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一个馊主意  

2014-08-12 10:58:38|  分类: 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在南县,老师要有名了,就说是一块牌。牌有不同成色。镀金的叫金牌,镀银的叫银牌,其实,不管镀的什么,抠出老底子,都是塑料的。老师这块牌,是个什么成色,没有人较过真。

现在不兴牌了,如果还兴的话,军华算一块牌,而且是块金牌。在师大附中,他和汤步兵,都搞了多年奥数,拿过几块金牌,成了金牌教练。金牌当然烫手,不久就飞走了,步兵往北,去了人大附中,军华往南,去了深圳中学,一晃十多年了。

我们是兄弟,兄弟有亲疏,军华是亲兄弟。他是七八届的,比我们早慧。我和陈庆祥,蔡席春到四中的时候,他已是老教师了,口碑已经不错,差不多算牌了。那时的四中,规模不是很大,单身汉不上十人,一个食堂吃饭,我和军华更近,睡的是前后间,几乎同进同出,没什么秘密可言,三年下来,我们成了兄弟。三年后,我读书去了,从此便分开了。先后不出几年,我们都到了长沙,他在师大附中,我在长铁一中,彼此心有灵犀。

军华瘦瘦的,个子也不高,跟我差不多,六十年代初的人,大多长得节省。别看他精瘦的,篮球却打得不错,像小板的科比,影子都捉不住,瞅个空子出手,十有八九。无论什么场合,我们见了面,他总抿着小嘴,抿成个小O,原地扭几下,然后扑过来,勾手一扳,狠狠地摇,摇得生痛了,再相视一笑,嘿嘿嘿地笑,一直笑,小O抿成大O,还是笑。我多两句话,大致也差不多。兄弟之间,有些话是不用说的。

上次军华回长沙,很久不见了,当然我做东,满满一大桌。几杯酒下肚,军华还老样,抿嘴吃吃地笑,大概有点兴奋了,怎么也忍不住,望着我很久,突然停下说,还记得那幅对联吗?

其实,跟他对视的时候,我早就忍不住了,之所以忍着,还有点隐私之忌。既然他这么说,我只好敞开口,讲了个恋爱喜剧,算是加了个菜,和大家分享了。

军华在我心里,一直挺老实的,后来才发现,老实的不是他,是我。原来这家伙,狡猾狡猾的。刚到四中,我二十一岁,懵懵懂懂,屁事都不晓得,跟着傻玩傻乐。不知什么时候,军华转入地下,打起歪主意了。他瞄上庆祥了。在我们看来,庆祥是白富美,教英语,家境也好,长得不错,唱歌了得,闭上眼一听,就是宋祖英,比宋祖英还甜。

暑期一开学,军华学英语了,据说学了整整一个假期,拿个单词本,独来独往,念念有词,背到好晚。军华好学,这个不奇怪,但什么时候,粘上英语了呢,要考研了吗,怎么没听说,成了地下党。

一敲打,才恍然大悟。这家伙醉翁之意,其实不在酒,而在酒瓶子。她拜庆祥为师了。毫无疑问,在所有学生里,他是最勤奋的,也是最好问的,打破了砂罐,打破了脸盆,打破了水桶,反正,打得破的都打破了,还在问。于是,酒瓶子浮出水面,这家伙瞒不住了。

既然瞒不住,只好汇报了。我们前后间嘛。公子愁肠百结,小姐欲说还休。谆谆善诱,苦口婆心,旁敲侧击,音信全无。十天半月下来,军华焉焉的,像霜打的茄子,学英语的劲头,也大不如前了。长夜漫漫,春宵难度,他茶饭不思,心事重重。种下梧桐树,不见凤凰来。怎么办?

这么牛皮的家伙,变得焉耷耷的,就活不下去了。刘备搞不定的,不是还有孔明吗。我考来考去,也没什么妙计,只好出了个馊主意,我捻捻胡须,坚定地说,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事,队都排成那样,你的机会不多了,既然到了这份上,惟有最后一搏,破釜沉舟,或许还有得救。今晚跟她摊牌,你也想清楚了,既然不合适,就不必勉强了,再这么扛下去,也不是办法,看她做何反应?成败就在今朝。

他无奈摇摇头,说也只好这样了。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晚,隔壁的灯,一直亮着。等我醒来,灯还通明。

那时起得早,学生做早操嘛,我刷牙的时候,天还蒙蒙亮,晨曦中军华来了,他是“撞”过来的,到我面前的时候,刹都刹不住,差点摔了一跤。他倒是站住了,我却差点吓倒。没等我回过神,他飞起老高,舞着小拳头,冲着我狂吼:“我成功啦!我成功了!”那张生动的照片,至今还刻在了我的心底。

具体的过程,就不好说的太明白了。可以透露一下,庆祥看那架势,一下子懵了,接着就哭了,哭成了泪人,军华就回不来了。

我想,那天晚上的月亮,一定特别的温柔,可惜没人太注意。就这样,这家伙成功了。

不到半年,军华就结婚了,在农村中学里,这是大喜事。我们也忙开了。新房的对联,就是我写的。那时候多简单,新房就一间,既是客厅,也是厨房,也是书房,更是卧室。我豪情万丈,大笔一挥,借了板桥的诗:千磨万击还坚定,咬定青山不放松。横批:也有今朝。都说写得过隐。

三十年了,往事并不如烟。我一事无成,骄傲的东西不多,却出过这么个馊主意,成就了一桩好事,留下一副好对联,怎么也忘不了。从此我坚信,欲擒故纵之法,确是恋爱之绝法。

几杯酒下肚,一起哄堂大笑,怎么忍得住呢。那天晚上,吃完饭去唱歌,德哥滚着唱的,唱得天花乱坠。庆祥是大明星,军华的歌也够劲,一首知心爱人,唱得似水柔情。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