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读书有益  

2013-11-04 07:57:05|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吴秀波:“我上学的时候就勤奋地看课外书,我当了演员以后我勤奋地唱歌,我唱歌了以后我就勤奋地开饭馆,我开了饭馆的同时我就勤奋地谈恋爱,我有了孩子以后就勤奋地演戏。我是一个永远生活在别处的人。”

——这一段话有我的影子在。

       2。郭敬明接受新浪采访时说:“我就是这个时代的中国梦,核心就是要成功,要白手起家,一路飞黄腾达,最后站在财富和地位的最高点。我不是富二代、官二代,我是真正从四川一个小镇来的,什么关系也没有,长得也不是说惊人的帅,个子也小小的,我有什么呢?只有凭我的脑子,这是我唯一拥有的。所以我一路走到今天,会激励很多人。”

——小郭,人虽惊人的不帅,可梦还是蛮帅的,千万小青年的梦,一个一个都没了,还谈什么中国梦。

3。王石说:“就我的体会来讲,五十岁到六十岁登山的十年,对于我对人生的态度和质量是有改善的,为什么呢?登山让我学会面对死亡、直面死亡。进山可能要一两个礼拜,甚至一两个月才能完成,但是你不清楚能不能活着回来。晚上睡在帐篷里又冷,外面的风刮着,你缩在睡袋里头疼,苦不堪言,就会想难道我就这样断送生命了吗?值得吗?特别后悔,特别诅咒自己,特别想第二天就回去,但是第二天呢?太阳出来的时候就想还可以熬一天。更多的时候不得不考虑到死,因为你没法回避,你要考虑你死了之后,你的家人会怎么样?你的父母会怎么样?你的孩子会怎么样?你的公司会怎么样?你的朋友会怎么样?面对这个的过程当中是很恐惧的,平时生活中想到死不会恐惧,觉得那是很远的事情,恐惧会影响我的生活,所以你会回避它,不考虑它,很多身后的事情也不会考虑,但是你进山了就逼着你去考虑。如果说我真的有什么改变,十年登山对我是最大的改变。”

——一直以为,他花了十年时间,征服一座座高峰,该悟出路在何方,不想还是生死的事。

4。有一个中国小孩,因为腿有残疾,坐着轮椅上小学。后来他随爸爸妈妈,去了美国上小学,也是坐轮椅。李肇星的夫人问他,“小朋友,中国、美国的小学你都上了,你觉得这两个国家的小学,有什么不一样吗?”这个小孩很激动,说“我当然很喜欢祖国了,但是我在国内上小学时,我不喜欢同学甚至周围的大人,都说我是瘸子,笑话我,我很难过。在美国上小学,所有的同学和老师对我都很善意,总是帮助我。”

——小孩的话是一面镜子,也是一根鞭子。

5。俞敏洪表示:“中国企业家当中,我佩服的人是能够数得出来的,王石肯定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做人真、做事真,做人真是真实,做事真是较真,就是认真地做,所以他能够把中国民居房产,做成中国的第一。一个企业家身上,有些东西是可以学的,有些东西是学不到的。像王石这样爬珠穆朗玛峰,我们不学也罢,但是他身上的这种认真精神、真诚精神、较真精神(值得学习),尤其是从前年开始到哈佛学习,而且待得很认真,英文那么好,可以用英文稿做演讲,来了一年以后基本上讲课能听懂百分之六七十,估计现在百分之八九十都没问题。这种精神让我感觉到真的是特别佩服。”

——成功总是有理由的。

6。日本著名管理大师大前研一的著作《低智商社会》中,是这样说的:“在中国旅行时发现,城市遍街都是按摩店,而书店却寥寥无几,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中国是典型的‘低智商社会’,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

美国华尔街日报,2011年有文章《中国在走向低智商社会?》,“所谓低智商社会,无外乎三类人:一部分人为了利益干脆不要脸,一部分人为了利益对不要脸的人装糊涂,还有一部分人真的是低智商,看不明白前两类人的表演!”

——我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种人。

8。有个成功男士,是个好老板,是个好儿子,是个好丈夫,也是个好父亲,没人说他不好。因为积劳成疾,英年早逝了。男人想,我生前辛苦打拼,死后应去天堂。可上帝不干了,一脚把他踢到了地狱。男人不得其解,就去天堂里申诉。上帝什么也没说,带他到一个小窗口,透过这个窗口,可以看到人间百态。男子清楚地看到,由于自己的离开:年迈的老父亲,不得不去看大门勉强糊口;貌美如花的妻子,也不得不给人打工,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已憔悴苍老了许多;再看心爱的儿子,也因无力支付高昂的学费,遭受同学们的耻笑。男人看到这一切,心里在滴血。这时,上帝说话了:“因为你的离去,你的至亲至爱,都陷入极度痛苦之中,在人间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凭什么你该进天堂?!”

——爱惜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9。汪曾祺晚年在《新校舍》中写道:“有一位曾在西南联大任教的作家教授在美国讲学。美国人问他,西南联大八年,设备条件那样差,教授学生生活那样苦,为什么能出那样多的人才?——有一个专门研究联大校史的美国教授以为,联大八年出的人才比北大、清华、南开三十年出的人才都多,为什么?这位作家回答了两个字:自由。”

——虐杀自由,是今天教育之大不道。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