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伟人也是慢慢长大的  

2012-10-26 21:23:0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看季老的《随想录》。《随想录》十二集,看完《缘分与命运》,接着《我的人生》。看完十二本,还得要几天。

到了这把年纪,对史料性的东西,似乎更感兴趣些,所谓的欣赏借鉴,反倒不那么看重了,于是读书的兴趣,多在于开阔眼界,偷窥人家的思想。

看《缘分与命运》,有个切身的体会,其实伟人的成长,也有个漫长的过程。如果季老只活六十岁,他就是个普通知识分子,活过了八十岁,就成了杰出的学问家,活到一百岁,才成了国宝级的人物。没有别的原因,他一直在成长啊,他的一篇篇散文,就是他成长的轨迹。他真正睿智的东西,都是耄耋之年的作品。

五几年的时候,季羡林四十多岁,还被革命裹挟着,写的游记什么,还呼天抢地,豪情万丈,免不了天真和幼稚。德国留学十年,信了共产主义,也许不足为怪,钱学森也一样,怪就怪在,他还真以为会实现,还要拉上亚非拉人民,奔向这个子虚乌有的天堂,他就像个手捧鲜花,在人海中边跳边喊,高呼万岁而声嘶力绝的小朋友,不知怎么回事,他在我眼里,就是这个形象,真是太难为他了。我觉得很滑稽,这书怎么读的。

不知他想过没有,五六十年过去了,那欢欣鼓舞的非洲,那振臂高呼的塔什干,那被打残过,一直耿耿于怀,却也称兄道弟的印度朋友,如今到底怎么样了。他说自己在政治上,就是一条蠢驴,这话我信。季老适合做学问,写写老来的文章,他就是个书呆子。要去参合政治,只配当炮灰使。季羡林是个俗人,他有很多时候,缺乏独立的精神,缺乏表达的勇气,当然事出有因,但不管怎样,跟梁漱溟、马寅初比起来,只能算个有学问,有良心的俗人。如此而已。

记得大跃进时,钱学森回国不久,连着发了多篇文章,一篇《粮食亩产会有多少》,发在人民日报上,一篇《农业中的力学问题――亩产万斤不是问题》,发在《知识就是力量》上,尤其是第二篇,说得头头是道:“我们算了一下,一年落到一亩地的阳光,折合约94万斤碳水化合物,如果植物利用太阳光的效率,按百分之百计算,单位面积干物质年产量,应是这个数字—94万斤!自然,植物利用太阳光的效率,最高不过是16,那么,单位面积干物质的年产量约是15.6万斤,而植物生长积累的物质,只有一部分变成粮食,像稻谷、麦粒,约占重量的一半,照这样算来的话,单位面积的粮食年产量,应该是7.8万斤。加上阴天损失25%,那么粮食的亩产量,应该是5.85万斤。算上冬季的影响,再打一个23 折扣,那么,平均亩产量是3.9万斤。”

195810月,毛泽东参观科学院跃进成就展,参观时对钱学森说:你在报上写的那篇文章我看了,陆定一同志很热心,到处帮你介绍。你在那个时候敢于说四万斤的数字,不错啊。你是学力学的,学力学而谈农业,你又是个农学家。

钱学森的论文,引起巨大的反响,为各地大放卫星,提供了“科学论证”,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于是,“粮食卫星”从亩产数千斤,一下子窜到了数万斤。

在《反思大跃进》中,李锐说道:毛泽东秘书田家英,在庐山会议期间,曾经问过毛泽东:“你不是没当过农民,应当知道亩产万斤是不可能的”。毛泽东回答说:看了钱学森的文章,我才开始相信的。后来毛检讨说,他上了科学家们的当(中国青年报:理性照耀中国)。

多年以后,季羡林回忆说:“1958年大跃进,说一亩地产十万斤,苏联的报纸说,如果一亩地十万斤,粮食要堆一米厚,加起麦秆就更高了,于理不通。当时我却很真诚,像我这样的人,被哄了一大批。我非常真诚,我并不后悔,因为一个人认识自己非常困难,认识社会也不容易。”

季老五十年代的文章,包括文革后的,很多都带有鼓动性,尤其是访问中亚,非洲,和印度的文章,更像中学生的命题作文。第三世界如何团结,如何反对帝修反,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们的明天多美好,似乎共产主义就要到了,大多是些口号文章,很有几分杨朔味。简直就一傻夫子。当然季老是诚实的,他未刻意隐瞒。

读书读人,也是从书本里,了解到季老的经历,在文革初期,他就加入了红卫兵组织,也参加过文攻武卫。不过被人家踢出来了。

关于文革,他沉痛地写道:“我痛恨自己,在政治上形同一条蠢驴,对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一场残暴、混乱、使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蒙羞忍耻,把我们国家的经济推向绝境、空前、绝后,至今还没人能给一个全面合理的解释的悲剧,有不少人早就认识了它的实质,我却是在四人帮垮台以后,脑筋才开了窍。我实在感到羞耻。”

钱钟书说过:“文革有三种羞耻:一种是受迫害者所感到的羞耻;一种是文革打手所感到的羞耻;还有一种是无动于衷的旁观者所感到的羞耻。”季老说有羞耻感,是做为迫害者,还是打手,还是旁观者,他心里有数。季老还算诚实。余秋雨就不敢这么说。

 他这样写道:“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以及任何一个生物,从本能上来看,总是趋吉避凶的。因此,我没怪罪任何人,包括打过我的人。我没有对任何人打击报复,并不是由于我度量特别大,能容天下难容之事,而是由于我洞明世事。假如我处在别人的地位上,我的行动,不见得会比别人好。”

“一动报复之念,我立即想到,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那种气氛中,每个人,不管他是哪一个山头,哪一个派别,都像喝了迷魂汤一样,异化为非人。现在人们有时候骂人为畜生,我觉得这是对畜生的污蔑。畜生吃人,因为它饿。它不会说谎,不会耍刁,决不会先讲上一大篇必须吃人的道理,旁征博引,洋洋洒洒,然后才张嘴吃人。而人则不然。我这里所谓非人,绝不是指畜生,只称他为非人而已。我自己在被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时候,还虔信文化大革命的正确性,我焉敢苛求于别人呢?”怎样痛苦的经历,使他如此看待文革中人。

他的文章值得读,他的人生更值得读,他就是这么慢慢成长起来的,虽然斑斑积极,最后成了伟人。

我想,邓小平之伟大,因为有远见卓识,可是伟人都是要成长的,没有三起三落,没有冷落和敲打,没有痛苦和思考,哪来的高瞻远瞩,哪里会鹤立鸡群。他也犯过不少错误,走过不少错路的。

我深信,伟人原来并不伟大,如果循着他的足迹,会发现许多瑕疵,甚至斑斑迹迹,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人都是这样,因为经历多了,年岁大了,才慢慢伟大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