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杀人有讲究  

2014-06-13 16:43:5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国演义》二十三回。曹操杀祢衡一段,由不得你不佩服。原来杀人的事,竟然这么有讲究。

操即命绣作书招安刘表。

贾诩进曰:刘景升好结纳名流,今必得一有文名之士往说之,方可降耳。操问荀攸曰:谁人可去?攸曰:孔文举可当其任。操然之。攸出见孔融曰:丞相欲得一有文名之士,以备行人之选。公可当此任否?融曰:吾友祢衡,字正平,其才十倍于我。此人宜在帝左右,不但可备行人而已。我当荐之天子。于是遂上表奏帝。帝览表,以付曹操。

操遂使人召衡至。礼毕,操不命坐。祢衡仰天叹曰: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操曰:吾手下有数十人,皆当世英雄,何谓无人?衡曰:愿闻。操曰: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不可当,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为先锋;夏侯惇天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得无人?衡笑曰:公言差矣!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操怒曰:汝有何能?衡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时止有张辽在侧,掣剑欲斩之。

操曰:吾正少一鼓吏;早晚朝贺宴享,可令祢衡充此职。衡不推辞,应声而去。

辽曰:此人出言不逊,何不杀之?操曰: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天下必谓我不能容物。彼自以为能,故令为鼓吏以辱之。来日,操于省厅上大宴宾客,令鼓吏挝鼓。旧吏云:挝鼓必换新衣。衡穿旧衣而入。遂击鼓为《渔阳三挝》。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坐客听之,莫不慷慨流涕。左右喝曰:何不更衣!衡当面脱下旧破衣服,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客皆掩面。衡乃徐徐着裤,颜色不变。操叱曰:庙堂之上,何太无礼?衡曰:欺君罔上乃谓无礼。吾露父母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耳!操曰:汝为清白,谁为污浊?衡曰: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欲成王霸之业,而如此轻人耶?” 

时孔融在坐,恐操杀衡,乃从容进曰:祢衡罪同胥靡,不足发明王之梦。操指衡而言曰:令汝往荆州为使。如刘表来降,便用汝作公卿。衡不肯往。操教备马三匹,令二人扶挟而行;却教手下文武,整酒于东门外送之。荀彧曰:如祢衡来,不可起身。衡至,下马入见,众皆端坐。衡放声大哭。荀彧问曰:何为而哭?衡曰:行于死柩之中,如何不哭?众皆曰:吾等是死尸,汝乃无头狂鬼耳!衡曰:吾乃汉朝之臣,不作曹瞒之党,安得无头?众欲杀之。荀彧急止之曰:量鼠雀之辈,何足汗刀!衡曰:吾乃鼠雀,尚有人性;汝等只可谓之蜾虫!众恨而散。 

衡至荆州,见刘表毕,虽颂德,实讥讽。表不喜,令去江夏见黄祖。或问表曰:祢衡戏谑主公,何不杀之?表曰:祢衡数辱曹操,操不杀者,恐失人望;故令作使于我,欲借我手杀之,使我受害贤之名也。吾今遣去见黄祖,使曹操知我有识。众皆称善。

人报黄祖斩了祢衡,表问其故,对曰:黄祖与祢衡共饮,皆醉。祖问衡曰:君在许都有何人物?衡曰: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除此二人,别无人物。祖曰:似我何如?衡曰:汝似庙中之神,虽受祭祀,恨无灵验!祖大怒曰:汝以我为土木偶人耶!遂斩之。衡至死骂不绝口,刘表闻衡死,亦嗟呀不已,令葬于鹦鹉洲边。
却说曹操知祢衡受害,笑曰:“腐儒舌剑,反自杀矣!
看来杀名士,还是蛮有讲究的。曹操脾气暴躁,骄横跋扈,挟天子令诸侯,身边谋臣武士,稍有不敬,则性命难保,祢衡一狂狷之徒,如此肆无忌惮,竟忍气吞声,只不敢去动他。其实毫不奇怪。明嘉靖年间的海瑞,跟祢衡有得一比,这个狂狷的家伙,当着满朝文武,对嘉靖破口大骂,骂他不仁不义,寡廉鲜耻,上愧祖宗,下负子孙,误国误民,天下早就不耻你了,嘉靖气血冲天,欲推出去斩了。可当他获知,这家伙遣散了仆人,诀别了家人,抬着棺材来了,就没打算活了,如此亡命之徒,把他给震住了。
祢衡无缚鸡之力,曹操不敢动手,刘表不敢动手,推给莽夫黄祖,总算动手了。海瑞却得其反,嘉靖几经挣扎,还是下不了决心,只好关起来了事,直到自己死去。隆庆爷继位,拿着这个烫手山芋,也不知如何是好,不但把他放了,还要加官进爵。没有别的理由,名士是不好杀的。
文革中好多名士,不知道怎么杀的,好像不要什么讲究,厉害。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