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旅行和看书(一)  

2015-08-22 14:31: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旅行,旅也好,行也好,就是走路,从圈子向外,边走边看,边看边想,自得其乐。
 这次去南海,虽然只有几天,路也走得不多,还真长了点见识。

上岛的第一天,师傅带我们去捉沙蟹,一听说可以捉沙蟹,一车人多兴奋啊,结果打着手电,折腾了一晚上,也没有捉到几个。玩了一场地道战。下了一场雨,沙蟹都躲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我拍过日出,在海滩上散步,卷着裤腿,打着赤脚,趟着清凉的水,清风一阵一阵,海浪一波一波,涛声哗啦哗啦。朝霞洒满海面,也染红了沙滩,飞沙滩有五公里,而游泳嬉戏的地方,也不过两公里,走过这两公里,人就渐渐少了,还很原生态。一路都很宁静,沙滩上很多洞,那是沙蟹的家。可能还很早吧,没什么人打扰,沙蟹们自由自在,如同蜘蛛一样,在沙滩上穿梭,敏捷的身影,像微风拂过,没有一点声息,看到影子一闪,还来不及盯梢,就遛进洞里去了。有些黑色的幽灵,飞快地横过沙滩,呼啦啦往海里钻。我悄悄地接近,想给他留个影,他横竖不配合。只有一个小沙蟹,总算给了我很大的面子,在那里踮起脚,扮了个很萌的pos,还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也一溜烟跑了。

我走过四公里,狼藉的沙滩上,变得黑乎乎的,像一片乌云,而且云在抖,我的妈呀,这片黑云,莫非都是沙蟹吧,我举起相机,可焦距太短了,效果不怎么好,我屏心静气,慢慢向前挪动。可是,云还是被惊扰了。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这片云撕开了,一片往岸边飘,一片往海里飘。仔细一瞧,往草丛里飘移的,原来是一种海鸟---海边竟有这么小的鸟,而往水里漂移的,毫无疑问,就是幽灵似的沙蟹了。一片沙蟹云。

我总算明白了,人再怎么自大,也不过是匆匆的过客,这些云一样的沙蟹,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在岛上三四天,每天都要游泳,准确地说,这不能叫游泳,穿着救生服,与其说是游泳,还不如泡澡的好,只是这个澡盆子,实在是有点大了。

人说手机控,走路也玩手机,开车也玩手机,吃饭都在玩手机,不得了。到了上川岛,真是涨姿势了,在偌大的游泳场,在飘着浮着的人堆里,也不乏玩手机的主。不少的年轻人,腕上挂个防水袋,袋里放个手机,耳朵塞着耳塞,一边游泳,一边在玩,边玩边拍,念念有词,如入无人之境。

租车上风车山,才知道这风车,远看牙签一样,三片小叶子,要转不转的,近看却是如此庞大,四个人都抱不了。不但身体大,而且威力也大,三座风车,岛上用电全包了,不是亲眼所见,你也不会相信。

到渔港走一遭,才知道那里的渔船,就要出海远行了,去哪里?去黄岩岛,去钓鱼岛。就怕没有鱼,不怕去不了。这下知道了,为什么咱们的渔民,动不动就被人扣了,为什么西沙南沙,离我们那么远,却是咱们的家。跟船家一打听,才知道,去远海捕渔,其实是不用网的,基本是用钓,或者去岛上捡捞,海螺海参,都是水下捞的。而钓来的鱼,就养在船舱里,舱底带足了淡水。往返一次,起码一个多月。

如果不出去走,怎么会知道呢?所以,行过万里路的人,才有万里的眼界。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