

参谋长赵子立认为,这次日军兵力强大,进攻来势凶猛,而且战法迥异,切不可掉以轻心。不管日军如何打,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守住岳麓山,只要炮兵部队在,敌人就占不了长沙。必须想方设法,加强岳麓山兵力,从河东再调一个师,誓死守卫岳麓山。可惜被薛岳否决。

615,中路日军主力,率先攻到长沙近郊,一部继续向南突进,一部做好工程准备。重炮部队随即跟进,向长沙守军试炮射击,震天动地的大口径火炮,揭开了长沙作战的序幕。
616晓,
34师团第58师团,总计四万多人,偷偷西渡湘江,在岳麓山外围,将36军分割包围。在飞机大炮支援下,向守军发动进攻。36军虽美式装备,但未经大战考验,官兵闻风丧胆,军长黄涛惊惶失措,霎时兵败如山倒。

日军收包围圈,还是从岳麓山西侧,向山顶云麓宫发起攻击。在此防守的陈侃90师,奋死顽强抵抗。

中午,数十架日机,朝岳麓山守军阵地,投掷了大量炸弹和燃烧弹,一时间漫山遍野,烈焰熊熊。日军汹涌杀上山来,曾大显威风的中国炮兵,却无法向背后山下射击,第9炮兵旅长王若卿,只能望炮兴叹,命令全旅官兵,用步枪和手榴弹迎敌。

下午2时,日军步炮协同强攻。在云麓宫阵地上,师长陈侃亲自上阵,命令全师官兵,拼死压住日军进攻。恶战至傍晚,90师伤亡巨大。陈侃向军长张德能告急,这时他还不知道,日军在城内的攻势,跟岳麓山一样猛烈,大量重型火炮,将守军工事炸成一座座活棺材。到中午1时许,由于没有炮兵掩护,城防已被日军突破,城中的59师和102师,已陷入被动苦战。

17日中午,陈侃再次急电求援,此时城中战斗白热化。战至下午3时,战线推至妙高峰、天心阁一带。

张德能心急如焚,此时才幡然醒悟,赵参谋长的意见,是何等远见卓识,立即召集59师和102师主官,在中央银行地下室开会,军指挥部就设在这里。他将困境摆出来,请大家慎重考虑:不增援岳麓山,就等于放弃阵地,如岳麓山失守,长沙城四面被围,连退路也没有了;如果派兵过江,前往增援岳麓山,则等于放弃了城区,实属进退两难。唯有岳麓山在,才有生的希望。

最后,张军长下定决心,命58师留一团守城,牵制日军主力,一团即刻启程过江,先行增援90师,其余部队依次过江。

此时部队军心已乱,渡江场面惨不忍睹,更令人悲哀的是,渡过湘江的部队,并未前往增援90师,大部四处逃散了。

留守长沙的176团,团长明知守不住,不守则责任攸关,竟只身一走了之。副团长李春鹏,率少部出城南逃,路上被日军俘虏,继而长沙失陷。

618清晨34师团的日军,毫无抵抗地冲上顶峰,阻击的部队撤走了。在残缺的工事里,摆着数十门重炮,和堆积如山的炮弹。战后清点战利品,缴获大炮之多,连日军都吓了一跳:重炮10门、野山炮51门、机关炮29门、迫击炮69门,及轻重机枪、步枪、掷弹筒、各种枪炮弹不计其数。

4军是中央军劲旅,抗战各重大战役,一直都冲锋在前,立下赫赫战功,素有铁军称号。划归九战区后,成了薛岳手中的王牌。战前近3万人,齐装满员,撤到长沙西南永丰时,只剩了2000人,从此声名扫地,再无建树。

战后,张德能被处决。据当时这回忆说,张德能也有冤屈,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他并没有太多过错,他执行了战区计划。敌我力量如此悬殊,就算第四军再能,也没有回天之力。

这是一次彻底的失败,这颗顽强的钉子,终于被敌人拔掉了。三、四两次长沙会战,背景迥然不同,结局也恰好相反。1944年以来,盟军在太平洋战场,大举进行战略反攻,日本海军几乎覆没,在缅甸战场上,驻印军攻克孟拱,加紧向密支那进攻,而滇西远征军,已经渡过怒江,突破高黎贡山,向日军打起攻击。而在欧洲战场上,德国军队腹背受敌,东线有强大的苏联军队,西线盟军虎视眈眈,正在开辟第二战场。法西斯还在垂死挣扎,盟军胜利指日可待。而长沙第四次会场,却以如此惨败收场。难怪蒋介石如此痛心。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