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立安博客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不然的话,大雨来了,第一个被淋湿的,就是你。

 
 
 

日志

 
 

不要轻言战争  

2016-05-26 22:02:31|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去图书室借书。碰到MZ老师,她一顿噼里啪啦:写的什么破文章,专门替日本人说话,日本鬼子值得同情吗?半天反应过来,原来,是她的读后感呢。

呵呵,嘿嘿,我笑而不答。她边走边吼,风风火火地走了。

写文章有人看,这没什么不好。不但有人看,还有人记得,多不容易啊。我很感谢她,发在校报的文章,大多是应景之作,命题作文而已,一般没多少人看,我的这篇无关学习的文章,却被她关注了,而且时隔这么久,依然愤愤不平,可见有点上心了。因为都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再说了,我也不喜欢争辩,上了年纪的人,对是是非非,已经不太在意了,对的错不了,错的对不了,争有什么用。所以,也没怎么理会。

但是,一则,这篇文章也是读书笔记,《黄河清山》,是黄仁宇的回忆录,对于日本人,是敬意也好,是同情也好,都是先生的原话,我不能随意篡改。加之,可能爱国太甚,看到有人对日本鬼子,竟然心存敬意和同情,她就顿生抵触,再也看不下去了。她有点上火了。

文章发表的时候,正是抗战纪念日。小覃老师问我,你博客上有篇文章,关于反战的,我想发出来,你看怎么样。我当然同意了。我们约定过,只要用得上的,尽管发好啦。以前写的几篇,都是这样发的。

在抗战纪念日,发一篇反战文章,其实很有意义。文章出来以后,我也细读过几次,觉得还不错,很有现实意义。中日仇恨太深,媒体杀气太重,对年轻人不好,应该有人站出来,大喝一声:不要轻言战争!

战争没有幸免者。日本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的伤害,我们当然知道,打开电视,比比皆是。可对年轻人来说,这种伤痛,被电视一恶搞,总有些娱乐的味道,缺乏切肤之痛,三千五百万人,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一些数字,历史要考的。可是,中日一旦开战,将是什么结局,没有人太关心。所以,喊打喊杀的声音,一时甚嚣尘上。

作为战争的发起者,又是怎么的感受呢,黄仁宇的回忆,给我们掀开一角。叫人触目惊心的,何尝不是伤害呢,人民甚至军队,都是被绑架的,最终的结果,无一不是受害者。这次G7峰会上,听说奥巴马要去看核弹纪念馆,我想他应该去,看到那样的惨象,一定会百感交集。

这个世界不安宁啊!越不安宁越要冷静。如果你问,台海会不会打,不会,中日会不会打,不会,中美会不会打,不会!都不会!为什么?因为不能打,打才是疯子,打就是灾难。灾难来了,没有幸免者。倾巢之下,哪有完卵!不要轻言战争!

附:

                                                 战争没有幸免者

看《黄河青山》,最忘不掉的,还是抗战的回忆。黄仁宇是长沙人,他也曾是官二代,父亲做过孙中山的幕僚,资历在蒋介石之上。他还在南开读大二,抗日战争就爆发了,在父亲的支持下,毅然投笔从戎。他从军校毕业后,作为统帅部的参谋,参加过驻印军组建,并加入缅北大反攻,日军投降后回国,跟随郑洞国将军,参加上海日军受降,接着,随朱世明将军赴东京,担任驻日代表团团长的副官。不久回东北参加内战。战争还没有结束,被选派赴美留学,最后成为著名的史家。就像一部电影,他既是演员,又是观众,他的话当然值钱。

日本人投降之际,到底是什么心态?

作为战争的胜利者,黄仁宇在受降中,对投降的日军官兵,意外地充满敬意。他随郑洞国将军,乘飞机到达上海,他这样写道:前来迎接我们飞机的日本陆军和海军军官,一点也没有我们预期的不快和反抗态度。他们举止体贴有礼,甚至显得快活。一声令下,他们的司机就拿下轿车上的国旗,神色从容,换上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日军军官办妥贴后,向将军敬了个礼就走了。到底他们是我们的假释犯人,还是我们是他们的客人?实在难以分辨。

接着他写道:我们当时并不了解,其实大和战士,是世界上最直线思考的民族,以他们的想法,一旦挑起战争,就必须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暴力来决定。既然力量至上,武装冲突后的决议,就成了最高指导原则,因此,战败既成定局,就再也没有必要挣扎,这就是终极事实。现在回想起来,天皇宣布投降以后,和我们接触的这些军官,可能反而松了一口大气。

9月9日,冈村宁次抵达中央军校,签署受降书。在照相机此起彼伏的镁光灯中,他显得有些不安,握紧拳头,提振士气,军官也好,士兵也罢,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日本人在战争结束时表现出不安。除此以外,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翘起的嘴角,鬼脸,不满的抱怨,或是一丝一毫的扬言复仇。日本人是一流的输家,他们的自制力超群绝伦。以前的敌人,在我们面前表现如此杰出,让我们开始怀疑,他们是否就是传说中残暴野蛮的日军。

从字里行间,我读出了一个真理,其实没人想打仗,中国人不想,日本人也不想,谁都不想打,可不想是一回事,毕竟——仗还是打起来了,可悲的是,世界就那么被绑架了,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口号的轰击下,在天皇的旗帜的鼓瑟下,老百姓被绑上战车,顶上去就下不来了,即使身体可以下来,精神上也被牢牢粘住。这就是战争的悲哀。所以,当天皇宣布投降的时候,日本人的表现,没有想象中的嚎啕大哭,而是如释重负,松了一口大气,终于可以活下来,可以心安理得地放下屠刀,终于熬过来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在缅北反攻时,士气高昂的远征军,越过莽莽丛林,从人烟荒芜的胡康河谷,杀到孟拱河谷,一路打到了拉班,向密支那挺进。黄仁宇随队行军,突然悲上心头,他这样写道:在孟拱河谷的第二天,我在桥下看到一具日军尸体,他的右手紧握喉咙,倒栽葱俯卧在河里。他的双脚张开,头浸在水里。我赶上距离不过两百码的前线部队,连长邱上尉告诉我,死者官拜上尉,就在一个小时前,被我们的巡逻兵开枪击毙,邱上尉收缴了死者的手枪,他给我看死者的军徽,还有一张地图,一本英日字典,两件物品都湿了,被挂在矮树上,慢慢地晾干。

毋容置疑,死者和我有许多相同点,属于同样的年龄层,有类似的教育背景。就在死的前一天,还在努力温习他的英文!谁敢说他不是大学生,只是脱下了黑色的学生装,换上卡叽军装?想想看,要养大并教育他得花多少心血?接受军事训练得花多少时间?然后他从长崎或神户上船,经过香港、新加坡、仰光,长途跋涉的最后一程,还有换搭火车,汽车,行军,最后抵达地图上标示着拉班的这个地方,也就是已烧毁的卡吉村,千里迢迢赴死而来,然后喉咙中弹,以残余的本能,企图一手护住喉咙。这件事之所以发生,就因为他生在黄海的那一边,否则,他也跟我们在一起,穿着我们的制服,吃着我们配给的食物。在这个清爽的早晨,在孟拱河谷的田野上,蝴蝶翩翩飞舞,蚱蜢四处跳跃,清凉的空气里,弥漫着野花的香味。而此刻,这名上尉的双语词典,就挂在矮树枝上,兀自滴着水。

读过《黄河清山》,这幅侵略者的特写,刻在了我的心里,透着彻骨的凄凉。

这个世界不太平,喊打喊杀很刺耳,但是,你千万要冷静,战争没有幸免者。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