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常怀敬畏  

2014-04-27 10:03:45|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能是不了解,我不喜欢韩寒。

愤青韩寒,他鄙视三样东西,“老师”、“体制”和“纯文学”。一提起这三样,就脸红脖子粗,不惜跟人家掐,掐得青红紫绿。对“体制”和所谓“纯文学”的痛恨,我多少能理解,可作为一个孩子,那么恨“学校”,恨“老师”,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据说,读小学的时候,他还是三好生,读书很上心的,成绩也不错。中考也不赖,数学115分,比语文还好,也不怎么偏科,可高一没读完,就坚决退学了,把自己开除了。十六七岁的年纪,就离开了学校,开始写小说,开始闯社会,成了作家,成了赛车手。在公众视线里,不是怪话连篇,就是跟人死掐,成了一个怪胎。

中国的教育,真那么可恶吗?我一直很疑问。

今天,在他的博客上,读到一篇文章,叫《一次告别》,让我恍然大悟,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或许一个怪胎的背后,必定有不少可怜的推手,或许也包括我们的老师,这话你别不爱听。

韩寒这样写道:也许人家不知道,读小学的时候,我还是数学课代表。只是因为粗心,加上偏爱写作,成绩稍差一些。但是,成绩是可以变的。那时,我刚交上女朋友,她的名字叫Z,正宗的特优生,年级前三名,最牛的是数学,怎么说呢,那种压轴的几何题,你题目都看不来,她却能用几种解法,给算出答案来。以她的成绩,非进名校不可的,我如果正常发挥,充其量是个区重点。谈恋爱靠实力。总不能委屈她,让她故意考砸,成为我的同类吧。

爱情比说教狠,我就豁出去了。我脱胎换骨,开始认真听讲,认真预习复习,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有牺牲就会有回报,一次数学考试,我居然得了满分。

是的,满分。要知道,我们班是特色班,真正的阳光班。满分就三四个,我的名字一报,全班都震惊了。我望向窗外,天空多么晴朗,阳光多么灿烂,树叶都变绿了,连鸟都更大了。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借了张信纸,给Z写了封情书,放学就塞给她,写上勿忘我一切随缘之类土鳖的话,我也顾不上了。那一刻,我对数学的感情,都超过了语文了。

可接下来的事,它的凝重的阴影,笼罩了我整个少年,甚至大半个生涯。记得发完试卷后,老师犹疑了一下,说,韩寒这次超常发挥,不符合常理啊,该不会作弊了吧。

有人在点头了,大家议论纷纷。我脸一红,真急了。我结结巴巴,开始申辩,那两个满分的,离我那么远,怎么看得到呢。看周围同学的吧,他们平时比你好。怎么可能呢,他们分数还没我的高。他们做错了的,你正好没看到,怎么不可能。你问问他们,我看了没有。你是偷看的嘛,他们怎么知道。那你把我关起来,重做一次好了。题目和答案,你都看到了,再做一次,也说明不了什么,不过,可以试试。我来到办公室,在纵目睽睽之下,飞快地重做,可一个小地方,一个数字看不清。我没有多想,问老师说,这是个什么数字。老师一激灵,赶快把卷子收了,说露馅了吧,自己做的卷子,数字都不记得了,不是抄的鬼信,她拿出同桌的一比,你看他的做对了,还想狡辩不成。不管我怎么申诉,她就一口咬定,我是作弊无疑。并给我父亲打电话。

父亲骑车赶到,问出了什么事情。老师愤怒地说,你儿子考试作弊,我已经查实了,他还想狡辩。在老师的教育下,父亲低着头。我在旁边插嘴,爸,其实我……父亲挥起一脚,把我踢出去老远。可怜的父亲,痛心疾首着,不停地陪小心,对不起老师,我会好好教育,云云。
老师雷厉风行,宣布我的作弊,提出严重警告。我那个憋屈啊,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哪里承受得了,连死的心都有了,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到了报复,有些甚至很极端,好在Z的安慰,使我回归了理性,她说她信我。

从此以后,只要一上数学课,打开数学课本,一种本能的厌恶,就开始折磨我,再也无法集中精力,下课以后,再不想待在教室了,真不想见老师,真不想读书了。多少日子里,天也暗淡了,树叶也不绿了,鸟也变小了。

进了高一,数学一泻千里,理科全面崩溃。

韩寒写道:当我展开信纸,给Z报喜的瞬间,我对理科的自信,和强烈的兴趣,真是无以复加。可惜的是,只持续了一分钟。一切都没有假设。我在下意识里,把对一个老师的偏见,带进了我早期的作品,对几乎所有的教师,进行了批判,甚至侮辱,其中很多文字,都是很狭隘的。怨恨埋在潜意识里,我用我的一点点话语权,对整个教师行业,进行了无情报复。在我的小说中,很少有好老师。所有这些复仇,这些错,我在落笔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察觉。
他欣慰地说:十几年以后,我也成为了老师。作为赛车培训的教官,我班上的那些学员,必须得到我的签字,才能拿到参赛资质。有一次,一个学员太紧张,一下冲出了赛道。他擦着汗说,教官,原来这个速度,我能够控制的,昨天练习的时候,我每次都能做到。我告诉他,昨天我看到了,的确是这样。

这是一篇好文章,如此敞开心扉,对一个刺头来说,这是一个开端,说明韩寒长大了,他终于放下了,学会谅解了。如今,他也成了孩子爹,我想,他会告戒孩子,别像你爹一样。

韩寒是个作家,他拥有话语权,所以,他的成长之痛,为我们所知晓,可普天之下,还有多少韩寒,他们的人生轨迹,或许在一刻之间,也这么被扭转了,又有谁知道呢?每个怪胎的背后,有多少伤心的故事,而那些始作俑者,可能就是我们,辛勤的园丁们。

一个做老师的,不管多么负责,都不能太强势,从某个意义上说,一个老师的好坏,不是你有多行,行的老师多了去了,要带好一个班,讲好一堂课,多一点平均分,未必真的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什么,老师就像火炬,要将灿烂的阳光,洒在每个学生的心田,照亮他们的人生,让他们朝气蓬勃,满怀热爱地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特别要警惕的是,可能因为你的负责,因为你的强势,不经意之间,就扼杀了他,扭转了他的人生轨迹,使他迷失了方向。教书不容易,你得有敬畏。

这篇《一次告别》,是一种善意的忠告。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