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旅行和看书(四)  

2015-09-13 21:29:1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丹青说:读书人不出家门,也可以完成无数的往来。依我的理解,往来就是旅行,只是这种行走,更如行云流水。你只要浸泡在书里,就会自动转换角色,你就不再是你了, 已经穿越越时空,本能地参与进去了。有时候你是作者,有时候你是看客,有时候你是主角,甚至串来串去。你不是博尔特,却可以跑得更快,只要你乐意,这就是读书的好处。

        在电视里,抗战很过瘾的,鬼子都不用打,跺一脚就死了,欢乐而且喜剧。可看人家的回忆录,怎么都笑不出来,我调整自己的视角,试图以战胜者的姿态,进入抗战的角色,看到的还是伤痛。我再次警告自己,别为战争鼓掌。

看《黄河青山》,最忘不掉的,还是抗战的回忆。黄仁宇是长沙人,他也曾是官二代,父亲做过孙中山的幕僚,资历在蒋介石之上。他在南开读大二,抗日战争就爆发了,在父亲的支持下,毅然投笔从戎。他从军校毕业,作为指挥部的参谋,参加过驻印军组建,参加过缅甸反攻,跟随郑洞国将军,参加上海日军受降,后随朱世明将军赴东京,担任驻日代表团团长的副官。不久回东北参加内战。战争还没有结束,被选派赴美留学,最后成为历史学家。

日本人投降之际,到底是什么心态?

作为战争的胜利者,黄仁宇在受降中,对投降的日军官兵,意外地充满敬意。他随郑洞国将军,乘飞机到达上海,他这样写道:前来迎接我们飞机的日本陆军和海军军官,一点也没有我们预期的不快和反抗态度。他们举止体贴有礼,甚至显得快活。一声令下,他们的司机就拿下轿车上的国旗,神色从容,换上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日军军官办妥贴后,向将军敬了个礼就走了。他们是我们的假释犯人,还是我们是他们的客人?实在难以分辨。

接着他写道:我们当时并不了解,其实大和战士,是世界上最直线思考的民族,以他们的想法,一旦挑起战争,就必须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暴力来决定。既然力量至上,武装冲突后的决议,就成了最高指导原则,因此,战败既成定局,就再也没有必要挣扎,这就是终极事实。现在回想起来,天皇宣布投降以后,和我们接触的这些军官,可能反而松了一口大气。

9月9日,冈村宁次抵达中央军校,签署受降书。在照相机此起彼伏的镁光灯中,他显得有些不安,握紧拳头,提振士气,军官也好,士兵也罢,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日本人在战争结束时表现出不安。除此以外,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翘起的嘴角,鬼脸,不满的抱怨,或是一丝一毫的扬言复仇。日本人是一流的输家,他们的自制力超群绝伦。以前的敌人,在我们面前表现如此杰出,让我们开始怀疑,他们是否就是传说中残暴野蛮的日军。

从字里行间,我读出了一个真理,其实没人想打仗,中国人不想,日本人也不想,谁都不想打,可不想是一回事,毕竟——仗还是打起来了,可悲的是,世界就那么被绑架了,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口号的轰击下,在天皇的旗帜的鼓瑟下,老百姓被绑上战车,顶上去就下不来了,即使身体可以下来,精神上也被牢牢粘住。这就是战争的悲哀。所以,当天皇宣布投降的时候,日本人的表现,没有想象中的嚎啕大哭,而是如释重负,松了一口大气,终于可以活下来,可以心安理得地放下屠刀,终于熬过来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为了钓鱼岛,有一些小朋友,天天盼着打仗,以为打仗的游戏,真像电视剧那么好玩,可能他们的印象,牺牲的3500万人,只是历史书里的数字,却怎么也想不到,这3500万条生命,排队站在一块,有他们的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一个一个杀掉,那是个多么恐怖的场面。这世界最不该做的事,就是打仗。

在缅北反攻时,士气高昂的远征军,越过莽莽丛林,从胡康河谷,杀到孟拱河谷,一路打到了拉班,向密支那顽强挺进。黄仁宇随队行军,突然悲上心头,他这样写道:在孟拱河谷的第二天,我在桥下看到一具日军尸体,他的右手紧握喉咙,倒栽葱俯卧在河里。他的双脚张开,头浸在水里。我赶上距离不过两百码的前线部队,连长邱上尉告诉我,死者官拜上尉,就在一个小时以前,被我们的巡逻兵开枪击毙,邱上尉拿走了死者的手枪,他给我看死者的军徽为证。死者身上还有一张地图,一本英日字典,两件物品都湿了,被邱上尉挂在矮树上,慢慢地晾干。

毋容置疑,死者和我有许多相同点,属于同样的年龄层,有类似的教育背景。就在死的前一天,还在努力温习他的英文!谁敢说他不是大学生,只是脱下了黑色的学生装,换上卡叽军装?想想看,要养大并教育他得花多少心血?接受军事训练得花多少时间?然后他从长崎或神户上船,经过香港、新加坡、仰光,长途跋涉的最后一程,还有换搭火车,汽车,行军,最后抵达地图上标示着拉班的这个地方,也就是已烧毁的卡吉村,千里迢迢赴死而来,然后喉咙中弹,以残余的本能,企图一手护住喉咙。这件事之所以发生,就因为他生在黄海的那一边,否则,他也跟我们在一起,穿着我们的制服,吃着我们配给的食物。在这个清爽的早晨,在孟拱河谷的田野上,蝴蝶翩翩飞舞,蚱蜢四处跳跃,清凉的空气里,弥漫着野花的香味。而此刻,这名上尉的双语词典,就挂在矮树枝上,兀自滴着水。

战争没有胜利者。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即使没有打过仗,只要读懂了战争,都不会赞美战争。因为战争是狰狞的。

中日之间,像好斗的公鸡,掐得青红紫绿,到底是为什么?为了搞清这个问题,我借了一本书,《一本书读懂日本史》,看完了再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