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为爱唱到死  

2015-10-05 10:41:19|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蝉,这位歌坛的铁肺,它最初的亮相,是在夏至前后。草长莺飞的时节,一个清凉的早晨,林子里薄雾氤氲,草尖上的露珠,闪着熠熠的光,太阳暖洋洋的,透过密密的树叶,一丝丝洒下来,铺满斑驳的路面。走在田间小道上,你只要稍留意,就会发现,在坎坷的地上,三三两两的,有一些小圆洞,拇指般大小。时不时,有几只“屎壳郎”,湿漉漉的,泥糊糊的,从里面钻出来,像蜗牛一样,慢慢爬向草丛,它是如此的落魄,你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即将登场的“好声音”——蝉阿哥了。“屎壳郎”变明星,毕竟也要个过程,如此邋里邋遢,怎好闪亮登场,所以它很犹豫,左右徘徊,终于下定决心,攀上一株野百合,用叶子关好门,先睡上一觉,再洗洗刷刷,磨磨蹭蹭,脱去行头,换上新装,就涣然一新了。它抖擞起精神,攀到单杠上,荡几个秋千,清一清嗓子,准备上路了。它仰望前方,展开美丽的翅膀,向杨树林飞去,它的无比伟大的歌唱事业,就要在那里展开了。

蝉——我们叫蝉凉子。小时候,天热闲得无聊,最喜欢捕蝉了,小伙伴分头行动,扛上一根竹竿,竿头绑个圆环,拉满蜘蛛网,去林里里晃悠,哪里蝉凉子叫,就往哪里赶。在高高的杨树上,蝉紧贴树干,唱着嘶哑的摇滚,我们像鬼子进村,扛着长竹竿,端着探雷器,悄悄地接近,然后一个闪扑,迅速将它罩住,蝉噗的一下,就自投罗网了。

我们最关心的,还不是蝉凉子——这东西玩腻了,而是蝉凉子壳——它刚脱下的旧衣服,不是我们要穿,而是它能入药,所以能卖钱,这个太诱惑人了。十分遗憾的是,我虽然起早贪黑,在林子里扫荡,不能说不卖力。可闹了整个夏天,还是成绩惨淡,只用狗尾巴草,串了几小串,都不好意思出手。我终于明白了,靠这东西卖钱,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而已。

还是说蝉吧。我发现不懂蝉,是因为法布尔,他的那本《昆虫记》,还有一本书,叫做《敬畏生命》,是学生为他写的。里面都说到蝉。看过这几本书,我感慨之致:一个科学家,之成为科学家,真是有他的道理。在我的印象里,他是第一个蹲下来,蹲得像个小虫子,能和它们对话,懂得它们的心思和喜怒哀乐的人,法布尔那么神,他不做童话家,真是太可惜了。

我也曾喜欢蝉,不但喜欢蝉,还喜欢它的壳,一则因为好玩,一则为了卖钱,至于什么科学,就不好意思了。至于,它从哪里来,除了唱歌之外,还干了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可法布尔知道。他告诉我说:

冬天来临之前,蝉会小心翼翼地将卵产在小树枝上,到来年春暖花开,就开始孵化了。孵化的小若虫,趴在树枝上,懒洋洋的,一边晒太阳,一边练瑜伽,伸伸腿,弯弯腰,再翻个大跟头,就这样慢慢长大,衣服遮不住了,便换上新衣服,长成跳蚤那么大,冬天就到了。为了躲避寒流,若虫有点急了,找了个松软的地方,挥起手中的铁镐,使劲地挖,挖个长长的地道,敏捷地钻了进去。在这个地狱里,一待就是三四年,直到长大成“人”,成了“屎壳郎”,才拱破天窗,从地里爬出来,换上崭新的衣服,登上杨树的舞台,开始歌唱事业。好日子常常短暂,四五周过去了,天开始转凉了,在阵阵冷风里,蝉瑟瑟发抖,再也唱不下去了,无奈黯然收场,飞入矮树丛里,留下自己的后代,使命就算完成了。

所以法布尔说:四年黑暗的苦工,一月阳光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在炎炎夏季,你要原谅蝉的吵闹,因为四年寂寞的蛰伏,在黑暗里苦苦煎熬,而今攀上树的梢头,沐浴温暖的阳光,换上漂亮的新装,插上鸟样的翅膀,怎能叫我不歌唱。

四年地下的时光,是怎样度过的呢,谁也不大清楚。法布尔去过那里,回来后他说:若虫在地下的家,是一个长长的隧道,总有一两尺长,下面宽敞一些,越往上越窄,洞表平整光滑,能够畅通无阻。家里唯一的出口,被一层天花板,严实地盖上了。

那么这个封闭的家,是怎样挖出来的呢?泥土到哪里去了?

法布尔一口咬定,这个若虫先生,简直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土木工程师。我看更神奇,想来想去,它就是一部盾构机,掘地的盾构机。

盾构机挖隧道,工序一条龙,一边支撑,一边挖掘,一边挤压,一边配浆,一边注浆,所有的程序,都一气呵成。它挖出的泥巴,在盾构机碾压下,被挤到缝隙里去了。若虫就是盾构机,它最厉害的是,竟能自带泥浆,从口里吐出来。因为这些地穴,常常选在植物的根须上,须上有的是汁液。

可以想象,这四年的时光,若虫没有傻待着。它在宽敞光滑的地道里爬上爬下,当阳光照耀的时候,地面上暖洋洋的,它就爬上来,暖和暖和身子,当冰雪来临的时候,它隔着薄薄的天花板,感受到一阵寒意,马上爬到洞底下,躲过寒流的侵袭。这样看来,若虫们的生活,未必有我们想象的寂寞。

还是有个疑问,蝉为什么歌唱?

蝉生来就是歌唱家。它翼后的胸腔里,有一个乐器“钹”,外面还有响板,跟二胡差不多。音色似乎一般般,但音量绝对响当当。歌唱对他如此重要,以致它把生命器官,都挪到了小角落,真是命都不要了。

法布尔有个错觉,他以为蝉的歌唱,是为了艺术事业。后来才发现,蝉实在不懂艺术,之所以卖命歌唱,还是为了爱情。爱情是唯一的理由。

首先,在蝉的世界里,小伙子不会听,只能唱。姑娘们正相反,不会唱,却善于听。不会听的人,往往唱得起劲。那些带耳塞的人,一边走一边吼,吼得歪腔歪调,时时让人侧目,就是这个理。不会唱的人,可能因为安静,所以善于聆听。夫唱妇随,这都是配好的。至于蝉唱什么,谁又搞得懂呢,不过我以为,小伙子的歌喉,未必真的艺术,就像公鸡的花翎,不过得瑟得瑟罢了。

我有点明白了,蝉从黑暗里爬出来,它最伟大的事业,其实不是歌唱,他不懂什么曲,也没有走调一说,它就是为了爱情,这也是人的说法,蝉要直白得多,它的娘子在前方,它必须放声歌唱。也许它能挺过来,在地底下苦熬四年,就是为了这一天,所以它拼命歌唱,直到生命的最后,这是最美丽的时光。

我以为蝉的一生,真是幸福的一生。有许多的快乐,是你我不懂的。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