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你说是谁的天下  

2014-07-11 11:10:4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还在鏖战前天晚上,德国痛宰巴西队,今天凌晨,阿根廷苦战两小时,点球斩掉荷兰队,挥泪挺进决赛。最终鹿死谁手,好戏还在后头。此时,我的《三国演义》,也看得差不多了。

三国的风云,就像这半场球赛,精彩了小半场,然后大局已定,场上捯来捯去,总算等到了终场哨。很有意思的是,在希拉的颁奖礼上,无论是招摇的迎宾妹妹,还是肃穆的颁奖的领导,疑惑是捧杯的主儿,跟呼风唤雨如醉如痴的大腕,早已扯不上什么关系了。

曹操是南美老牌,总教练司马懿,大牌球星典韦,许诸,张辽,张郃,曹仁,曹洪,徐晃,夏侯渊。板凳一大摞,个个都不得了。跟这样的球队打,除了投机取巧,没有别的机会。刘备是非洲新锐,总教练诸葛亮,也是将星云集,关羽,张飞,赵子龙,马超,黄忠,魏延,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新锐们无所畏惧,气势如虹,全攻全守,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孙权是欧洲劲旅,擅长防守反击,总教练本是周瑜,火烧赤壁一战,大破曹兵八十万。陆逊接位更甚,刘备的中国梦,被他轻轻一击,就彻底粉碎了。在宜昌一仗,东吴以少胜多,火烧连营数百里,七十万大军飞湮灭,刘备逃到白帝城,从此一坠不振,无脸回成都了。东吴球星不多,但甘宁,周泰,程普,黄盖,也不是吃素的角色。

再精彩的球赛,也有哨响的时候。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比赛刚到中场,基本就没什么戏了。大家看着看着,教练也换了,球星也换了,一个一个退场,换上的新面孔,捣来捣去的,都不知干些什么了。

其实,蜀国的结局,自关羽丢了荆州,就已初现端倪。刘备的中国梦,那时就已残破了。此时的吴蜀,虽说势成鼎足,其实还很弱小,像美中俄三足,强弱一目了然,中俄不可掐斗,斗则两败俱伤。可刘备刚愎自用,置诸葛亮于不顾,亲率七十万大军,这几乎是他窃来的全部家当,出川口大战孙权,犯了兵家大忌,结果宜昌一仗,被杀得片甲不留。刘备的大尾巴,这时彻底露出来了。受白帝城托孤,诸葛亮竭诚尽力,不惜财力物力,六出祁山,终不能有所斩获。自从失了街亭,失去了立脚点,蜀国败局已定。姜维的几脚猫功夫,已经十分勉强了。

更何况,在阿斗的心里,续着怎么的梦,谁也说不清楚,这个二代的角色,早已轻车熟路,贪图享乐,听信谗言,为诸葛亮设置障碍,最后干脆罢了姜维的兵权,可能在他的眼里,这个打仗的事,也没啥了不起。晋军大兵压境,成都危局在即,阿斗惊恐万状,乖乖缴械投降,成了历史上一名优秀的俘虏。

如果刘备看着,不知作何感想,当年心怀大志,三顾茅庐,东拼西杀,屡败屡战,是为了汉皇帝,为了黎民百姓,还是为了自己的皇朝,也许自己都说不清楚。就算一切如意,天成了自己的天,地成了自己的地,也会彻底败落的,不是二代,就是三代。

孙权也好不到哪去。在三国故事里,孙家的天下,还算宅心仁厚。可是,自孙权托孤,诸葛洛立孙亮为帝,离他的期望,就渐行渐远了。时间继续推进,诸葛洛被孙峻所杀,孙俊病故后,其弟孙琳接管,孙琳废了孙亮,另立孙休为帝。后孙休忍无可忍,设计斩了孙琳,不过十几年的光景。自晋灭了蜀国,东吴岌岌可危,孙休忧虑而亡,孙皓开始即位。孙皓脾气暴躁,酒色都爱,听不得规劝,自此群臣怨愤,江河日下,苟延残喘,司马炎犯境,并没有下多大的功夫,就把他们给灭了。

曹操总好些吧,我看也未必。曹操乱世奸雄,挟天子令诸侯,好歹还有忌讳,自曹操死后,曹丕踹了献帝,自己登上帝位。曹丕虽逊于曹操,却也有勇有谋,能征善战,在所有二代中,算称职的角色了。曹丕死时39岁,托孤与司马懿等,立太子曹睿为帝,曹睿死得更早,34岁就没了,移位给太子曹芳,芳干了十五年,被司马懿废掉了,幼主曹髦上位,只熬了短短六年,还不到二十岁,就被司马昭杀掉,曹奂被立为帝,司马昭的儿子司马炎,在掌握了政权后,再也装不下去了,干脆亲自上位,最终成了晋朝皇帝。完全可以想象,曹家比市井黎民,更加血泪涟涟。曹操篡夺的天下,在吞蜀并吴之后,早成了司马家的了。曹操可以安息了,此时的晋天下,跟他没什么干系了。曹操是算计高手,随着岁月流转,却被人家算计了,以为大业已成,却为人做了嫁衣裳。

当年曹操、刘备和孙权,当年不可开交,都是白忙活了。时间真是厉害,三几十年下来,赢也好输也好,太阳还是那个太阳,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跟他们一毛的关系都没有了。所以毛崇冈父子,看完《三国演义》,开脆在书的扉页,加了一首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杨慎的这首词,写得太过瘾了。

打打杀杀,几千年下来,天下究竟是谁的,只有天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