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哲学何至于这么可怕  

2014-12-20 17:14:0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几天,汪汪很认真地拿出一篇文章,要我给她看看。我问为什么,她说你先看完,一个朋友的儿子写的。其实就一篇作文,两页纸,叫什么题目,我不记得了,文笔还不错,有一点深奥,准确地说,是想深奥一点,大概是读后感,先是谈时空,再谈了熵的问题。一点点哲学。一个高中生,看了本哲学书,谈了一点体会,值不得大惊小怪。

汪汪说,这孩子在雅礼,高三读的文科,母亲看了这篇文章,见又是时空,又是熵什么的,有点被吓着了,紧张兮兮的。一个小孩子,年纪轻轻就哲学了,脑子没毛病吧,是不是抑郁了。如果没毛病,那就是偏激,偏激就会不听话,不听话就麻烦了。都什么时代了,都在奔高考,奔前程,还这么走偏,看什么哲学,以后靠什么活啊。父母很着急。

其实家长的担心,也不是全无道理,什么叫哲学,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普世价值观,你到底信什么,不信什么,得有个道道。可中国人偏不,偏不信普世,所以不信哲学。偶尔也讲点老马,只把它挂在嘴上,翕动翕动而已,真知道是个什么东东的,其实凤毛麟角。中国人信什么,信儒家,一种奴才哲学,赤裸裸的生存术。社会越邪乎,儒学越泛滥。社科院养了许多人,对外号称专家,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些马屁家。在中国,哲学是忌讳的,里面有陷阱,掉下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所以,怕是有道理的。

以前,不知道尼采,也不知道康德,更不知道休谟,因为不懂哲学。今天总算知道了,尼采是哲学家,还是个作家,还算不难懂。《快乐的知识》,只是一本杂记,还算不上哲学,里面羊头狗肉猪下水,什么东西都有,也不是什么都好,但断续读过以后,还是获益匪浅。哲学家的看法,自有他的分量。下面一段宗教起源,让我幡然醒悟,其实信不信,就不那么重要了,记得季羡林也写过宗教,但跟尼采比,就不大着要领。尼采眼里的宗教,才是真正的宗教。

至于关于演员,说得太贴切了。一两百年前,这位遁世的哲人,将我们时下的生活形态,刻画得入骨三分。你睁眼看看,咱们不都是演员吗,台上的,台下的,没一个不在装,不在演,言不由衷地说着假话,套话,谁也不觉得奇怪,谁也不觉得羞耻,甚至都成习惯了,不演倒显得很假了。我怎么觉得,中国人都活成艺术家了,不是吗。千年进化的结果啊。

还是看看尼采吧,看他说的是不是。

宗教的起源:宗教创始人的真正发明,一方面是找到了一种特定的生活模式及道德习俗,并使之成为准则,以消除人的厌世情绪;另一方面是阐释这种生活模式,使它散发出崇高的价值光辉,成为人们为之奋斗,有时甚至牺牲生命的至善之物。

实际上后一种更重要,因为那种生活早就存在了,只是人们还没有意思到,它跟其他生活模式比,其价值的意义罢了。宗教创始人的重要性及首创精神,就在于发现了这种生活模式,并首先认识到它的功用,并首先阐释这种功用。比如耶稣在古罗马占领的地区,即意大利版图以外的占领区,发现了一种小民百姓的生活。此乃一种简朴、崇尚道德且压抑的生活,耶稣对它作了诠释,赋予它至高无上的意义与价值,由此也赋予蔑视其他生活方式的勇气。赋予它摩拉维亚教徒式的宁静中的狂热,内心隐秘的自信,这种信念日渐增强,至于准备“征服”了。

释迦牟尼也是如此,他也发现了一类人,这些人散布在各个阶层,其社会地位不同,怠惰而善良(更无恶意,决不冒犯他人),其生活是节制的,几乎没什么需求——这也是怠惰使然。释迦牟尼懂得,他必定能使他们接受这一信仰:承诺免除人世的艰辛。“懂得”便是他的天才。

演员的问题:演员的问题,长期困扰着我。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无法肯定,人们是否能弄懂“艺术家”这个危险的概念。

也许,以下种种情形,不仅是演员本身的问题:心安理得的虚伪:伪装成一种迸发的力量,抛弃、淹没和窒息“个性”,真心要求进入一个角色,戴一个面具,即要求虚假;种种过剩的适应能力,它已经不能在最方便和最狭窄的功利中获得自我满足了…

其实这些本能,不仅在演员中间,大概在下层民众中,也已经训练出来了,这训练不难。这些人处在不断变化的压力和强逼之下,要依附他人,要量入为出,为生计苦苦挣扎,不得不一再进行自我调整,以适应新的环境,一再扮演不同的角色,久而久之,遂培养出见风使舵的能力,成了擅长“藏猫”游戏的艺术大师。这种游戏在动物界,被称为保护色和适应能力,如今,这套艺术也融化到人们的血液中了。终于,世代相沿的适应能力,变得肆虐专横了,它已经作为一种本能,在指挥着别的本能,由此制造出无数的演员和“艺术家”来,(首先是戏谑者、说谎者、傻子、小丑、类似吉尔。布拉斯的经典仆役,因为这些角色,正是“艺术家”甚至天才的先驱呢)。

在高层的社会里,也因类似的压力,而滋生类似的人物,比如外交家。我以为,任何时代的优秀外交家,都可以随意成为优秀演员,只要他“随意”便可.

书算是看完了,我还是不明白,尼采的哲学,到底是什么哲学,但是并不要紧,他的明锐的阳光,从缝隙里透进来,照亮了我的心底,感觉明亮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